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男儿本色 > 第153章 欺人太甚
    陈志刚出事了?!
    看到眼前一片狼藉,我立即想到陈志刚和陈母是否安全,来不及多想什么,忙不迭冲进房间,一边喊道:“陈叔,你们在哪?”
    陈雪也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火急火燎地冲进陈志刚的卧室,只见陈雪的瞳孔突然放大,带着哭腔问:“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冲进卧室的时候,入眼所见的是陈志刚躺在床上,陈母也坐在床上,神情呆滞,眼神涣散,而陈志刚则鼻青脸肿,嘴角处还有血迹。
    陈雪直接被吓哭了,扑上去问陈志刚夫妇怎么回事,是谁把他们打成这样的?
    “他们有枪……他们有枪!”陈母的精神状态很差,像是受惊过度,整个人都显得疯疯颠颠的。
    陈雪紧紧地将陈母搂在怀里,迫使陈母镇定下来,一边说:“别怕别怕,没事了……”
    “他们有枪啊!女儿,你快跑,他们还会再来的……”陈母激动得不行,紧紧抓着陈雪的手,指甲都快刺穿皮肉,“女儿,你们不是认识历警官吗,快给她打电话啊!”
    陈母的情绪不受控制,陈雪只好一边安抚,一边将陈母带出卧室。
    “陈叔,昨晚是谁来过了,看清楚他们的长相了吗?”我尽可能保持冷静,坐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问陈志刚。
    虽然陈志刚受伤不轻,但情绪要比陈母稳定得多,抓着我的手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才缓缓摇头说:“他们戴着面具,看不见脸,冲进来就打,还有一个人居然拿出一把手枪要杀人,你婶子被吓到了,莫凡,快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陈叔,你别担心,我马上叫车过来。”
    陈母的状态确实挺吓人的,陈志刚的病刚好,陈母要是再有个什么闪失,就算陈雪再坚强,恐怕也会崩溃的。
    我找到白薇的电话拨通,让她赶紧开车来陈雪家里。
    挂了电话,我又问:“陈叔,那些人有没有说过什么?”
    “说了,叫我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要不然就让我们家破人亡……”
    很明显,这件事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报复行为,所谓的不该说的别说,其实就是让陈志刚不要在警察面前说太多话,所以归根结底,这件事都和直播有关系。
    “一群王八蛋!”
    我咬着槽牙,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气,“陈叔,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说完,我就起身往外走。
    陈志刚忽然握住我的手腕,“莫凡,算了,别去找他们报仇,他们连枪都有,你斗不过他们的。我虽然挨了打,但还死不了,只要你婶子没事,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陈叔,你在媒体直播的时候揭穿莫勇的罪行,说到底还是在帮我莫凡,昨晚这件事分明就是对方伺机报复,这件事绝对算不了,哪怕豁上我这条命,我也得给你们讨个说法。你安心养伤,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挣脱陈志刚的手,杀气腾腾地走了出去。
    客厅里,陈母在陈雪的安抚下,情绪终于算是稳定了一点,但苍白的脸色和惶恐不安的眼神,依然能证明她内心的恐惧。
    “妈,你先喝杯水,别再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了,好吗?”陈雪说完就给我递来一个眼神,然后径直走到外面的院子里,“莫凡,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昨晚我就不该去医院。”
    “莫勇出了车祸,你不露面也不可能,说来说去,还是对手太狡猾了。”说到这里,陈雪立即拿出手机,找到昨晚的监控视频,凌晨三点的时候,七八个短袖男忽然冲进院子,监控只能看到院子里,看不见房间里面,所以看不到陈志刚挨打的画面,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几人就匆忙离开了。
    “莫凡,报警吧,这段监控视频就是最好的证据。”陈雪看着我问。
    “既然他们敢报复陈叔,就不怕我们报警,而且这些人都戴着面具,很难确定他们的身份。”我摇摇头,想了想又说:“还是给历飞花打个电话吧,看她能不能从沿途的监控找到这伙人的车,如果能确定车辆信息,那就好办多了。”
    陈雪点了点头。
    历飞花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也是火冒三丈,忍不住说了句:“简直是无法无天!若不能将这群人绳之以法,我宁愿脱掉这身警服!你等等,我打电话问问昨晚在陈家附近轮流值班的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时间不大,白薇开车来了,说明了情况后,白薇则开车送陈雪母女去医院检查。
    车刚开走,历飞花也将电话回了过来:“我打电话问过了,那伙人进村的时候没有开车,而且事发当时是最容易犯困的时间段,我们的人可能大意了,这是我的失职。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历警官,你不觉得对方这么嚣张跋扈,是有底气的吗?陈雪父女俩刚在媒体直播间里面揭穿莫勇的罪行,莫勇就出车祸了,紧接着又夜闯陈家疯狂的报复,他们到底是无视法律,还是有恃无恐?算了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也别再深入调查了,既然用法律的手段解决不了,那我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去解决。历警官,你就当我没给你打过电话,什么都不知道。”
    挂掉电话,我反而变得冷静许多,对手的举动已经不单单是挑衅和威胁,而是一种充满极度不屑的表现,或者说是吃定我了。
    从我出狱后,很多人都劝我遇事不要冲动,冷静对待,这话乍听没什么问题,可事实却总是那么的不尽人意。
    什么叫冷静?
    在有权势的人的眼里,冷静就是懦弱的表现。
    到头来,也只是被无休止地欺压和蹂躏。
    如果不反击,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于是从陈家出来后,我找到谷天正的电话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