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阴影帝国 > 第68章 杀手
    不过最终,乔巴夫先生并没有立刻找杀手,而是打电话给了卡米尔帮的高级干部,科恩。
    科恩和乔巴夫先生来自一个州,算是半个老乡,也是因为有了乔巴夫先生的帮助,他才顺利的爬到了卡米尔帮高级干部的位置上。
    在联邦,甚至是在这个世界里,不管是政坛,资本,还是帮派,想往上爬,就必须有金钱的支撑。
    特别是在帮派里,你想要有更大的影响力,更多人支持你,你就必须让人们得到了实际的好处,才能招揽更多人。
    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虽然乔巴夫先生和卡米尔帮的关系很一般。
    接到乔巴夫先生的电话时科恩正在躺坐在椅子上,一個女孩跪在他的面前,他仰着头,微微眯着眼睛,“乔先生,有……什么事情要关照我吗?”
    “乔先生”是他对乔巴夫先生的一种特殊的称呼,这样会显得亲切,熟悉。
    瞧吧先生看了一眼手中的听筒,觉得有些荒唐,“如果你正在忙的话,我可以过会给你打电话。”
    “忙?”
    “不不不,一点都不忙,我两只手都闲着呢!”
    “是什么让我有幸为您提供帮助?”,科恩话里有话。
    过去他们之间的联系大多都是通过助理,甚至是助理的侄子来联系的,乔巴夫先生尽量不和他直接联系。
    这其实挺正常的,一个算是……帝国移民中的上流人士,一个是臭不可闻的黑帮干部,这两个人之间就算有联系,也不能是直接的联系。
    毕竟对乔巴夫先生来说,挤入联邦的上流社会才是他的目标,而不是躺进下水道里。
    至少在真正的跻身联邦上流社会之前,他必须尽可能的保持至少没有什么太多的污点在自己身上。
    黑帮银行家,这显然就是最不好的一种解读,标记。
    所以他几乎不亲自和科恩联系,这种做法很合理也很合适,但难免的会让科恩对此有点小小的不爽。
    也许他还是个穷小子,刚开始被乔巴夫先生资助的时候不会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但随着他在帮派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他也逐渐的感受到哪怕自己已经是高级干部了,也依旧得不到乔巴夫先生的尊重。
    这种复杂的情绪就会慢慢的沉淀,发酵,放大。
    听得出科恩话里表达含义的乔巴夫先生心中不断暗骂,但他还是耐住了性子,“我遇到了一个麻烦。”
    科恩按着女孩的头让她更深入,“有任何问题您可以直接吩咐我,这是对您多年来资助我的回报。”
    “吉米。”
    “吉米?”
    科恩愣了一下,“兄弟帮的吉米?”
    “嗯,就是他。”
    原本还想着通过帮忙捞一笔的科恩觉得这个事情不太好弄了,“他怎么你了?”
    乔巴夫先生沉默了一会,“他敲诈了我好几次,今天又来带走了我三万块。”
    科恩听到这难免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在翻涌,“乔先生,人人都说您拥有几百万的资产,只是三万块钱而已,没有必要和一群疯子一般见识。”
    “您可能对吉米和兄弟帮不太了解,他们之前是港口区最有名的一批童党,几乎每个人,不是单亲家庭出身,就是孤儿,做起事情来肆无忌惮惯了。”
    “老实说如果伱说的是其他人,我或许还能够帮你做点什么,但如果对方是兄弟帮的吉米,我想这件事我最多只能帮你约他谈一谈。”
    “你和他谈,不是我和他谈。”
    金港城港区的童党问题曾经都上过《联邦日报》,还连续报道了好几期,并且第一期和最后一期都是头版头条。
    港口的问题很复杂,因为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水手和旅客,他们在漫长的航海过后需要发泄一下,于是就有非常多的女性在这里提供相应的服务。
    有些是专业的,她们有组织有纪律的在专门的场所里为这些人提供服务,并且有一套完善的消灭危险的流程。
    但也有些是手里缺钱,偶尔过来做一次的,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准备,或者说意识。
    加上没有组织的站街女,港区这个行业情况很复杂,总会有人意外中枪。
    每年都会有很多婴儿在这里被遗弃,谁都不知道他们的母亲是谁,但大多数人能猜到他们的父亲肯定不是本地人。
    这些孩子都被福利院带走,养大。
    联邦法律规定允许童工存在,从小就要干活的这些孩子们一早就学会了拉帮结派,并很快在港区形成了一股势力。
    即便是现在,也还是存在的,只是随着经济的好转童党问题刺痛了联邦民众脆弱的内心,所以媒体不怎么报道了。
    不是没有,只是不报道了,人们就会觉得这些事情已经不发生了,但它们实际上还是存在的。
    兄弟帮就是建立在童党之上的一个帮派,几乎所有的成员都是那种逞凶斗狠的狠角色,否则他们也活不到现在。
    这些人就没有家人,从小在别人歧视的目光中长大,所以做事也没有什么顾忌,肆无忌惮。
    就连警方有时候都会感觉到棘手,他们杀起警察来从不遮掩,不像其他帮派可能也会除掉一些警察,但基本上都是最后没办法的办法。
    而他们,就是那样的没有顾虑,只要他们觉得有需要。
    所以说到这些人的时候科恩不仅不想着捞钱的事情了,连管都不想管。
    他的态度让乔巴夫先生差点气得骂出来,我他妈要和他谈还需要你约?
    但这个时候他必须稳住,他深吸了两口气,“那我就这样白白被敲诈了?”
    科恩笑呵呵的说道,“乔先生,您穿着昂贵得体的衣服出入上流场合,而他们只是在烂泥中打滚的泥狗腿子,您那么有钱,没有必要为了三万块钱冒险,这不值得。”
    “实在不行您可以依据到附近其他城市,兄弟帮和其他帮派不太一样,他们只能在金港城的港区有一些影响力,但不多。”
    “而且就如同我刚才说的,乔先生,您有几百万的财富,几万块钱如果就能解决一个麻烦,您又何必烦恼呢?”
    话里话外都透着让他息事宁人的态度,乔巴夫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知道了。”
    “那……”,科恩话还没说完,看着手里只剩下忙音的电话,骂了两句,又开始专注于眼前的事情来。
    办公室里,乔巴夫先生越想越气,有钱是他的错吗?
    不,在联邦有钱才是最正确的。
    错的是他有钱,但没有表现出有钱人该有的难搞,他看着助手说道,“这件事必须有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去找个杀手,给他钱,让他做掉吉米。”
    “那六万块钱我不要了,这口气我也一定要出!”
    助手知道他现在已经上头了,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尊重他的选择,“我会去找个可靠的杀手,你愿意为这件事拿出多少钱来?”
    乔巴夫先生嘴角抽了抽,“一……两万块钱以内。”
    助手很快就离开了,他必须保护乔巴夫先生,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价值。
    他找到了自己的侄子,“两万块钱以内,去找个杀手,把兄弟帮的吉米做掉,我会让人给你相片。”
    助手的侄子今年三十岁,他一直在为乔巴夫先生做一些脏活,此时连连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他有他的渠道,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愿意做这件事的人,一个刚刚偷渡过来的帝国逃兵。
    为了尽快还上蛇头的钱,不至于让帝国内的家人受到牵连,他必须尽快赚到一千二百块钱,而这笔生意,对他来说恰到好处。
    对方愿意给他五千块,并且提供一把武器,而他只需要杀死一个人罢了。
    在战场上他杀死了好几个人,这种活格外的轻松。
    他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下来。
    一周时间他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五千块中给了两千块定金,一千二百块给了蛇头,五百块寄回了家里,这一周时间他把剩下的三百块花的差不多,才开始准备工作。
    用他的话来说,万一死了,还有些钱没有用掉,岂不是太吃亏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港区打转,大致的摸清楚了吉米的活动路线,今天,将是吉米在人世间最后一天。
    想到这,他掏出怀中的酒瓶,来了一口。
    联邦的酒才是真的酒,他在帝国喝的那都是他妈的什么东西!
    摸了摸怀里的武器,他推门而出,迎面而来的阳光就如同新生活一样即将对他敞开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