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十章、道谢要露出胸口才有诚意
    “这怎么...可能...”
    万俟有红看着露出自信笑容的少女,眼神恍惚,嘴巴都因为呆愕微微张开。
    林溪看着万俟有红的表现,暗暗握拳。
    很好!
    味对了!
    可惜还差了一点‘暗暗吸气’,‘恐怖如斯’。
    自己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哦嚯嚯嚯怪笑一下,再彰显一下自己恶役反派的身份。
    她伸出手指尖轻点那本「自在点睛」。
    泛开的秘籍上一条金线勾勒的似龙似鲤的小兽顿时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缓缓游动,不过最惹人注意的,还是那条似龙似鲤的小兽眼睛。
    原本空白的画面,被点上了眼睛。
    这正是「自在点睛」初窥门径的体现。
    别说是万俟有红了,就连楚清商都呆愣在了那里。她盯着今天从一开始好像就表现得奇奇怪怪的林溪,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小丫头,莫不是被人夺舍了?」
    可即便是以楚清商合体境的修为,也无法从林溪身上看到一丝一毫被夺舍后神魂顿挫的痕迹。
    她只能当做是这个小丫头突然开窍了。
    毕竟...那种事情也并不是未曾发生过。
    「伏天门」这代的弟子魁首顾了尘,就曾经被「乾兴谷」断定为【毫无根骨】,【天生废柴】。
    但是她偏偏不信天,不信命。
    最终逆天改命,硬生生地将自己的「命途」改写成了【与天争命】。
    十九岁才开始修行,二十七岁证道元婴。
    一手阵道独断古今。
    林溪以往再怎么不争气,可她毕竟是醉月仙君的女儿。
    突然爆种也是很正常的。
    只有林溪自己知道自己参悟的‘好运’。
    实际上,一直到开始参悟,她的脑袋里面都是那种脑浆好像都要被染清浅轻软喏在耳朵里的声音搅开的状态。
    但正是这种状态下,【天生恶徒】所赋予的十分之一【灵剑天行】的力量反而与「自在点睛」中蕴藏的剑意产生了共鸣。
    那只代表着「自在」的剑意小兽,几乎是主动拱到了林溪的手边。
    不过——
    即便没有那样的‘好运’,林溪也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输。
    那是她对染清浅天资的信任。
    “我...”
    “输了。”万俟有红颓丧地跪坐下身体。
    她双手撑在身前,紧咬着嘴唇,“对不起!”
    万俟有红声音轻颤着,向林溪道歉道。
    林溪神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万俟有红。
    或许...这正是游戏剧情里林溪难逃一死,而万俟有红却能洗白成口嫌体正直的傲娇系可攻略角色的根本原因。
    林溪总是仗着自己的背景恣意妄为,不知悔改。
    但是万俟有红,踢到铁板了她是真的会认怂。
    「不过——」
    「就这就这就这?」
    「道歉的标准姿势不是应该把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摆在一边吗?」
    「...」
    当着楚清商的面,林溪还没有太猖狂。
    “我说~有红师姐。”
    “这不对吧?”下倾着身体,林溪一手撑着下巴,她凑到万俟有红面前。
    嗅着忽然欺近的女孩子发丝间香气,万俟有红下意识地想要向后退缩,可是...常年来和林溪的不对付,又让她没有办法退缩,只能睁大了眼睛尽量不去看林溪,屏住呼吸让自己不至于示弱。
    “有红师姐应该道歉的对象——”
    “可不是我。”
    “...”
    万俟有红愣住了。
    一旁,楚清商都高看了林溪一眼。
    她总听闻这个小丫头刁蛮骄纵,性情乖张蛮不讲理。
    这么看看,也没有传闻中的任性嘛。
    “对...”
    “对不起!!!”将头转向了染清浅,万俟有红深吸了一口然后身体猛地一个前倾道歉。
    “不...没什么。”染清浅轻轻托起万俟有红的肩膀。
    和林溪不同,染清浅可没有林溪那样的背景。
    在上月宗,她不想得罪任何人。
    “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楚清商拂了拂手,万俟有红带着自己的小跟班灰溜溜地离开了。
    林溪就这么乖巧地坐在那里,目光炯炯地盯着面前的‘小十一’师祖。
    近距离这么看...‘小十一’师祖看起来简直更好看了嘛!
    威严之下好像还多了几分娇艳。
    “你怎么还在这里?”楚清商没好气地看着面前的林溪。
    所以说她才觉得今天的林溪不对劲。
    换作以往,这个小丫头都是夹着屁股绕着自己走的。
    林溪朝着楚清商伸出了右手。
    楚清商愣了一下,才明白女孩子这是在向自己讨要奖励,她缓声道,“秘籍不就在桌子上嘛?”
    “自己拿便是。”
    “小师祖不给我,我可不敢自己拿。”林溪又往楚清商边上蹭了蹭。
    “哼,还有你不敢拿的东西?”楚清商不知道林溪什么时候这么乖了,她交叠着腿坐下,指尖轻点桌面,一道灵气将那本「自在点睛」送到了林溪的手中。
    然后——
    楚清商忽然好像发现了什么。
    “过来。”
    林溪很乖巧地凑到了楚清商身前。
    楚清商伸出手,纤细的指尖拂过少女的面颊。
    她触碰着林溪脸上那道极细的剑痕。
    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碍,不过因为是在脸上,所以楚清商会稍微在意些。
    她在那道剑痕中感觉到了少女的剑意。
    楚清商目光玩味地看了一眼一直侍立在一旁等待着林溪的染清浅。
    “这伤是怎么回事?”她装作没看出来的样子。
    噔噔咚!
    染清浅的心都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
    从林溪对楚清商‘亲近’的称呼以及万俟有红对楚清商敬畏的神情中,她已经隐隐猜出了面前前辈身份的华贵以及和她和林溪小姐之间颇为亲近的关系。
    她简直不敢想。
    如果让楚清商知道了林溪小姐脸上的伤是自己弄得,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或者说偏见。
    “是我自己练剑时不小心弄的。”林溪轻声说道。
    在林溪身旁,染清浅和上月卿卿的眼睛都一下子睁大了。
    这...这还是那个林溪吗?
    “以后自己小心点。”楚清商指尖轻柔得拂过林溪脸上的伤痕,浅青色的灵气氤氲流转,少女脸上的伤痕迅速萌出幼芽愈合。
    林溪连连点头。
    “好了好了,回去吧。”楚清商有些可惜地驱赶着林溪。
    这小魂淡不挑点事情,自己都没理由把她抱起来打屁股了。
    看着这么乖巧的林溪。
    楚清商只觉得索然无味。
    林溪带着上月卿卿和染清浅离开了藏经阁。
    夕阳慢慢坠下,染清浅看着面前传闻中恶毒刁蛮的少女,心怀感激。
    她抱着她在藏经阁二层找到的那本秘籍,对着林溪用力鞠躬,“谢谢。”
    然后——
    她被人搀住了。
    少女的唇咬在耳边,“道谢要露出胸口才有诚意哦。”
    林溪看着面前染清浅可爱的耳垂好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血色染透的样子,染清浅似乎真的在考量着...这是不是林溪的要挟或者说恶癖。
    以及——
    自己是否真的要那么去做。
    「她她她她...她果然没有那么良善!」染清浅的脸颊和脖颈都快要红透了。
    “呵。”林溪轻轻放开了染清浅,“染姐姐不要忘记了。”
    “...”
    “我们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