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十六章、调虎离山?
    渐渐日暮。
    从林溪和染清浅踏入旅店后,便再也没有出门。
    南坪庄到处都传着垂明宗的仙长已经来到了南坪庄,即将斩妖除魔,驱扫妖物的八卦。
    旅店内,偶尔会传来阵阵灵气气息。
    林溪趴在自家‘宠物’结实笔挺的大腿上,任由染清浅替她捏肩揉腿。
    低头看着女孩因为舒服惬意眼睛都微微眯起,可爱得好似小猫般的模样,对于染清浅来说,或许...也是一种享受。
    她的指间用上了灵气。
    那是「九十九手回春指」。
    林溪从藏经阁借走的秘籍。
    在林溪手把手地教导下,染清浅也算是「初窥门径」。
    只是很有趣的是...林溪分明是借着染清浅的「命途」才拥有了修行的天赋,可是在这指法上,染清浅的天资却好像要差上林溪太多太多。
    林溪都已经从「登堂入室」实践到「融会贯通」了。
    染清浅竟然才刚刚「初窥门径」。
    看起来在指法上,还是林溪更有天赋一点。
    藉由「九十九手回春指」,染清浅模拟着师姐替刚刚入门的小师妹‘舒筋活络’的灵气气息。
    夕阳下,旅店外一颗半枯的老树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而在那影子中,一双赤红的眼睛冰冷地注视着旅店的方向。
    等到入夜,一道漆黑的影子在夜色的掩护下摸了过来。
    它静静听着房内的动静。
    两名女子。
    其中一人是修士,筑基境修脉阶修为。
    吐纳气息均匀,没有入睡。
    另一女孩才刚刚入门,睡得安稳,偶尔甚至还会梦呓。
    它悄无声息地欺近,然后——
    忽然感觉到了不对。
    太安静了。
    周遭的一切都未免太过安静了。
    除了那个女孩酣睡的平稳呼吸声以外,方面几百米内,它竟然听不到一丝一毫的虫鸣。
    然后——
    噌——
    它听到了宛如琴弦拨动般的嗡鸣。
    影子赤红的眼睛中忽然露出了一丝骇然。它看到了一点极细的光一闪而逝,像是一道银线,一根琴弦,撕开了黑夜。
    下一秒——
    才是旅店陈旧的窗户连同墙壁被一起破开。
    破冰般的声音于夜色中炸响。
    影子双臂挡在身前,几秒钟后,咔嚓咔嚓咔嚓——
    一连串细碎的仿佛鸡蛋壳破碎般的细碎声音。
    影子挡住染清浅一剑的双臂裂开,绽开剑痕。
    一双利爪直接被斩落,黑色的影子浆液从怪物双爪断开的地方喷涌而出。
    它惊恐地看着那个少女。
    一袭红裙少女神色凛然恍若坚冰,如瀑般的黑色秀发在夜风中狂舞。她手握着一柄纸剑,浅紫色的眼睛近乎漠视地俯看着妖物。
    美人如玉剑如虹。
    这还是染清浅第一次见到妖。
    她看着那个‘影子’似是女子般窈窕的形体。
    染清浅的目光落在妖物胸口,「输了...」
    「咳咳咳——」
    「这尊妖物是,山魅?」
    染清浅曾经在林溪小姐借回来的图画书里见到有关这种妖物的描述。
    与其说是妖物,倒不如说是山中精怪的一种。
    虽然一副婀娜的身段,但如果按照书中记述的山魅资料,这种精怪通常情况下应该并不会离开十万大山,也不会随意出手伤人才对。
    而且...山魅狩巡的目标怎么会都是待字闺中的女子?
    其中必有蹊跷。
    “吼!!!”山魅发出一声吃痛的吼声。她痛苦地看了一眼地上自己的断臂。被斩下的双臂缓缓溶解沉入影子,山魅赤红的眼睛怒视着染清浅,她毫无迟疑地转身遁逃离去。
    染清浅看着山魅遁逃的方向。
    只是稍作迟疑后,便回身将那柄纸剑插在了地上。浅红色的剑道结界展开,染清浅拔出了自己曾经的旧剑,然后追上了山魅。
    伴随着山魅的那声怒吼,南坪庄村舍的油灯一盏接着一盏被点亮,逐渐嘈杂。
    就在那一片嘈杂声中,一张纸片乘着夜色,悄无声息地飘向了林溪她们的客房。
    浅红色的剑道结界只是稍微亮了亮,便任由那张纸片吹进。
    纸片落在地上,摇摇晃晃地撑起矮短的身材,竟是一张剪裁细致的纸人。
    它朝着屋内跑去,每踏出一步便摇晃着壮大一点。
    最后顺着染清浅劈开的大洞跑进屋内的时候,纸人已经变成了婀娜少女般的姿态。
    她望着屋中仍在酣睡的女孩。
    女孩睡得娇憨,一双幼白的小脚还漏在被子外面。
    柳滴星唇角扬起,嗅着空气中属于那个女孩身上的馨香。
    「她好香——」
    「...」
    「好甘甜的味道。」
    「一定是哪个宗门长老豢养的禁脔鼎炉。」
    「虽然没有修为,但是自己却从她身上的香气中,嗅到了无数天材地宝浇灌的气息。」
    「呵——」
    「令人作呕的‘正道’。」
    柳滴星的眼神冷蔑。
    「与其便宜了那群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还不如...助我一臂之力。」
    「起码我不会要了你的性命。」
    「不会叫你伤筋动骨,坏了根基。」
    她手中捏着法诀。一枚玉瓶被柳滴星取出,玉瓶倾下,赤红的灵气盘绕在小屋内,在她和林溪之间来回徘徊。
    然后——
    就在柳滴星入到林溪身边三步内,也就是之前染清浅挥剑砍下那只山魅双臂的距离时,原本躺在床上的可爱女孩子,忽然蜷着小脚,翻了个身。
    一道寒芒撕开了黑夜。
    柳滴星是术士,她的身法和身板强度远不及那只山魅。
    否则的话,她也不需要让山魅替她勾引走染清浅,调虎离山。
    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陷阱!!!」
    「这是陷阱!!!」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刚入门的弟子。」
    「她和那个女人一样,都是筑基境修脉阶的修为。」
    「甚至...」
    「她早就猜到了在南坪庄犯乱的人不止一个。」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看着面前撕开黑夜的剑光,柳滴星不知不觉间后背已经涔涔地被冷汗打透。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剑光比声音更快。
    她的护身灵符燃烧起来,挡住了这一剑。
    可是旋即,那个装作是未入法门弟子的女孩,第二剑便已经攻了过来。
    纸剑横在柳滴星纤细的脖颈上。
    “夜安~”
    “南坪庄为非作歹的妖物小姐。”
    “或者说...”
    “滴星姐姐。”
    “...”
    从那个女孩口中,道出了让柳滴星毛骨悚然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