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请背叛我吧,仙子姐姐 > 第三章、我要你当我的宠物
    眼瞳剧烈震颤。
    染清浅被拿捏住了命门。
    妹妹——
    对于染清浅来说就是最重要的存在。
    “对不起。”染清浅无助地向林溪道歉着,心里面满是懊悔。
    她既懊悔着自己的冲动,也懊悔着自己居然会病急乱投医,向恶名昭彰的林溪寻求帮助。
    作为上月宗的小公主,林溪身边肯定有人暗中保护。
    自己的一时鲁莽,葬送的可不止是自己。
    还有...清秋。
    而且,她本来以为林溪只对自己感兴趣的。
    虽然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曾经的‘林溪’,确实只是看中了染清浅的潜力。
    想要让染清浅为己所用,或者——
    干脆毁掉。
    可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轻轻抽吸着鼻子,染清浅在林溪面前也只能慢慢低下了头。
    在林溪的胁迫前,染清浅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她或许可以选择任性,但任性的结果就是妹妹将无法得到治疗。
    对于染清浅来说,那是她不论如何都无法承受的代价。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染清浅总觉得自己在林溪面前好像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自己在她面前仿佛赤身果体。
    她掌握了自己的一切。
    眼前的林溪,和外界盛传的那个嚣张跋扈,恶毒刁蛮但却只知道纵情享乐的仙二代完全不同。
    【你用言语对染清浅进行了调教,她开始对你变得忠诚了。】
    【当前忠诚度:1。】
    【当前奖励:灵剑天行(1%)。】
    【...】
    从染清浅身上,林溪收获到了第一份奖励。
    不是【绝代佳人】也不是【古道热肠】,林溪从染清浅身上获取的,是最重要的【灵剑天行】。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强了。
    同时——
    「剑」,似乎也变成了可以理解的东西。
    【天生恶徒】能让自己收获到相当于眷属们忠诚程度的奖励。
    林溪考量着染清浅。
    只是百分之一【灵剑天行】的力量就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她有些艳羡这些天骄们的才能。
    “我会替染姐姐照顾好清秋妹妹的——”
    从林溪口中,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让染清浅窒息的话。
    “但——”
    她轻轻抚摸着自己脸上的伤口,“或许...”
    “我们需要重新商量一下交易的内容了。”
    “很抱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染清浅内心的尊严在一点一点被撕开蹂躏。
    倔强的女孩子咬着嘴唇含泪的模样总是很难让人忍心继续欺负下去的。
    那是染清浅手中比她的剑还要强大的武器。
    「但是——」
    「好棒。」
    「忽然好像就感到愉悦不止了。」
    林溪的心里面奇怪的感觉泛滥。
    “只是手下什么的实在是太无趣了。”抚摸着染清浅的脸庞,慢慢调整着角度,让泪眼蒙蒙的染师姐将那张姣好的面容抬起面对向自己。
    这么近距离地注视着女孩子的画面实在是让人心满意足。
    放在游戏里大概也会是值得去收藏的cg吧。
    做成皮肤的话,说不定也会有不少绅士愿意为之买单。
    少女歪斜着脑袋,好像在回想着‘林溪’的台词。
    “我要你当我的宠物。”
    她的唇角上挑。
    “什...么...”染清浅眼波剧烈摇晃着,脑袋里面一下子窜过了许多想法,“那怎么可以!”
    “不论是在上月宗内外,你都必须绝对服从我的命令。”林溪指节一下一下地叩击在桌子上,她不紧不慢地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当然——”
    “像是故意让你伤害自己又或者是绝对违背你的道德观念的命令。”
    “你也可以选择拒绝。”
    染清浅紧绷着的身体松弛了一点点。
    「不会让我故意伤害自己又或者是违背道德观念吗?」
    「那...」
    「或许也不是无法接受?」
    少女的内心防线正在一点一点被蚕食瓦解。
    她都没有注意到,林溪开出的条件是她可以选择拒绝,而不是林溪绝对不会开出这样的条件。
    甚至,林溪都没有告诉她,如果她拒绝的后果会是什么。
    如果还是和现在一样呢?
    以她的妹妹胁迫她的话,她真的有能力选择拒绝吗?
    “是...我明白了。”染清浅咬着嘴唇同意。
    「真是好欺负的染师姐啊。」林溪看着就准备同意的染清浅,“我还没有说完哦。”
    “欸?!”染清浅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原来...要求还没有说完吗?
    果然——
    那位恶名远播的林溪小姐,并没有那么良善。
    “从明天起,你必须和我住在一起。照顾我的日常起居。”林溪继续开出条件道,“如果没有我的允许的话,绝对不许离开我的身边。”
    “作为我的宠物。”
    “在上月宗里的社交也必须向我报备。”
    林溪想要观察染清浅与‘主角’的接触。
    在将染清浅养成到可以独当一面,让她收获到海量的奖励之前,林溪还不想让染清浅那么早地就背叛自己。
    染清浅咬着下唇,脸色苍白。
    她忽然意识到...前方是万丈深渊。
    自己将要签下的——
    是绝对的卖身契。
    “当然了——”林溪看着低下头好像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染清浅,“既然是我的宠物。”
    “你每个月都可以从我这里领取一千灵石的零花钱。”
    “你在上月宗的修行以及其他开支,我也会为你报销。”
    染清浅震惊地抬起了头。
    她还记得自己去行会请求赊贷的时候,行会对自己的估值是...两千灵石?
    这还是买下了她的一切的价格。
    而现在,只是侍奉在林溪小姐身边,一个月的零花钱就有一千灵石!??
    “怎么?”
    “你这是在嫌少么?”林溪看着染清浅那种‘委屈’、不敢置信的表情。
    一千灵石确实好像有点太少了。
    游戏里随随便便一本秘籍都要一千灵石。
    “林溪小姐...是认真的吗?”染清浅对林溪的称呼都直接换上了最高等级的尊称。
    她知道林溪平生就好用钱砸人,但是却没有想到林溪开出的价码竟然能这么高。
    一千灵石...靠打工的话自己要多久才能赚得回来。
    在那个巨额的数字面前,林溪似乎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不...染清浅看着面前的少女。
    林溪本来就貌若天仙。
    “我说过了。”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林溪微微蹙着眉头,“除此以外——”
    “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你的妹妹的。”
    “这一点,你自然不必担心。”
    她在「照顾」上咬下重音。
    只是...对于此时此刻,被巨额的数字冲昏了头脑的染清浅来说,她甚至真的觉得林溪可能会帮自己好好照顾好妹妹。
    没有办法,林溪开出的零花钱实在是太多了一点...
    颇有种少女叉着腰洋洋自得:我每个月只给她们十万块钱的工资,并且要求她们每天都必须工作八个小时,我真是个万恶的资本家的奇妙既视感。
    “如果你已经考虑清楚了。”
    “那么——”
    “以道心起誓吧。”
    “我明白了...”明明还在哭噎着的染清浅毫无迟疑地起誓。
    干净利落地甚至让林溪产生了一种她是在害怕自己反悔的奇妙错觉。
    “那么接下来——”
    指尖触碰着脸上的伤痕,林溪看着面前的染师姐,“该是染姐姐为之前的行为...”
    “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
    她歪着头,“替我舔干净怎么样?”
    “欸!??”林溪从染清浅的脸上看到了惊诧,看到了不可思议,看到了扭捏,却...唯独少了几分抗拒。
    「奇怪——」
    「怎么回事?」
    「...」
    隐隐约约地,林溪好像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
    【你用言行对染清浅进行了调教,她对你的忠诚度上升了。】
    【当前忠诚度:10。】
    【当前奖励:灵剑天行(10%)。】
    【...】
    她呆呆地看着【天生恶徒】突然暴涨忠诚度的提示信息。
    “蛤!??”
    不是——
    这个家伙...她是抖m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