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三十八章、既然喝了她的血,那你就是她的人了
    啪啪啪啪——
    林溪与楚清商的抗争最终还是以林溪被楚清商抱在腿上笞尻了一通落下帷幕。
    捂着屁股,少女瞪着楚清商的眼睛水蒙蒙的,眼尾好像都有些发红。
    “林溪小...姐...”柳滴星望向林溪的目光艰难。
    倒不是因为楚清商所带来的压力。
    只是面前的女孩...表情执拗倔强,咬住的下唇和眼里盈盈的水光看起来那么隐忍可怜。
    林溪小姐现在应该很委屈吧。
    「魂淡魂淡魂淡!!!」
    林溪瞪着楚清商。
    只不过因为少女可人的样子,对楚清商又没有什么恨意杀气,看起来反而奶凶奶凶地,像是炸了毛的小猫。
    「你炼虚合道,神游天外的时候千万不要被我抓住嗷!!!」
    「否则...我一定要让你也看看,花儿为什么这么娇艳。」
    「...」
    嗯...事情可能和柳滴星想的有那么一点不同。
    “我还没有和你算刚刚你居然敢直呼我名讳的账呢。”楚清商左手抬起,摩挲着右手手掌,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很好——」
    「打到了。」
    「这小丫头的手感...好像更好了。」
    「是因为筑基太晚的缘故吗?」
    「比起醉月...她看起来倒要‘成熟’得多。」
    脱下身上的披肩。
    刚刚好像还很宝贵着这披肩的楚清商,毫不在意地用那条珍贵的披肩替林溪擦拭着脸上和脖颈间虫母的浆液。
    林溪瞪着楚清商。
    心里面已经回放起了楚清商的无数种立绘cg。
    然后,又被楚清商伸手捏了捏脸破功。
    窸窸窣窣地,从大殿被击破的墙壁外传来了细碎的声音。
    “咳咳咳——”染清浅勉力从砖石中爬起来。
    她望着林溪和楚清商的方向。
    染清浅的脑袋里满是楚清商挥出的那一剑。
    楚清商是上月宗最强的剑客。
    游戏里,最适合染清浅的师傅也是楚清商。
    光是观那一剑,染清浅就觉得自己隐隐又要破境。
    “染姐姐!!!”因为被楚清商抱起来一顿胖揍的林溪,差点忘记了还有一个倒霉蛋被虫母击飞了出去。
    林溪慌忙奔向了染清浅的方向。
    染清浅撑着剑慢慢从砖石中站起来,她看着满脸关切担心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林溪,吃痛的脸上勉强挤出来笑容。
    “我...我没事的...”
    “还说没事!!!”林溪心疼地看着染清浅灰头土脸身上带伤的模样,游戏里她什么时候让自己的头牌那么狼狈过。
    哐啷哐啷,女孩从自己的香囊里倒出来一大堆丹药和包扎的布帛。
    其中每一颗丹药几乎都可以直接买下染清浅。
    大殿内,楚清商眼中含着笑意看着搀扶起染清浅,试图就在这佛堂上替染清浅检查身体的少女,唇角上弯。
    然后——
    她侧眸看向柳滴星。
    楚清商微微垂头俯视着柳滴星,那张在林溪面前妖媚温柔的俏脸陷在阴影中,赤红的眼影和深红的眸子看起来有种令人心寒的威势与恐怖。
    “柳滴星——”
    她轻轻念诵出了柳滴星的名字。
    楚清商曾经林溪口中不止一次地听到过这个名字。
    一直到林溪离开大殿去照看染清浅,楚清商才在柳滴星面前展露出一个合体境修士该有的威势。
    “前辈——”仿佛有万重山岳压在肩头。柳滴星在楚清商面前几乎都快要无法喘息了,汗水几乎在一瞬间就要将衣衫打透。
    但...她还是努力倔强地站定在那里,对着楚清商露出不卑不亢的笑容,“是有什么事吗?”
    柳滴星的手在袖间紧握,指甲都快要钻进了肉里。
    她可以身化万毒,就算是元婴境修士想要杀了她也要受一番毒血攻心之苦。
    可...元婴境——
    在面前的女人面前,不过也只是一瞬即杀的虫子罢了。
    柳滴星只能撑着。
    猜她对自己没有恶意,猜她只是在考量自己。
    然后,柳滴星身体一松。
    “你喝了她的心头血。”楚清商忽然很平淡地说道。
    柳滴星呼吸凝滞了一下,“心头血?”
    “你是百越遗族,应该明白心头血对于修士的重要。”楚清商的目光转向林溪和染清浅的方向,敲打着柳滴星,她的底细——
    上月宗已经一清二楚。
    “既然喝了她的心头血,那你就是她的人了。”
    她的目光在染清浅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哦不——”
    “是宠物。”
    「???」
    柳滴星的脑袋上一下子冒出来许多问号。
    她本来觉得初逢时用阿姊和「相思蛊」胁迫自己的林溪就已经够过分的了,结果万万没想到,面前的女人竟然还要再过分三分。
    感情...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不过~”
    “既然是她的宠物,作为长辈,总要送你点见面礼。”脸上寒霜化开,楚清商从腰间悬挂着的香囊里摸出来一小颗珠子,丢给柳滴星。
    柳滴星慌忙接住。
    “这是固水珠。”
    “最适合你这种根骨。”
    “平日里若是汗湿了,无需催动,珠子就能将多余的水痕吸收干净。”
    柳滴星稍微有些感激地看向楚清商。
    “不过~”
    “巫山雨云之时切记把珠子收好。”楚清商好心提醒道。
    “咳咳咳——”柳滴星差点喷出来。
    小心翼翼地将那颗珠子收在怀里。
    上月宗在柳滴星心目中的印象,彻底朝着不正经的方向跑偏并且一去不复返了。
    “...”
    清源寺的事件,这才算彻底落下帷幕。
    上月宗派遣了弟子过来帮忙驱虫辟邪。
    但...望着虫母倒下方向枯槁的住持尸骸。柳滴星知道,小乘佛寺对景洲界域的传教,恐怕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她站在塔楼上,眺望着山门前的方向。
    那里——
    林溪和染清浅拦住了一位少女。
    正是先前林溪她们拦住询问清源寺状况的那个女孩子。
    「清源寺弥音」的细节并未对外公布。
    除了寺内的子虫余孽外,那些曾经过来上香,尤其是上头柱香的香客们,也是需要着重关注的对象。
    但噬心虫子虫通常没有繁育能力,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充其量...不过又是几条性命罢了。
    林溪忽然想到了什么,或许——
    这就是传闻中的「清源菩萨的怒火」吧。
    林溪和染清浅拦住了那个女孩,“上一次多亏了妹妹的消息。”
    “不过...”
    “上次倒是忘记了,还未请教过这位妹妹的名字,宗门?”
    林溪和染清浅还记得,面前女孩好像说过。她们宗门原本就有个原本颓废不堪的少女,在清源寺烧了头柱香以后,修为立马突飞猛进,成功筑基。
    “咦?”
    “我没有说过么!”
    “这实在是太失礼了!!!”女孩慌慌张张地道歉,她提裙向林溪和染清浅行礼。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
    “在下李于薇。”
    “垂明宗弟子。”
    “还请师姐们多多指教。”
    “...”
    林溪和染清浅默默对视了一眼。
    「哦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