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三十三章、她哭得可好听了
    从撕裂的世界中醒来。
    不出意外——
    苏醒的时候林溪发现自己已经是在染清浅的怀里。
    少女坐在床沿,让林溪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主人...”染清浅有些惊喜地看着慢慢苏醒过来的林溪,然后——
    林溪伸出手,勾住了染清浅的脖颈,压着染清浅的身体下沉。
    枕在染清浅的大腿上,林溪在染清浅的怀里深呼吸。
    很好——
    心口一点点阵痛的感觉都没有。
    看来那只天魔小妹妹确实被自己打跑了。
    掌间仿佛还能感受到天魔小妹妹屁股软弹挺翘的触感。
    林溪渐渐理解了...为什么小十一师祖会那么喜欢将自己抱在腿上揍。
    这手感确实好。
    “主...主...主人呀...”被刚刚醒来的林溪小姐缠住。感受着隔着衣服传来的少女呼吸的薄热,染清浅口中漏出来一丝丝悲鸣。
    但...好像并没有那么抗拒。
    林溪放开了染清浅。
    “终于活过来了。”她长舒了一口气。
    听到林溪的话,染清浅那张因为女孩动作所以显得有些害羞的俏脸,立马又变得担心起来。
    “主人?”
    “我没事。”林溪宽抚着染清浅,“有染姐姐的膝枕。”
    “就连化外天魔都要在我面前捂着屁股。”
    她说的是实话。
    “嘘——”染清浅慌忙捂住林溪的小口,“修行之人...切莫胡乱提及那些存在。”
    三十三重天外天,化外天魔俯瞰红尘。
    将红尘视作游戏场,将芸芸众生视作玩物。
    修行之人藐视天魔,是真的有可能被天魔缠身的。
    回想着那只小天魔哭啼啼逃跑的样子,林溪耸了耸肩。
    房间里,柳滴星看着林溪和染清浅之间的互动神色复杂。
    林溪从染清浅怀里起身。
    “你练了那门「神通」?”柳滴星唇角微挑,低头看着坐在床榻旁的林溪。
    刚刚...她从林溪身上嗅到了属于「天魔」的味道。
    “嗯。”林溪轻轻颔首。
    “你还真是胆大包天。”柳滴星注视着林溪的目光愈加复杂。
    「道心种魔」是伏天门不传的秘籍。
    不是因为它强大,而是因为它凶险。
    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事物是人心,而天魔...最擅长拿捏的——
    就是人心。
    愈是强大的修士往往也愈加惧畏天魔。
    柳滴星【心素如简】,她才敢修行「道心种魔」。
    而面前的女孩...该说她狂妄呢?
    还是说她自大。
    看来自己得早点寻找破解「相思蛊」办法了。
    落了个相思病就算了,柳滴星可不想守寡。
    “不必担心——”
    “那家伙已经被我打跑了。”面色如常地,从林溪口中说出了让柳滴星目瞪口呆的话。
    「啊?!」檀口微张,柳滴星那张好看的脸蛋看起来似乎都有些茫然。
    「不是——」
    「她说什么?」
    「天魔被她打跑了?!」
    化外天魔无形无相,即便是渡劫境的修士也绝难以武力震慑天魔。
    修为...在天魔们眼中是最廉价的东西。
    但是她说...她把天魔打跑了?
    柳滴星甚至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抽象的事情。
    林溪看着柳滴星狂跳的眼角,她猜到了柳滴星可能误解了自己的话。
    或者说...正常人大概也不可能想到,有人坠入天魔幻梦,竟然没有沉溺于声色犬马,而是把那只天魔架在了佛堂前笞尻。
    林溪忽然有些想念那只天魔小妹妹了。
    她哭起来声音可好听了。
    手感又好。
    肉乎乎地又软又弹。
    林溪并没有和柳滴星多加解释。
    “倒是滴星姐姐。”
    “这寺庙的长明灯和香烛,有什么问题吗?”
    房间里被柳滴星布下了隔音结界,她并不是很担心隔墙有耳。
    柳滴星慢慢从震撼中收拢心神,然后——
    点了点头。
    “那是虫香。”
    “...”
    事情比林溪想象中的还要麻烦一点。
    清源寺的香火果然有问题。
    长明灯的异香并非来自于香油,而是来自于虫香。
    那种虫香确实对修行者大有裨益。
    可...就像是捕蝇草在捕捉蝇虫时也会搓出来蜜露一样,那种香气,不过只是虫子摆出来的诱饵罢了。
    林溪想到那个传闻中拜了头柱香以后修为突飞猛进,成功筑基的少女。
    筑基的究竟是她...还是虫子呢?
    她稍微有些不寒而栗。
    但这都还不是最麻烦的事情。
    最麻烦的是...林溪的印象里,清源寺的事件虽然麻烦,却和虫修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现实与她记忆中的游戏剧情产生了区别。
    这很正常,却也让林溪感觉到了不安。
    “那种虫香对滴星姐姐有什么影响吗?”林溪关切道。
    看着直到现在才关切起自己的少女,柳滴星幽幽地白了林溪一眼,“比起「相思蛊」...”
    “这点虫香又算得了什么。”
    “相思...蛊...?”染清浅露出了茫然的可爱表情。
    “...”
    林溪休息的厢房在清源寺西侧。
    她们是女子,为了避嫌,自然要与东侧的僧房隔得远些。
    清源寺的住持特地过来接见她们。
    从厢房出来以后,染清浅沉默不语。
    她隐隐约约地嗅到了自家小主人和那个魔修之间特殊的‘关系’。
    「相思蛊」。
    染清浅心里面有些在意。
    是那个魔修中了「相思蛊」,然后自家小主人替她化解时,恰好成为了她相思的对象么?
    林溪注意到了染清浅神情的变化。
    看着染师姐脸上的表情,她轻轻捉住了染清浅的手。
    指尖侵入女孩的指缝,两个人十指交织地握住。
    染清浅的手下意识地颤了颤,最后又慢慢握紧,将林溪的手牢牢握住。
    清源寺的住持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僧。
    他先是关切了一下林溪的身体,然后便和林溪她们讲解起了清源寺附近作乱妖祟的细节。
    那妖祟大约是几月前才出现在清源寺附近的。
    它并不袭扰香客,只袭击清源寺的小沙弥。
    林溪和柳滴星对视了一眼。
    “那么...”
    “大师。”
    “您这里有受袭击的沙弥名单么?”林溪向住持询问道。
    “自然是有的。”老僧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来一份文牒。
    柳滴星展开那份文牒。
    第一眼——
    林溪和染清浅就从那份文牒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殊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