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三十章、天魔肆心
    哪怕游戏里其实已经见过小师祖的很多种姿态了。
    但是...当披着一件柔软薄袍的楚清商就这么柔媚地站在自己面前时——
    林溪忽然发现,现实与游戏还是不一样的。
    楚清商站在那里便仿佛一汪摇曳凝出的春水,风姿惹人得能把人的心神都一起绞出来。
    这水太深,她有些把握不住。
    而且——
    乳糖不耐。
    「好...棒——」
    有种被击倒的感觉。
    不——
    林溪就是被击倒了。
    物理意义上的。
    心脏好像被利爪攥住,心口传来丝丝缕缕的阵痛。
    倒下的林溪恍惚中好像看到了白裙一角。
    ‘呵呵——’
    她听见了天魔妩媚戏谑的嘲弄笑声。
    ——天魔肆心之劫。
    「别让我...抓到你...」
    「...」
    怀揣着那样的想法,林溪倒下了。
    「...」
    「...」
    「...」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楚清商坐在床沿,将林溪抄在自己腿上,巴掌就这么直直地落下。
    她唇角勾起。
    几年不见,手感更好了。
    上次在藏经阁,这个小魂淡居然没惹事。
    看到没惹事的林溪,楚清商都快吐了。
    只觉得索然无味。
    这次终于让她抓住了机会。
    光是看着女孩那张和醉月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楚清商落下的巴掌好像都要轻快起来了。
    谢邀,有被爽到。
    染清浅看着自家小主人被人架在腿上笞尻的样子,默默地低下了头,这已经超出了染清浅能够掺和的范围了。
    不过...染清浅的目光还是落在了自家小主人的脚踝上。
    被楚清商抱在怀里的自家小主人,裙摆下露出一截幼生生的小腿,白嫩的小脚丫紧紧地绷起。
    脚掌像是使不上力气,伴随着楚清商落下的巴掌一晃一晃地轻轻摇着。
    染清浅有些出神。
    反倒是林溪,慢慢回过神来的女孩子感受到了自己此时此刻的状态和姿势,女孩子嘴巴张了张,缓过来的林溪意识到一件事。
    自己身体发抖可能不只是因为天魔肆心和憧魔症——
    还有可能是被揍得。
    “惹啊啊啊——”
    “我跟你拼了!!!”
    这具身体的本能被唤醒,林溪咿咿呀呀地就朝着楚清商扑了上去。
    然后——
    就从被楚清商抱在腿上打变成了按在床上打。
    楚清商是合体境的修士。
    力拔山河对于她来说可能都并不是形容词。
    林溪想要骑师篾祖还是太早了一点。
    仰倒在楚清商怀里,林溪的脸颊红扑扑的,又和染清浅被欺负时那种羞涩晕染开的那种桃红不太一样。
    可能是涨的。
    「你给我等着!」
    「等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穷!!!」
    「我们两个的位置早晚得换过来。」
    比起游戏里从零开始攻略,‘林溪’的起点已经高了太多太多。
    不过...林溪小口小口喘息着。
    在和楚清商的打闹中,灵气被楚清商渡入林溪腑内,林溪心口天魔肆心的丝丝缕缕阵痛消失了。
    “说罢——”
    “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楚清商慵懒地倚靠在床榻旁,纤细葱白的指尖勾着林溪耳后的发丝询问道。
    林溪从楚清商怀里坐起来。
    她感觉到了楚清商的好意。
    她向楚清商简述了万俟有红偷偷接任务下山历练,然后音讯全无,不知所踪的事情。
    楚清商指尖一下一下地叩击在床榻旁,“想不到你对万俟家的那个小丫头还挺关心。”
    “不过——”
    “她的命灯常亮,性命无忧。”
    “宗门已经差遣人去清源寺调查。”
    “为了这点事情,你应该还不至于自己送上来门来吧。”
    “不——”林溪很认真地摇头,“我怕会来不及。”
    “清源寺内有邪修潜伏。”
    “我担心万俟有红会一不小心触犯到那个邪修。”
    “她可能根本不是离家出走,而是被那个邪修软禁了起来。”
    “这时候若是宗门差遣人过去,反而有可能打草惊蛇,惊扰到那个邪修,将万俟有红杀人灭口。”
    听到林溪的话,楚清商的神情立马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邪修?”
    “你确定?”
    “清源寺虽然在我上月宗境内。”
    “可他毕竟是西方小乘佛寺。”
    “我上月宗虽然并不怕小乘佛寺的那些和尚,可随意指认清源寺内潜伏有妖邪,还是会落人口实。”
    望着楚清商那双深红色的眸子,林溪摇了摇头,“我不确定。”
    游戏内清源寺内确实潜藏着一个邪修。
    可林溪却并不敢肯定,现实中是否也真的如此。
    而且...那个邪修的功法相当诡谲麻烦。
    能不能抓到他还要两说。
    “是你那个叫柳滴星的小情人告诉你的?”
    听到楚清商的话,林溪差点直接喷出来,“什...什么小情人啊!”
    “就算是小师祖——”
    “随意污蔑我我也是会生气的!”
    不过...林溪心里面还是浮现出了一个声音。
    「自己之前的感觉果然没错...」
    「小师祖...」
    「她听得见。」
    “是是是~”楚清商随意摆了摆手,“所以你就上了真武峰过来找我求援?”
    “反正是万俟万有那个家伙的女儿,找他不好么。”
    “还能卖个人情。”
    “我可不是为了人情才去救人的。”林溪很认真地回答道。
    只是心里面...林溪啐了啐。
    开什么玩笑。有漂亮妩媚的大姐姐不找,去找一个糟老头子,那自己不是傻吗?
    露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楚清商难得欣赏地看着林溪。
    “既然如此——”
    “我明白了。”
    “...”
    事态紧急,林溪和染清浅乘着纸鸢下山。
    前往桦西郡的路程林溪和染清浅已经很熟悉了,清源寺所在的清源山,比起南坪庄还要更西南,距离十万大山也要更近一些。
    清源山附近设有禁空梵界。
    遥遥地,林溪和染清浅下了纸鸢,步行前往清源寺。
    她和染清浅都换了一身行头。
    林溪虽然换了一套水红的短裙,但依然裸足光腿,脚下步步涟漪摇曳。
    而染清浅则是换了一套汉白玉和珊瑚红撞色的长裙。
    白衣红裙,腰间系着一条同样白色的系带,纸剑挂在腰间,看起来英气十足。
    林溪和染清浅一个【貌若天仙】,一个【绝代佳人】,不管怎么穿都让人觉得好看,一路上引来前往清源寺朝拜的香客们频频目视。
    “这座寺不对劲——”
    林溪牵着染清浅的小手。
    “主人怎么说?”
    林溪望着清源寺前络绎不绝的香客,“前来参拜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清源寺并不是桦西郡唯一的小乘佛寺。”
    “又离十万大山这么近。”
    “按照常理来说,这里不可能有那么多香客,甚至...”林溪扫了扫一旁明显风尘仆仆,不知道从多远地方千里迢迢过来参拍的香客。
    “是从那么远的地方,专门过来。”
    林溪抬头看着清源寺。
    这看似雄伟,宝相威严的寺宇。
    在她眼里怎么偏偏...妖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