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下山后,被俊美道君缠上了 > 52酒馆异常
    快到晌午时,两人才到达了下一个城镇。
    这是一个南方小城,随处可见的小桥流水,给这个小城增添了许多江南韵味。
    姜染看着一座座小桥,还有那河中飘荡的小船,仿佛在看是一幅的水墨画。
    她的目光被眼前的景致所吸引,一时间都忘记了美食。
    韩时陪她站在桥上看了会儿风景,就轻笑道:“方才不是还说要品尝这城中的美食?怎么这会儿又不急了?”
    姜染这才从美景中回过神来,她朝韩时眨了眨眼,然后说,“对,那咱们快走吧,正好这会儿是饭点呢!”
    说着就下了桥,往街道中走去。
    韩时笑着走在姜染的身后,看着她步履轻盈的背影,忍不住弯起嘴角。若不是她气质独特,就凭这不拘小节,随性洒脱的样子,谁又能将她与修仙者联系到一起呢?
    这时,姜染突然定住不动了,韩时见状就走过去,轻声问道。
    “怎么不走了?想喝酒?”
    看姜染停在一家酒馆前,韩时以为她是突然想喝酒了。
    姜染却摇头否认道:“不是,我就是觉得那酒坛里的东西,有些特别。”
    韩时闻言,就看向酒馆柜台上放置着的酒坛。酒坛口那里,确实飘出了几缕灵气。
    韩时了然一笑道:“你说的没错,那酒坛里确实有东西。”
    听韩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姜染就兴奋地看向他,“对吧?你也感觉到了,我就觉得那酒坛有些特别。”
    “进去看看。”说着韩时就率先迈步,走进酒馆。
    姜染见状就跟着进了酒馆。
    酒馆老板听到有人来,就热情地上前招呼,“两位是要买酒吗?”
    见两人没说话,只顾打量店铺,老板就笑着介绍。
    “我们店的酒味道醇香,回味甘甜,两位如果决定不了,不妨先尝尝看。”
    韩时没回答,转而看向姜染。
    姜染与他对视了一眼后,就笑着对老板说,“老板,柜台上那坛酒也出售吗?”
    老板闻言就愣住了,忙回头往柜台看去。
    见那里真的放置着一坛酒,他更觉惊讶。
    然后一脸为难地说,“这,这酒只是试着酿造的新口味,如今还没成,也不知是谁给放到这里的,抱歉啊,两位不如再看看别的?”
    说完他还紧张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两人的气质独特,老板初一见到就陪着小心,生怕得罪了哪方的权贵。
    姜染见状就看向身旁的韩时,韩时眼里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轻声说,“你自己决定就是。”
    老板看着他们自然的互动,一时也分辨不出二人的身份,只是笑着看向他们。
    姜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老板,我可以看看那坛酒吗?”
    老板闻言就面上就有些迟疑,当目光触及到韩时那冷冽的眼神时,他立马就答应了,语气中也多了一丝敬畏。
    “好的,姑娘请随意。”
    得到对方的许可,姜染忙快步走到柜台前,小心翼翼地将那坛酒端到眼前,轻轻揭开上面的封口盖子,浓郁的酒香瞬间钻进鼻腔,很是好闻。
    老板没想到这姑娘真的会打开来看,他心里有些纳闷,不明白这二人到底要干嘛,他只能堆着笑看向那姑娘。
    姜染看完,就回头给了韩时一个眼神,韩时就笑着走过来,微微低头,看向酒坛,然后与老板说。
    “老板,这坛酒我们要了,你出个价。”
    老板闻言就微笑道:“好的,这坛酒还没成,两位给我一两就好。”
    两人毕竟不是普通人,也不知这酒平常的价格,没还价就答应了。
    老板此时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心想,这两人怕不是傻的吧,都说了没酿好,还非要买,也不还价,真是白长了一副好样貌啊!
    老板笑着接过银两,热情地送走两人,然后转身去了后面。
    今日这事稀奇,自家老伴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
    韩时和姜染自是不知老板心中的想法,两人出了酒馆,就在附近找了一家生意不错的饭馆吃饭。
    此时正值饭点,饭馆里进进出出的客人很多,即使生意如此忙碌,店小二也不曾怠慢客人,照旧十分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位到店的客人。
    姜染见状就不禁感慨,这家店生意好不是没有原因的。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姜染就兴致勃勃地去点菜。
    临走时还不忘叮嘱韩时看好酒坛。
    韩时颔首道:“放心去罢,丢不了。”
    姜染这才转身跟着小二去点菜。
    菜单上的名字众多,姜染一时有些难以抉择,小二就介绍道。
    “姑娘如何想尝尝鲜,我推荐这道碧螺虾仁,用的是今年上好的春茶和河虾一起炒制,味道很是独特,还有这道叫花鸡,也是我们当地的一大特色,是用新鲜荷叶和泥土包裹煨熟的,味道那叫一个鲜美,还有……”
    小二不厌其烦地给姜染一一介绍着,她听后只觉得每一道菜都应该尝尝,一不小心就点多了。
    韩时看着这一大桌子丰盛菜肴,就无奈地看向姜染。
    “这些……你都能吃完?”
    姜染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然后轻声说,“哎呀,这不是小二介绍得太好了嘛,我忍不住就点多了,来,我们快吃啊,吃不了也可以打包嘛!”
    韩时无奈摇头,眼中却闪过一丝宠溺。
    姜染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先是每样都品尝了一番,接着就吃自己喜爱的菜。
    她最喜欢吃的还是生煎包,皮薄馅料多,咬一口满嘴的汤汁,特别好吃。
    只可惜她食量有限,即使已经吃了许多,桌上的饭菜还是不见减少,姜染最后无奈地放下了筷子,抬头看向韩时。
    “韩时,怎么办?我吃不完,根本吃不完啊!”
    韩时见她那苦恼的样子,就忍不住轻笑出声,“谁让你点这么多,吃不了就别吃了。”
    姜染颔首,让小二把菜都打包了,两人才从饭馆离开。
    姜染一手抱着酒坛子,一手提着吃食,时不时就低头看一眼,觉得十分满足。
    最后还是韩时看不过去,走过去将她手里的酒坛接过来。
    找到住处后,姜染就兴致勃勃地将酒坛打开。
    屋子里瞬间充满了属于米酒的香甜气息,
    不过她的重点不在于酒,所以她毫不在意地将酒坛里的酒倒进海碗里,直到露出酒坛底部的那支人参,她才作罢。
    她轻轻地将人参从酒坛里取出,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这么打眼一看,它毫不起眼。然而,仔细观察,就会看到它表面散发出的,若有似无的灵气,这也是她买下来的关键,只是这支人参如今只有零星的一点灵气,还未修出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