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十三章、不怕舍友睡觉鼾声如猪,就怕舍友半夜翻书
    蜷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腮。
    万俟有红一脸深沉地望着林溪宅院的方向。
    那里风云涌动,凛凛剑光破入云霄,似是有小兽游动。
    万俟有红认得那只小兽。
    那头似龙似鲤,好似水墨画作的小兽,她曾经在藏经阁里见过。
    作为一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反派,万俟有红最大的优点就是她很知趣,懂得分寸。
    以往和林溪作对的时候,也都将尺度把控在了‘小孩子间打闹’左右。
    她绝对不会去试图挑战醉月仙君的底线。
    如今的林溪,已经超出了万俟有红可以得罪的范畴。
    天生废柴的林溪不过只是虫豸。
    纵使她母亲是醉月仙君,但除非林溪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只是‘打闹’,她也闹不到醉月峰上去。
    可...若她真的展现出了和当年醉月仙君一样惊才绝艳的剑道天资,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那正是万俟有红磋叹的地方。
    万俟有红的根骨并不好。
    平日里这小善峰上林溪是倒数第一,她便是倒数第二。
    大家一起当刁蛮废柴的恶役千金不好吗?
    如今林溪竟然好像崛起了。
    看到林溪居然在努力,万俟有红心里面的惆怅都快要砌成了墙。
    “小妹——”一声略显柔细的叫喊。
    一个容貌俊美却尤为阴柔的男子从院子里出来,叫醒了望着林溪宅院发呆的万俟有红,“还在想那林溪的事情?”
    “若是她欺负了小妹。”
    “二哥替你讨回公道便是。”
    万俟有红扭头看了一眼自家刚从水陆大会回来的二哥,“她没欺负我。”
    “那...”万俟明启眉头蹙起,“小妹怎么这么惆怅。”
    “就是因为她没有欺负我,我才烦呢。”万俟有红更惆怅了。
    她好像明白学堂里那些住在学舍的学姐们,为什么会说不怕舍友睡觉鼾声如猪,就怕舍友半夜翻书了。
    万俟明启愈加不懂自家小妹心思。
    “罢了罢了。”深吸了一口气,万俟有红将心里面烦闷的想法全部抛诸脑后。
    她起身抓住了自家二哥的袖子。
    “小妹是想去出去玩了吗?”自从藏经阁回来以后,万俟有红就被父亲禁了足,决不许离开小善峰。
    “二哥带你去永嘉峰玩。”
    那是上月宗三十六峰中最繁华的地方,凡行商坐贾之类的行当,大多都在那里。
    “不——”
    完全出乎万俟明启的预料。
    万俟有红又望了望林溪宅院的方向,“二哥,教我修行吧。”
    “...”
    只不过和万俟有红想象中的...院子内林溪挥洒汗水努力练剑的场景完全不同的是——
    不大的院子里,林溪裸足光腿优哉游哉地枕在上月卿卿的大腿上。
    粉蓝色短发的小侍女,低垂着眉眼剥开葡萄,细嫩葱白的小手将葡萄送到林溪的嘴里。
    在她面前的院子里,染清浅正在舞剑。
    染清浅穿着一身浅红色的长裙,裙摆末开叉舞剑间若隐若现地露出一边侧腿,柔软的布料紧贴着染清浅的腰肢勾勒出完美的腰臀曲线。
    「这才是反派过的日子啊——」
    望着染清浅曼妙的身影,紧致结实的长腿,林溪甚是享受。
    染师姐不愧是游戏前中期最顶最好用的橙卡,看着染师姐流畅的曲线,纤长结实的双腿和浅浅的马甲线痕迹,林溪愈加觉得原身暴殄天物。
    像是这样坚韧、清丽出尘的少女,越是清丽不屈,便越是让林溪想要作弄亵玩,看她忍不住露出窘态,眼睛湿哒哒地藏着羞涩,又不得已——
    低声央求。
    唯一可惜的是...或是为了照顾妹妹,因为生活的艰辛,或者,单纯只是锻体时太过发狠。
    染师姐虽然身段曼妙,透着猫咪般的矫健。却...难免有些不足,含苞待放。
    叫人遗憾之余,也别有一番雅韵。
    染清浅心里面发憷得厉害。
    她看着一旁女孩那种欣赏的目光,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似乎根本毫无秘密可言,她连自己的身围都一清二楚。
    这身裙子也是林溪小姐替自己准备的。
    被林溪那么不加掩饰地盯着,染清浅眼波摇晃,脸上腾起红晕,持剑的手都有些不稳。
    深吸了一口气,染清浅继续练剑。
    这也是林溪练剑的法子。
    林溪的身体实在是过于羸弱,只是练一会会剑便气喘吁吁满身是汗,这样练剑,要练到什么时候才能登堂入室。
    但很快——
    林溪就找到了现实中的‘bug’。
    她继承了染清浅接近六分之一的【灵剑天行】天资。
    除了继承自染清浅的【灵剑天行】以外,她本身几乎毫无根骨可言。换言之,她和染清浅的剑道路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既然如此的话,只需让染清浅努力练剑,然后再直接交授给林溪就可以了。
    两个人的「命途」都是【灵剑天行】。
    光是看着染清浅练剑,林溪都觉得大有裨益。
    虽然进度慢了点吧,但突出一个闲适舒服。
    只是等到染清浅倦乏了的时候,林溪还是要实操练习一下的。
    就在染清浅顶着林溪的目光,小手微颤深呼吸准备继续舞剑的时候,一只白鹤忽然落在了染清浅面前,细看之下,才能发觉那只白鹤竟然也是纸叠的灵物。
    它口中衔着一枚卷轴,微微昂首示意染清浅取下。
    染清浅下意识地看向了林溪。
    林溪稍微有些诧异,她没有想到只是几日而已,染姐姐竟然就已经被调教得这么顺从。
    少女轻轻颔首,染清浅这才从纸鹤口中取下卷轴。
    上月宗是九天十地名门正宗。
    大夏九洲,每一洲都有一门圣地仙宗镇守。
    上月宗位处东南,是景洲的圣地。
    弟子们在正式拜入上月宗以后,都应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每月,宗门都会根据弟子的修为分派任务。
    游戏里,这样的任务也被称为「师门任务」,是游戏中刷修为经验和灵石的最佳选择。
    尤其是刚入门的弟子,第一个师门任务尤为重要。
    在上月宗内,也被称为「试炼任务」。
    若是表现得出色,说不定就会被哪个长老相中,收为弟子。
    林溪挑了挑眉,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染清浅的「试炼任务」。
    染清浅飞快地浏览着卷轴。
    她看向林溪,面露难色。
    “怎么?”林溪回想着游戏中的剧情。
    染清浅的「试炼任务」,正是游戏剧情揭开的帷幕。
    游戏中,陪同染清浅一起下山的人,是‘主角’。
    “我的任务...好像需要下山门。”染清浅看向林溪神色犹豫。
    林溪伸出手。
    经过几日的调教,染清浅几乎是很顺从地,便在林溪面前俯下身体,将脸颊轻轻搭在了女孩的掌间。
    温凉柔软的手抚摸着染清浅的脸。
    少女纤细嫩白的指尖停驻在染清浅右眼下纤小的泪痣旁。
    这几日...染清浅隐隐发觉到了,林溪小姐似乎对自己眼下的泪痣格外感兴趣。
    “我说过的吧——”林溪慢慢坐起,凑在染清浅的面前。
    “没有我的允许,绝对——”
    “绝对不许离开我的身边。”
    染清浅轻咬下唇。
    经过几日的相处,她发觉面前的少女有时候并没有传闻中那般恶毒刁蛮。但...有时候——
    她对自己的捉弄,却比传闻中的还要让女孩子面红耳赤。
    林溪小姐...这是在向自己提条件吗?
    入门弟子的「试炼任务」尤为重要,几乎决定了入门弟子以后在上月宗的发展与上限。
    她必须要努力去完成。
    染清浅看着林溪眼睛都雾蒙蒙得露出几分央求。她知道,林溪小姐既然没有直接开口拒绝,就一定是想要开些什么条件。
    这一次...自己要付出什么?
    染清浅的脑袋里忽然开始疯狂搅动起来,少女的耳尖一点点染上澹澹桃红的颜色。
    然后——
    她听到了少女轻巧的话语。
    “...”
    “...”
    “我同你一起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