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十二章、她们都叫我大好人
    「染清浅有问题——」
    盯着面前染清浅那张可人的小脸,尤其是染清浅右眼下的一点泪痣,更是为女孩平添了几分媚色。
    林溪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和游戏完全不一样——
    游戏里...染清浅虽然好拿捏,容易被胁迫,但总体上来说,染清浅还是个不屈坚毅的女孩子的。
    林溪对染清浅印象最深的立绘,就是染清浅被欺负到咬不住唇...就是染清浅那张少女黑发红衣含泪抿唇,拔剑指天的立绘。
    山麓间染清浅一头墨发狂舞。
    像是山河绘作的画卷。
    风姿卓越,飒爽又惹人怜惜。
    但是...她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了呢!!!
    在被自己故意欺负,让她喊自己主人...哦不,是她自觉地喊自己主人之后。
    忠诚度反而更高,涨得更快了。
    林溪觉得染清浅不太对劲。
    「她该不会...」
    「真的是抖m吧?」
    「在被自己欺负胁迫了之后,反而变得兴奋起来了。」
    可是...看着面前染清浅很认真地替自己打理头发的样子,林溪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也不对啊——」
    「游戏里林溪也胁迫了染清浅。」
    「也没见到染清浅主动献身,奉上忠诚。」
    “怎么了?”
    “林溪小...主人?”染清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她本来是想喊小姐的,然后又想起来林溪对自己的要求,这才匆忙改口。
    染清浅低头看向林溪,少女的神情温婉。
    林溪小姐稍微是要比染清浅矮上那么一点点的。
    就和她的妹妹差不多高。
    替林溪打理头发时,会让染清浅想起清秋。
    不过...染清浅的指尖绕着林溪的发丝。
    她的神情忽然有些黯然。因为身体的缘故,林溪小姐的头发比清秋要柔顺许多。
    林溪盯着染清浅的脸。
    小主人什么的...听起来好像都没有主人那么叫人羞耻和色气了。
    但她也懒得纠正了。
    小主人就小主人吧,倒也不差。
    “从今天起你就住在隔壁的厢房。”林溪摆出凶恶的样子。
    “照顾我的日常起居。”
    “当然了——”
    “如果修炼上有什么需求,你也大可以向卿卿去提。”
    “你的妹妹我会差人送到灵药峰。”
    “有专人照顾你自然不必担心。”
    “只是...”
    “灵药峰上有千顷药田,阵法良多,即便是我也不能随意踏足。如果你想探望她的话,需要提前向灵药峰报备。”
    “哎哎哎,那我住在哪?!”本来吃瓜看戏看自家大小姐欺负染小姐的上月卿卿忽然就绷不住了。
    隔壁厢房?
    那不是自己的房间吗?
    如果自己的房间给染小姐住的话,那自己住在...哪?
    人在床边坐,锅从天上来。
    看着自家大小姐扬起的唇角,上月卿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林溪挑了挑眉。
    像是上月卿卿这样【身娇体柔】,【霜寒雪体】的绝佳陪睡体质,以后当然是做好她‘抱枕’的本质工作了。
    “卿卿只要给我当好抱枕就可以了。”少女微微昂首,不容置否。
    染清浅注视着这一切。
    「林溪小姐...是在给自己腾出来厢房吗?」
    林溪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染清浅心目当中的形象,已经逐渐和那位刁蛮任性的恶毒千金,渐行渐远。
    原身林溪可不会替染清浅出头。
    她虽然答应了染清浅要救助她的妹妹,但实际上...却并不想治好染清秋。
    在原身眼里,染清浅的妹妹不过只是拖着染清浅的筹码。
    若是能看到染清浅因为妹妹的离去而痛苦绝望,看到那位拥有着‘才能’的剑道天才对自己露出愤恨的神情。
    对于原身来说...简直是一场完美的飨宴。
    在游戏剧情中,若非有关染清秋的真相披露,或许——
    染清浅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背弃林溪。
    染清浅很认真且感激地点头。
    在染清浅眼中,少女摆出的凶恶架势好像也变得可爱起来。
    就像是猫咪亮出了自己的爪子,也亮出了肉垫。
    救下清秋的大恩她无以为报。
    为奴为婢她心甘情愿。
    【你用言行对染清浅进行了调教,她对你的忠诚度上升了。】
    【当前忠诚度:16。】
    【当前奖励:灵剑天行(16%)。】
    【...】
    沉默了——
    林溪彻底沉默了。
    「这家伙...她果然是抖m吧!!!」
    她伸出双手捏住染清浅软弹的脸蛋肆意拉扯,像是要发泄一番心中的郁气。
    她虽然想要调教染清浅,提升染清浅的忠诚度,获得更多的奖励,却...好像没有想过,如果这忠诚度飙得太快,会是一幅怎样的光景。
    被女孩子用力扯住了脸蛋,染清浅却并不恼怒。
    林溪下手很有分寸,看起来就像是在撒娇。
    染清浅也有个妹妹,可清秋从小就太过懂事,从不会与她这样互动。
    她低头看着林溪目光柔婉。
    为了方便女孩子的动作,染清浅甚至半跪在床沿弓下身子,将脸颊又凑近了些。
    望着面前顺从到不行的染清浅,林溪心里面忽然升起了一种‘绝望的想法’。
    「这样的染清浅——」
    「日后真的还会背叛自己吗?」
    「若是自己拿她的妹妹要挟的话...」
    「或许...」
    「会的吧?」
    “算了算了——”
    “我自己来。”在染清浅那种心疼的目光中,林溪胡乱地挽起自己的头发,“染姐姐还是教我剑法吧。”
    她从边上摸出来一本苍青色封皮的剑诀。
    正是昨天林溪从楚清商那里讨要来的奖励。
    「自在点睛」。
    虽然昨天侥幸,借着染清浅十分之一的【灵剑天行】命途和共鸣,成功参悟了这本剑诀,初窥门径。
    可是后续...以林溪目前十分之一,哦不,已经是六分之一【灵剑天行】的「命途」天资,想要继续精进就有些太过困难了。
    林溪昨天晚上修行了那么久。
    也才堪堪将那本「九十九手回春指」,从初窥门径演练到了登堂入室罢了。
    染清浅看着女孩递过来的秘籍,心里面更感动了。
    林溪小姐...不仅替自己解决了妹妹的困难,给自己开出那么高的月俸,替自己出头,帮自己找到了落脚的地方,现在——
    甚至要将那本珍贵的剑诀同自己分享。
    她果然是个好人!
    “哈...哈啾!!!”林溪打了个喷嚏,「绝对——」
    「绝对是万俟有红那个家伙,在说自己的坏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