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三十一章、她只在她面前柔软
    拉上一位过来还愿的香客。
    染清浅的「命途」除了【绝代佳人】和【灵剑天行】以外,还有一个【古道热肠】。
    【古道热肠】让染清秋几乎是个绝对热心肠的好人。
    虽然...有时候这也是个弱点。
    让她在林溪手中变得更好拿捏了。
    康康你的【古道热肠】!
    但在面对陌生人时,【古道热肠】也能发挥出一点正面作用,比起林溪,染清浅更容易让人觉得亲近。
    “这位施主。”染清浅笑吟吟地拉住了一个过来还愿的小姑娘。
    女孩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模样,神情中虽是难掩的疲倦,可望向清源寺的飞檐斗拱,写满经文的经幢时,目光逐渐虔信又木讷。
    “这清源寺有何神异之处么?”
    “我见这清源寺香火旺盛,人人向往。”
    “...”
    一提到清源寺,原本疲倦的少女眸光都变得神采奕奕了起来,她兴冲冲地和染清浅讲述起了这清源寺的菩萨如何神通广大,心愿总是得偿所愿。
    以及...之前她们宗门原本颓废不堪的少女,在清源寺烧了头柱香以后,修为立马突飞猛进,成功筑基。
    只可惜要烧头柱香全靠缘分。
    提及到这里,少女的目光更加虔信。
    许多大寺庙里,想要烧头柱香都是花大价钱的。
    但清源寺竟然全看缘分。
    清源寺会邀请与清源菩萨有缘的香客在清源寺留宿,第二天烧头柱香。
    可见清源寺与其他佛寺不同。
    不过...即便只是普通的三炷香,也对修行大有裨益。
    “只是——”
    “在心愿达成以后,切记切记。”
    “一定要过来上香还愿。”
    “否则的话,清源菩萨会生气的。”
    染清浅和林溪互相对视了一眼,「有古怪——」
    修行本是渡自己。
    筑基境作为漫漫修行路的开始,说不难也难。
    即便是林溪这样的仙二代,在上月宗无数资源堆砌下,也才强行将她浇灌到了筑基境。
    若只是一炷香火便能将人提到筑基境,那上月宗还费那么多功夫做什么。
    而且——
    正经的香火许愿,哪有什么切记切记,一定要过来还愿。
    光是那句菩萨会生气,以及女孩认真提醒的严肃模样,林溪和染清浅就已经嗅到了其中的异常味道。
    “两位施主——”就在林溪和染清浅告别了女孩,准备拜那清源寺的菩萨看看时,一个灰衣的小沙弥出现在了林溪和染清浅身前。
    “贫僧殊慧。”
    “敢问两位施主前来我清源寺,所为何事?”
    林溪和染清浅还是太特殊了一点。
    两个人都是仙姿佚貌的可人。
    又都是筑基境的修为。
    别看上月宗内随便拎出来一个人都是筑基境,可放眼大千世界,这天下九成九的人,都被拦在了筑基境之前。
    在偏僻的小地方,筑基境的修士都能开宗立道,被人尊称为仙长了。
    人群中,她们太过显眼。
    林溪笑了笑,轻轻捉住染清浅的手。
    “我们是垂明宗的弟子。”
    “从桦西郡的府衙那里看到了贵寺颁布的任务。”
    “听说清源寺附近的山里有妖邪作祟。”
    “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小沙弥对着林溪施了施佛礼,“那还请两位随我来——”
    他示意林溪和染清浅随他前往西侧的配殿,却被林溪叫住了。
    “殊慧大师——”
    “我们可以去拜拜清源菩萨吗?”
    “我听闻只要拜清源菩萨便可以心想事成,还能增进修为。”
    “恰好——”
    “我的修为已经凝滞许久了。”
    林溪身旁,染清浅的嘴巴张了张,神情异常复杂。
    或许以前林溪小姐这么说没什么问题。
    可...最近这些时日,林溪小姐连破四境。如果这还能叫修为凝滞的话,这天下修士,还是都提剑自刎吧。
    小沙弥愣了一下,没有阻止,只是指引着林溪她们从另一侧入殿参拜。
    这条路上参拜的都是修士。
    队伍也要更短些。
    寺院里,长明灯长燃。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长明灯中香油燃烧的异香。
    在那种异香的熏染下,林溪好像确实感觉到的...体内灵气都变得活跃了起来。
    她想要凑近看看长明灯。
    一只柔嫩洁白的小手却从林溪身后环了过来,捂住了林溪的口鼻。
    “不要嗅——”
    她的声音欺得极近,带着潮湿的吐息。
    女人几乎整个人都缠在了林溪身上,林溪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后之人那玲珑浮凸,姣好柔软的身段。
    “滴星姐姐?”
    女人身上好似木槿花般的清淡怡人香气实在是很特别。
    光是闻味道林溪都能猜出来对方的身份,更何况...还有那么姣好绵软的身材。
    “许久不见~”
    “林溪妹妹。”
    “可是让姐姐思念得很。”柳滴星挂在林溪身上。
    她从林溪手中接过三柱香,细细地嗅着,却捂住了林溪的口鼻。
    然后——
    将那三柱香插入香炉中。
    几人身后,那个小沙弥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柳滴星嗅着香头的动作。
    他低垂眼眸,眼神悲悯。
    “滴星姐姐怎么会在这里?”
    林溪扭头喏在柳滴星的耳畔,“让我想想——”
    “白月教有人在这里等着滴星姐姐?”
    柳滴星脸上依旧挂着一副巧笑嫣然的样子,她与少女交颈,两个人看起来简直亲密无间,“有时候我真想把林溪妹妹剥开看看——”
    她垂手搭在林溪心口,指尖轻轻划着圈。
    “看看林溪妹妹的心里,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
    “这天下还有什么是林溪妹妹不知道的。”
    “若是滴星姐姐舍得的话...”林溪反扣住柳滴星环在自己身上的手,指尖侵入女人的指缝攥住,牵起柳滴星和心神系合的「悬丝」,却忽然——
    心口传来了丝丝缕缕的阵痛。
    咚——
    林溪身体一歪单膝跪在了地上。
    她想要抬起头,只看到了白裙下一对幼软素白的足踝。
    再抬头,一双赤红娇媚的眼睛冷冷地俯瞰着她。
    “林溪妹妹?”柳滴星察觉到了林溪情况不对,她试图搀起林溪。
    “滚开!!!”
    肃杀的剑意却从一旁拔起。
    柳滴星侧头,染清浅那双在林溪面前总是柔软生怯的浅紫色眸子,眼眸中却爆发出了凛凛剑光。
    染清浅身上爆发的剑意让柳滴星望而生畏。她推开了柳滴星,然后——
    将林溪横抱在了自己怀里。
    因为林溪的意外倒下。
    大殿内外,忽然一片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