那被击伤的修士,手臂似乎都有些弯曲,疼得在地上涕泪横流。
    林鹏怒火中烧:“你竟敢打断了萧劲的手臂!”
    “笑话,难道我应该站那让你们围殴?不是要教导我嘛,那就快上吧,站在那废话,我可什么都学不会。”
    “好小子,没想到你一个牙尖嘴利的新人,竟然这么狂,不拿一些真本事,还真被你给小瞧了。”
    说完,他从凭空取出一双火红的手套,仅仅是刚刚取出,就让周围的空气似乎又炎热了一分。
    苏慕白一看就知道对方这个手套不一般,也不敢大意。
    趁着林鹏还未完全装备,先剪除其羽翼,直接向靠得最近的那名修士冲去。
    那名修士也是取出自己的佩剑,想要运起自己最拿手的“落云剑法”以剑破剑。
    但苏慕白根本不想给他机会。在他看来,这几个修士的灵罡虽然厉害,灵气属性上也各有千秋,但他们在招式上实在太稚嫩了,甚至可以说破绽百出,若不是顾忌怕被他们的灵罡击中,想要破之并不难。
    不给对方充分的准备时间,苏慕白一口气挥出两记“雀杀”,只见两道十字剑光隔着十米就先后斩向那名修士。
    那名修士瞪大了眼睛,显得不可置信,要知道即使是他们,现在也做不到灵气离体,只能在体表或武器的表面形成一层薄薄的灵罡。
    但眼前这位还没开始修炼的菜鸟师弟,似乎随手就劈出了一道剑罡,而且横跨十米袭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但现实的情况已经由不得他多想,赶紧运起长剑想要格挡,同时身体上的灵罡也催发到极致,想要扛过这一招。
    “锵,噗噗”
    只是短暂的抵挡了一下,他手中的长剑就被劈飞,两道剑光紧接着劈在了护体灵罡之上。那名修士只觉眼前一花就口吐鲜血地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一口气施展两道剑罡,苏慕白也是有些吃力。但不等他回过气来,剩下的最后一名修士的长剑已经杀到,直取苏慕白的侧面咽喉之处,端的是非常的狠辣。
    “哼!”,苏慕白冷哼一声,也是动了杀心。只见他矮身一伏,就躲过了这夺命一击。
    “雀翔!”
    手中焚炎剑如同凤击九天一般,跃渊而起,剑鞘直接就刺在了那名来袭修士的下颚之处,将其直接击飞了出去。
    林鹏看得目眦欲裂,就在他装备法器的刹那之间,他的另外三位小弟就已经全部被放倒了。
    要知道,这三个小弟最低的修为也有炼气三层,面前这个菜鸟弟子怎么可能突破他们的护体灵罡呢?还有刚才那凌空劈出的剑光,也让林鹏忌惮不已。
    “哼,别以为你击败了几个废物,就能翻了天了,我今天就要告诉你武者和修士的差距”。
    说完,他双手再次燃起熊熊的火焰,看这次火球的大小似乎比上次要小上一些,但火焰的颜色却更加偏向暗红,让人一看就感觉更加压抑。
    “我倒要看看你这次如何能破我的二级灵焰”
    “十面埋伏”
    只见林鹏瞬间幻化出十个火掌,全方位的压向苏慕白,意欲将他的所有退路都封死,只能与其对拼。
    苏慕白心中也被激起了斗志
    “既然你想硬拼,那就来吧”
    说罢举起焚炎剑,一剑劈向火掌。
    “噗”的一声,火掌架住长剑,其上的火焰并未被劈散,反而有沿着剑鞘蔓延的趋势。
    苏慕白一惊,赶紧抽剑想要后退,但剑身已被火掌牢牢抓住,一时竟然抽之不出。
    “锵”,苏慕白干脆直接放弃剑鞘,直接将焚炎剑给拔了出来。
    “哦?高阶法器。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新入门弟子身上竟然能带着高阶法器。这不是你应该拥有的东西,献上法器,再把洞府给我,我今日就暂且放你一马。”
    林鹏目露贪婪之色,要知道上品法器可是很多筑基期的师兄都不一定拥有的宝贝,他自己的手套也只是一件中品法器。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以炼气期六层的修为就在外门弟子中排到第231位。
    “废话真多,想要我的剑,那就凭本事来取吧。”
    苏慕白也不再多说,“雀刺”,再次身剑合一,朝林鹏胸口狠狠刺去。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蚂蚁”,林鹏双手一合,两手的火球合在一起,在双手间似乎凝成了一面火盾,迎面就挡在长剑之前。
    “砰”,长剑又发出那种如击败革的声音,竟然微微陷在火盾中难以寸进。汹涌的火气却开始向剑身上蔓延,如果苏慕白再不撒手弃剑,似乎很快就会蔓延到手臂之上。
    这时,异变陡生,被烈焰焚烧的长剑,突然发出一声清冽的剑鸣,竟然飞快地开始控制住这汹涌的火焰,剑身上甚至也渐渐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剑罡。
    焚炎剑是一把高阶的火剑法器,对于火属性的灵气天然就有一定的免疫能力,虽然在未激活的状态下,作用几乎发挥不出来,但林鹏飞同样也是修为不高,想要强行用火克制焚炎剑,反攻苏慕白同样也是很难做到。
    林鹏自然不肯就此作罢,只见他双手间凝成的那面火盾陡然变小,火光变得更加逼人,接着他大吼一声,“哼,我看你这次怎么挡!”
    瞬间,那凝实的火盾突然爆发,向四周扩散出一圈耀目的火环。
    “焚烧火环”
    苏慕白施展“雀刺”,近身与林鹏缠斗,实在是靠得太近了,没料到火球还能突然爆发,这让苏慕白几乎是躲无可躲,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被火环直接轰了个正着,吐血倒飞而出,胸口也被烧得一片焦黑。
    发出这一记大招,林鹏也累得气喘吁吁,看来也没有太多再战之力了。
    “臭小子,你以为学了点武功,就可以在外门弟子中耀武扬威了?我告诉你,即使我还做不到灵气离体,但我同样可以模拟出灵气离体的效果,想要跟我斗,你还太嫩。”
    苏慕白躺在地上,被冲击得头脑发晕,但胸口的刺痛感让他很快清醒了过来。
    不用看他也能想象得到胸前的惨象。但他现在已没有时间多想,因为林鹏已朝他慢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