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二十章、好感度攻略哪有强制攻略爽
    被染清浅捧着手,看着染姐姐看着自己掌心那种专注而又阴沉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
    林溪里面毛毛的。
    她开始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太对了。
    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种羞萝场的芬芳。
    但是那不仙学。
    染姐姐明明是被自己胁迫才留在自己身边的,又怎么会吃柳滴星的醋。
    而且...染清浅为了‘林溪’吃醋什么的。
    那种事情想想都觉得诡异。
    错觉——
    绝对是自己的错觉。
    大概只是染姐姐在外人面前太过害羞,总是刻意扳着脸,摆出一副冷俏的架势罢了。
    “染姐姐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林溪看着染清浅巧笑嫣然。
    染清浅只是盯着林溪手心里狭长且深的伤口。
    她默不作声,用灵气小心翼翼地替林溪清理着伤口。掌间痒痒的,稍微带着点刺痛,林溪轻轻哼了一声。
    这副身体本来是没有那么敏感的。
    但...自从继承了小侍女的【身娇体柔】之后,在变得更加柔软之余,便稍微显得有些‘柔弱’了。
    不过【身娇体柔】倒不是什么负面「命途」。
    恰恰相反,除了会让身体稍微有些敏感柔软以外,【身娇体柔】带来的全是正面效果。
    但【身娇体柔】也稍微给林溪提了一个醒。
    「命途」对持有者的影响是巨大且未知的。
    并不是每一个「命途」,都像是【身娇体柔】一样,副作用只是让身体变得柔软且敏感。
    ‘狩取’命途之前,她必须思量再三。
    染清浅听到了女孩子轻轻的哼声,她手上的动作愈加轻柔,同时——
    扫向柳滴星的余光似乎也愈加冰冷。
    染清浅从胸口衣间抽出来一条长长的布帛,轻柔地替林溪包扎着手掌。
    依稀间,林溪好像还能感觉到缠在掌间绵软布料上的一丝丝余温和残香。
    “我在主人的书里见到过有关山魅的记述。”
    直到这时候,染清浅才轻轻出声。
    “山魅厌光。”
    “煌煌天光之下,她自然无所遁形。”
    “染姐姐好厉害!”林溪发自真心地夸奖着染清浅。
    那本有关山魅的书确实是她带回来的。
    早就知道迟早会遇到柳滴星的林溪,当然要好好研究一下柳滴星身旁的那只山魅。
    只是让林溪有些没有想到的是——
    染清浅只是翻了翻那本书,竟然就找到了山魅的弱点和应对之法。
    也彻底堵死了柳滴星最后的退路。
    被女孩用那种好似憧憬般的目光注视夸奖着,染清浅的身体忽然僵硬了一下,不知不觉间...少女原本杀气腾腾冷若寒霜的俏脸,似乎都慢慢柔和了一点点。
    “对了——”
    “她是?”染清浅这才抬起好看的眉眼,看向了被林溪吊缚在柱子上的柳滴星。
    柳滴星双臂被迫抬起,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皓白的小臂。纤细柔弱的双腕上缠着悬丝,或许是因为被林溪架了太久的缘故,饱满的胸膛颤巍巍地起伏。
    “那只山魅的主人。”
    “也是这番事件背后的元凶。”林溪并没有向染清浅隐瞒,“她受了伤,所以才会差遣那只山魅四处袭击掳掠待字闺中的少女。”
    “不过以后不会了。”
    “我已经替她解决了暗伤。”
    “用主人的血?”染清浅盯着林溪的眼睛。
    被染清浅用那种目光盯着,林溪心里面竟然也有些发憷。她轻轻捉住染清浅的手,小手揉着染清浅虎口的软肉,染清浅身体颤了颤,她下意识地想要抽开手逃跑。
    但...身为宠物,染清浅最终还是身体定格在那里,任由女孩子玩弄着自己的手。
    “只是一点点血而已。”林溪看着染清浅躲闪的样子唇角勾起,“她虽然引发了骚乱。”
    “却并没有杀人,也未曾坏过那些女孩子的清白和根基。”
    “只是魔修,还没有到伤天害理的那一步。”
    在这个世界上,魔修并没有那么人人喊打。
    和上月宗一起同为九天十地,十大圣地之一的「恨天魔宗」和「伏天门」,都是魔门。
    染清浅一双水凝的眸子注视着面前小声小声好像是在向自己解释的少女。
    其实她根本没必要向自己的解释的不是吗?
    自己明明只是她的宠物而已。
    可她还会在意自己的想法。
    而且——
    连魔修她都愿意伸以援手。
    「她好善良。」
    如果让柳滴星听到染清浅的心声,大概会一口血直接吐出来。
    她不可觉得那个用「相思蛊」和阿姊胁迫自己的小恶魔和‘善良’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染清浅低头轻轻蹭在林溪的脖颈间,声音慢慢低软下来,“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
    “主人用我的血就是。”
    “那怎么行!”林溪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架势。
    只是边上,柳滴星的神色幽幽。
    是啊——
    那怎么行。
    不给自己喂血,她又怎么给自己种下「相思蛊」。
    看着林溪,她愈加觉得自己的咽喉干渴。
    而且...双腿膝盖抵在一起稍微摩挲,柳滴星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局促。
    她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放下来?
    旅店外声音逐渐嘈杂,提着油灯的南坪庄村民们慢慢围了过来。
    “染姐姐去处理一下吧——”林溪看了一眼被破开的墙壁和院墙,对着染清浅吩咐道。
    “告诉那些村民,妖物作祟的事情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染清浅轻轻点头。
    她察觉到了,林溪小姐或许还有什么话想跟那个妖女说。
    染清浅顺从地将别在腰间的白玉葫芦递到了林溪手里,便转身离开了。
    林溪转身走向柳滴星。
    她看着柳滴星膝盖轻轻抵在一起目光晦涩艰难的样子,柳滴星的目光几乎完全落在了林溪掌间的葫芦上。
    “有一件事——”
    “我还需要滴星姐姐的帮忙。”
    “什么...”柳滴星的声音干涩。
    “「道心种魔」。”少女口中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让柳滴星心神巨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柳滴星目光挣扎,下意识地还想要抵抗一下,“那是「伏天门」不传的神通。”
    “还要我再提醒滴星姐姐第二遍吗?”掂量着手中葫芦的分量。嘴角挑起笑容,林溪眼中眸光明暗。
    昏暗的光线中,少女那双嫣红的双眸在柳滴星眼中简直恐怖。
    「这是命令——」
    「而非请求。」
    “我明白了。”眼中的神采仿佛都被抽去。
    柳滴星长长地吐出来一口浊气,在林溪面前彻底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
    【你用言行对柳滴星进行了调教,她对你的忠诚度上升了。】
    【当前忠诚度:10。】
    【当前奖励:心素如简(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