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三十九章、我生性叛逆
    修仙讲求缘分。
    林溪当初会和染清浅一起冒充垂明宗的修士。
    一是因为垂明宗同样是景洲界域的仙宗,垂明宗弟子行走在景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么,主要是因为林溪记得垂明宗的大师姐也是个风华绝代的妙人,抱着琵琶遮掩身体含羞拨弦的cg简直不要太妙。
    捏造身份的时候,林溪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垂明宗。
    眼下竟然再次遇到了垂明宗的弟子,林溪和染清浅默默对视了一眼——
    「命运叫我去战斗!」
    李于薇风风火火地向林溪行礼。
    啪嗒——
    因为女孩低头的动作,额上的簪花直接落在了地上。
    倒是个冒失鬼。
    她俯身想拾,林溪看着女孩身上繁多的饰品,在李于薇之前将那枝簪花拾起。
    李于薇身上的饰品虽然多,满身流苏摇曳,却并不让人觉得庸俗。
    恰恰相反,就女孩那副风风火火的样子,让林溪想到了一种鸮。
    蠢萌蠢萌的。
    她将簪花递到女孩手上。
    “谢谢师姐!!!”李于薇双手接过簪花,对着林溪用力一鞠躬。
    啪嗒——
    又是一支步摇落在了地上。
    林溪忍不住捂脸,仿佛看到了漫展上不断爆装备的小姐姐。
    “抱...抱歉!!!”李于薇的耳朵都红了。
    眼看着面前垂明宗的小师妹又要鞠躬道歉,林溪连忙按住了李于薇的肩膀,一旁,染清浅替她将那枝桃花形制的步摇拾起,重新在女孩鬓发侧插好。
    李于薇的耳朵更红了,“对了——”
    “还未请教过师姐...”
    “...”
    “上月宗,林溪。”
    “上月宗,染清浅。”
    不知道是不是林溪的错觉。
    她总觉得在自己报出名字以后,面前的女孩子好像都忽然身体一哆嗦,个子都矮了三分。
    不过不至于吧...林溪的恶名应该还没有到能传播到上月宗外的程度。
    李于薇咬了咬唇。
    她出门时大师姐就曾经详详细细地告诉过她,这景洲界域内,有哪些宗门、哪些弟子是万万不可招惹的。
    其中被大师姐重点标记的对象之一,就有「上月宗、林溪」。
    不过...李于薇看着面前大姐姐好心的样子。
    「兴许...」
    「只是重名?」
    她慢慢放下心来。
    林溪和染清浅从小妹妹口中又套了不少话。
    垂明宗那位烧了头柱香的‘幸运儿’名唤苍舒好,现在应该还在下山游历中。
    那位师姐是个争强好胜的性格,她的目标是参加丹元盛会。
    丹元盛会就是上月宗举办的盛典。
    每年元旦,上月宗便会举办丹元盛会,广邀天下青年才俊在丹元盛会上论道求真,在游戏里也算是个刷声望的好去处。
    林溪放下心来。
    若是那位苍舒师妹的目标是参加丹元盛会,那她们迟早能见面。
    只是...林溪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游戏中首届丹元盛会上的好看妹妹她都深入了解过。
    也没见过一个叫苍舒好的妹妹啊。
    告别了李于薇。在上月宗的队伍里,林溪顺便把潜藏在清源寺内的那个邪修给指了出来。
    这次事件虽然与他无关,不过嘛...来都来了,又有楚清商撑腰,不刷点师门贡献简直可惜了。
    那邪修是个五大三粗肌肉虬劲的武僧。
    他正扫着地呢,就被前前后后十来名上月宗弟子给围住了。
    想要反抗,结果抬头便看见了不远处笑盈盈地望向自己的楚清商。
    见识过楚清商是怎么一剑如夜瞬杀妖婴境虫母的邪修立马老老实实地放下了手里的扫帚。
    上月宗是个讲道理的宗门。
    他这样的小邪修虽然罪孽深重,但还罪不至死。
    老老实实投降充其量只是发配劳作,可如果反抗的话...回想起佛堂前老主持枯槁的尸骸,被切作无数段的虫母,邪修打了个冷颤。
    “你是怎么发现他的?”楚清商饶有兴趣地询问向林溪。
    在找楚清商之前,林溪就已经做好了功课,“我看到了他身上有魔气。”
    “想不到你还会望气法。”楚清商勾唇一笑,“那你可知道——”
    “他是隶属于哪个道场的邪修?”
    “欸?”听着楚清商的话,林溪心里面忽然涌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清源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甚至连一个上月宗的弟子都差点在这里遇害,上月宗会把清源寺内所有人的底细都翻个底朝天也是很正常的。
    小十一师祖的表情无疑证明了...她早就知道,清源寺内还有邪修潜伏,但是她却选择放过了他。
    为什么?
    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不...如果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那小十一师祖就不会因为自己的‘举报’,直接将他拿下。
    「不...」
    「不是吧...」
    林溪的表情忽然变得难看起来。
    看着林溪那种脸色难看的‘可爱’样子,楚清商双手背在身后,心情很好地离开了。
    只是在转身之前——
    “嗯。”
    “他是白月教的暗桩。”
    林溪的表情卡住了。
    如果林溪事事都知道,楚清商就要开始怀疑这个小妮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譬如——
    藏在戒指,饰品里的‘老爷爷’什么的。
    这世间确实有这样的奇遇。
    但绝大多数藏在这些东西的魂体,都不怀好意。
    太过天真的话,可是会被吃掉的。
    就像是那只虫母所说的那样,对于这些魂体妖祟来说林溪实在是太香了。
    楚清商不得不小心。
    “...”
    塔楼上,林溪与柳滴星分别。
    “那个...其实...”两手都快要绞在一起了,林溪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无碍——”柳滴星的神情平静。
    楚清商并未曾透露过那个邪修是林溪举报的信息。
    甚至...在擒下那个邪修的时候,她还刻意看向了柳滴星所在的方向。
    在柳滴星看来,这是楚清商对自己的‘敲打’。
    「想要找到你们很容易。」
    「不要对林溪不怀好意。」
    只是楚清商越是如此,柳滴星便越是叛逆。
    在林溪那种略显茫然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柳滴星上前一步,双手捧住了少女的面庞。
    一颗丹丸被她渡入了少女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