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九章、她莫不是被教坏了
    【你用言行对染清浅进行了调教,她对你的忠诚度上升了。】
    【当前忠诚度:12。】
    【当前奖励:灵剑天行(12%)。】
    【...】
    眼角跳了跳。
    林溪感觉到自己对于「剑」的理解,好像又变强了。
    不是!!!
    怎么就又对染清浅进行调教了啊!
    林溪对自己【天生恶徒】的提示表达着抗议,整得好像自己真是什么恶徒似的。
    而染清浅...少女怔怔地站在那里。
    她看着自己面前貌若天仙的林溪。
    女孩微微眯着眼睛,笑得狡黠。
    明明是那么‘过分’的话,但...染清浅听起来竟然觉得心中涌上了一股暖意。
    一双浅紫色的眸子水汪汪地看着林溪。
    染清浅总是把人看得太好,所以才那么好拿捏。
    游戏里只要从林溪手底下救走她的妹妹,治好染清秋身上的顽疾,染清浅的好感度一下子就能拔到最高。
    矢志不渝。
    而现在,林溪虽然嘴上恶劣,却还未对染清浅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在染清浅看来,她虽然用清秋胁迫了自己,却也答应了...愿意替自己支付清秋治疗所需的全部花费。
    代价——
    仅仅只是要让自己做她的宠物。
    只有她能欺负的宠物。
    「作为宠物...」
    染清浅很小心地捧住了林溪的手。
    林溪有些汗流浃背了。
    这染姐姐...表情怎么感觉有些不太对呢。
    她该不会是被自己调教坏了吧。
    自己还指望着染清浅的忠诚度被自己拉满,然后再因为清秋小妹妹背叛自己,让自己获得十倍于【灵剑天行】的「命途」根骨呢。
    到时候天下再大,自己都可以去得。
    还有数不清的仙子姐姐在等着自己。
    一旁——
    楚清商有些头痛地揉着自己的额角。
    她也不知道林溪的脑袋里面究竟在想什么。
    楚清商看出了染清浅的剑道天资。
    她虽然才刚刚筑基,但身上却已经剑意通玄,隐隐有御剑凌天之势。
    这「自在点睛」,对于她来说或许还有些晦涩,但若只是参悟其中一二的话,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可...林溪。
    她就是根木头!
    还是最朽最烂的那种。
    楚清商不知道醉月师姐究竟怎么养的女儿,除了那张貌若天仙的脸蛋以外简直没有继承到一点醉月师姐的优点。
    算了——
    楚清商心里面轻轻叹了口气。
    反正万俟家的那个小丫头也是根木头。
    到时候大不了就算她们两个人平手好了。
    “你们随我来。”
    既然是比试,就要有比试的地方。
    楚清商带着林溪和万俟有红走向藏经阁二层的侧室。
    对于修士们来说,看书看到废寝忘食是常有的事情。看到精彩顿悟之处,再回洞府修行也不现实,还容易错失灵感,所以藏经阁内每层都有不少侧室,供上月宗的弟子们使用。
    林溪跟在楚清商身后。
    她看着‘小十一’师祖婀娜款款的背影,脑袋里面全是楚清商那些好用的cg。
    「双眼被遮蔽的‘小十一’师祖,双手也被缚住。」
    「玄蛇赤墨缓缓游动。」
    「‘小十一’师祖声音轻颤,侧首询问自己在哪。」
    林溪忽然觉得藏经阁内好像都热起来了。
    就在林溪满脑袋思绪乱飘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轻轻握住。
    思绪瞬间归拢。
    她看到染清浅面露忧色,那双浅紫色的眸中稍微有些迟疑。
    然后...染清浅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凑到林溪的耳边。
    “我观那本剑诀...”
    “剑意洒脱自在。”
    “剑非剑,墨非墨,卷非卷,形物皆伪。”
    “林溪小姐...”
    “参悟的时候千万不要拘泥于形制,要找寻那剑诀中的一抹灵动,一抹神意,一抹自在。”
    “...”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有人捻着极细的羽毛,轻搔着耳朵。
    林溪打了个哆嗦。
    她本来想说染师姐这么凑在耳边轻语呢喃,谁能听得清染师姐究竟说了什么啊,脑袋好像都要被搅开了。
    但很神奇的...林溪身上十分之一【灵剑天行】力量仿佛与染清浅极细的声音产生了某种共鸣。
    林溪紧握住染清浅的手。
    仿佛在握着一柄如玉的剑。
    楚清商诧异地看了一眼染清浅。
    这个小妮子对于剑的领悟比她看到的还要惊才绝艳,只是观剑意,她竟然就已经领悟到了「自在点睛」的极意。
    这样的天资...醉月师姐说不定真的会愿意收她为弟子。
    楚清商将林溪和万俟有红带到了侧室。
    她在一方矮桌上将「自在点睛」放下,林溪和万俟有红分别盘坐在矮桌两旁,两人互相面对着彼此。
    “林溪妹妹——”
    “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万俟有红还在放狠话,“只要你向我服个软,也省得到时候丢人。”
    “这句话应该是我劝有红师姐才对。”林溪低垂眼眸,她看着自己面前苍青色的剑诀,脑袋里面满是染清浅轻软宛如呢喃般的低语搅动。
    在林溪身后,染清浅缩着手。
    刚刚被林溪握过的手抽回在袖子里,指尖仿佛还残留着一丝温暖。
    她低头看着林溪的背影神情复杂。
    她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主动上前,还凑得那么近。
    或许,是为了报答林溪为自己站了出来。
    她只是相信。
    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
    “开始吧。”楚清商宣布比赛开始。
    林溪和万俟有红几乎同时伸出手,轻轻将手放在了那本剑诀上。
    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催动神识,进入到那本剑诀中。
    这是参悟秘籍最快的方式。
    然后——
    林溪睁开了眼睛。
    她慢慢将手缩了回来,轻轻搭在两膝。
    在林溪面前,万俟有红眉头紧蹙,豆大的汗珠涔涔的不断沿着少女秀丽的面庞滑下。
    「自在点睛」这种级别的剑诀对于万俟有红的资质来说还是太过晦涩艰难了亿些。
    很快——
    “唔——”万俟有红一声闷哼。
    她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撑着矮桌才慢慢重新坐直了身体。紧接着...抬起头来的万俟有红,就看到了林溪那副无聊发呆的表情。
    万俟有红擦拭着额上的汗珠,“呵...”
    “你倒是放弃得快。”
    然后——
    她就看到了林溪大大咧咧扬起的唇角。
    少女扬起微笑,仿佛恶徒。
    “可能~”
    “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
    “我已经学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