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十一章、这家伙...她果然是抖M吧!?
    引气入体。
    回到小善峰后,林溪开始了她穿越以来的第一次修行。
    意识仿佛沉入云端,被温暖包裹,甜软的香气扑入鼻间,就像是棉花糖。
    轻轻舔一下,温暖甜腻的气息沿着咽喉滑下,坠入紫府,在丹田中缓缓流通。
    一片洁白的云团中,她忽然看到罗衫半解的染清浅扭捏地站在自己面前。
    少女浅紫色的眸子仿佛含泪,水光潋滟。
    染清浅双手环抱在身前略显抗拒地看着林溪,似乎在害羞地思考着林溪对她说过的话。
    「道谢...真的要这样才比较有诚意吗?」
    「...」
    看着染清浅那副好像呼吸都在颤抖着的样子,林溪的呼吸停止了。
    「好...诱。」
    明明知道那可能是修行中出现的幻象。
    甚至,说不定就是传说中扰乱修行的「化外天魔」。
    「但是——」
    「这种欲拒还迎的表情...」
    「未免也太棒了吧!!!」
    「好想欺负她。」
    「欺负到她哭出来为止。」
    「不...」
    「根本就没有‘为止’那种事。」
    「...」
    结果就是...
    完全——修炼不下去。
    林溪觉得自己用错精力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早已经日上三竿。
    可怜巴巴像是小猫一样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子,也从染清浅变成了自家可爱的小侍女。
    上月卿卿蜷缩在林溪怀里,女孩子的小手紧紧扒着林溪的睡裙。
    【你与上月卿卿一同修行,她对你的忠诚度提高了。】
    【当前忠诚度:26。】
    【当前奖励:身娇体柔(26%)。】
    【...】
    身负【霜寒雪体】的上月卿卿是天然的聚灵玉。
    抱着上月卿卿修行总是事半功倍。
    看着【天生恶徒】的提示,林溪忽然有些沉默。
    只是修行而已,虽然歪了一点点,但是为什么搞得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坏事。
    她轻轻抚了抚上月卿卿额畔细软的发丝。
    看着面前可爱的小侍女,林溪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穿越了。
    穿越进了自己最喜欢的游戏里。
    穿越成了和自己名字一样的恶役反派。
    怀里女孩迷蒙又困倦地睁开眼睛,那双粉蓝色的可爱眸子里好像都被洇湿了。
    上月卿卿下意识地想要撑开身体,然后...看着面前低头以一种愉悦微笑注视着自己的林溪,上月卿卿猛然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撒娇般的姿势蜷缩在自家小主人的怀里,“大...”
    “大小姐...”
    她试图起身,然后胳膊忽然一软差点又要撞在林溪怀里。
    林溪搀住小侍女。
    对于「命途」是【身娇体柔】又【楚楚可怜】的上月卿卿来说,想要逞强还是太难了。
    “慢点。”林溪搀扶着上月卿卿,上月卿卿慢慢蜷缩着脚尖从林溪怀里下来。
    结果...在脚尖触及到地面时,女孩子忽然又是脚一软。
    还好林溪早有准备,又搀住了上月卿卿。
    意识到自己丢人模样的小侍女眼睛顿时更湿了,像是被欺负透了的小鹿。
    就在这时候,叩叩叩——
    林溪和上月卿卿都听到了院落外的敲门声。
    林溪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有谁会来敲她的院门。
    反倒是刚刚才从绮丽梦境中缓过来的上月卿卿,一下子就意识到了来访者的身份,“染小姐?”
    林溪这才慢慢回想起来,她和染清浅之间的‘交易’。
    「我要你当我的宠物。」
    「从明日起——」
    「你必须和我住在一起,照顾我的日常起居。」
    「...」
    现在,已经到了染清浅履行交易内容的时候。
    吱呀——
    等到院门被拉开的时候,已经是半刻钟之后的事情了。
    染清浅背着两个包袱,看着面前拉开院门的小侍女。
    或许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面前娇俏可人的女孩看起来好像更加...明艳了些?
    神情好像也没有昨日见到时那般冷俏。
    像是化开的雪。
    “卿卿小姐。”染清浅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迈向自己可能昏暗没有未来的明天。
    不过,她的内心其实还是抱着一丝丝的侥幸。
    「或许——」
    「林溪小姐并没有传闻中的那种刁蛮恶毒呢?」
    毕竟昨日林溪小姐还专门来到藏经阁为自己解围。
    虽然嘴上说着什么‘打狗还要看主人’、‘宠物’之类的话,但是...林溪小姐却实实在在地是帮助了自己。
    就连林溪让染清浅和她住在一起在染清浅看来都像是一种‘施舍’。
    没有拜入哪位长老门下,只是上月宗普通入门弟子的染清浅,按照常理来说只能住在上月宗外围的洞府。
    外围洞府的灵气浓郁程度和三十六峰根本没法比。
    更何况还是三十六峰中专门供给宗门高层的子嗣居住修行的小善峰。
    林溪的院子虽然小,却实实在在的是小善峰上的洞天福地。
    万俟有红会那么看不惯林溪,也和林溪这个废物居然占据着小善峰上最优质的修行福祉有关。
    在林溪的院子里,染清浅甚至觉得自己呼吸间修为都在增长。
    她跟着上月卿卿来到林溪的房间。
    一袭睡裙的少女一条腿盘着坐在床上打着呵欠。
    和游戏里一样,林溪的睡裙也继承了原主一贯光腿裸足大放福利的风格。
    染清浅眸光晃了晃。
    不过...倒不仅仅只是因为少女惹眼的模样,还有她的修为。
    「筑基境...修脉阶。」
    那是筑基境的第三重境界。
    可是染清浅昨天见到林溪的时候,那位传闻中的废柴千金,明明才修身阶,也就是筑基境一重境界。
    即便是在这种洞天福祉内,这种速度好像也有些太快了。
    更何况...如果林溪小姐真的有那样的天资,又何苦才堪堪筑基至今。
    除非...她也有什么难言之隐。
    林溪并不清楚自己的修为变化。
    她看着眼前神情忐忑惴惴不安的染清浅。
    昨天晚上梦里...染清浅那种欲拒还迎的可爱样子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替我换衣服吧。”林溪抬起胳膊。
    “是,林溪小姐。”染清浅常年要照顾病弱在床的妹妹,替女孩更衣这种事情她驾轻就熟。
    只是这次...她看着面前少女眼睛微微眯起,晶莹的嘴唇嘴角一点点上弯。
    染清浅心里面忽然泛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说过的吧——”林溪轻轻抱住染清浅。她嗅着染清浅身上好似和梦境里甜软的棉花糖一样的甜腻香气,“染姐姐是我的宠物。”
    “...”噔噔——
    心脏像是被忽然攥住,染清浅抿住了嘴唇。
    “既然是宠物~”林溪微笑着,“染姐姐应该叫我什么?”
    染清浅咬住下唇。
    “主...主人?”
    染清浅比林溪想象中的还要上道一点。
    少女的身体轻轻颤抖着,脸颊脖颈和耳朵都一点一点攀上血色。
    那种称呼对于颇为保守的染清浅来说,还是未免太过刺激了一些。
    林溪玩味地注视着羞赧中的染清浅。
    她要时刻提醒染清浅‘自己的身份’。
    从一开始就为那份注定的背叛埋下诱因。
    只是...
    【你用言行对染清浅进行了调教,她对你的忠诚度上升了。】
    【当前忠诚度:15。】
    【当前奖励:灵剑天行(15%)。】
    【...】
    「哈?!」林溪忽然呆住,嘴巴都微微张开。
    她看着明明被自己欺负着的,但是忠诚度却好像涨得更快了的染清浅。
    「不是!!!」
    「这家伙...」
    「她果然是抖m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