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大梁暴君:权臣造反?赏九族消消乐! > 第四十五章清理太医院
    接过药碗仔细这么一闻,院使大惊失色,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陛下,这药碗中的确是有断肠草,但微臣给采薇开的药方中,绝对没有断肠草这一味药,还请陛下明察!”
    叶凌大怒:“朕明察什么?你不过是想说都是手下人所为,呵,太医院的人要害采薇,自然会把你撇开,随便找个小鬼顶上!”
    叶凌负手而立,怒不可遏。
    “竟然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害朕的人,看来朕还是太仁慈了!”
    院使吓得浑身乱颤:“陛下,采薇是微臣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她的父亲与微臣还有多年的情谊,微臣绝对不会害采薇姑娘。”
    “咳咳,陛下……”
    眼见叶凌发怒要失去理智责怪院使,采薇连忙咳嗽着喊了两声。
    果然,一听到采薇咳嗽,叶凌急忙回头坐到了床边::“你怎么样?”
    采薇摇了摇头:“陛下别担心,采薇没有任何不适。”
    “什么没有任何不适,万一你前几日吃的药中都有断肠草……”
    叶凌忽然不敢说下去了:“院使,还不快来给采薇解毒。”
    “是。”
    院使急忙上前给采薇把脉,他现在可比叶凌还要紧张。
    如果采薇真的出了事,他不但无颜面见老朋友,自己也会被牵连责罪。
    采薇轻声道:“陛下,奴婢在太医院待过一段时间,院使大人对陛下忠心耿耿,绝对不会背叛陛下,而且,院使大人待奴婢也很好,这一定是底下的人偷偷干的,跟院使大人无关。”
    “下毒之人,除了想要害死奴婢,还想要离间陛下和院使大人,陛下千万不要上当。”
    叶凌紧紧抱住采薇,心脏都微微酸涩起来。
    “你个傻姑娘,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朕和院使考虑,你放心,朕不会错杀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说完他看了院使一眼,轻声道:“即便此时与你无关,你也沾一个管下不严的罪责,朕说你两句,你也不必委屈。”
    院使老泪纵横:“陛下,微臣知罪。”
    阮筠站在床前,看着叶凌和采薇拥抱在一起的画面,不由羡慕不已。
    也不知道这位采薇姑娘是谁,竟然如此得陛下宠爱。
    亲自给她按摩,亲自给她写字,为了她,甚至责骂太医院院使大人。
    片刻之后,院使起身作揖:“陛下,这断肠草应该是今日刚刚下的毒,采薇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你确定?”
    “微臣敢用性命担保。”
    闻言叶凌这才长舒一口气,抬头看向阮筠微笑道:“你立了大功。”
    阮筠脸颊一红,连忙见礼:“奴婢不敢揽功,是采薇姑娘福大命大。”
    “不错!采薇,你确实是福大命大,这么巧今日有人给你下毒,这么巧,朕就带了阮筠进宫,老天可真是照顾你了。。”
    其实这事儿并不是巧合,而是必然。
    赵佳丽唆使眼线下毒,一直没找到机会。
    今日碰上在宫中举行书法大会,所有人都在为此忙碌,眼线这才找到了机会下毒。
    只是没想到,叶凌刚好带回来一个阮筠罢了。
    让阮筠负责照看采薇后,叶凌便带着院使来到了外面。
    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气势十足。
    “太医院竟然也能混进去奸细,院使,你可知是谁?”
    院使叹了口气:“不瞒陛下,太医院如今鱼龙混杂,微臣的心腹和信任的人并没有多少,可疑的人选却多的很,要一个个清查,并不容易。”
    这几年间,陛下不理朝政,自然也顾及不到太医院。
    于是各路人马都拼了命的往太医院里塞人。
    现如今除了他自己的心腹和信任的人之外,其他的闲杂人等至少有三十多个,这从何查起啊。
    这些,叶凌自然也想到了。
    他想了想道:“既然咱们主动调查查不出来,那就等他自己跳出来。”
    “查出毒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声张,今日你过来,就当做是朕要你为孟邵看病。”
    “回去之后,你来一个瓮中捉鳖,把采薇的药放在一个容易下手的地方,引诱那人主动上钩,抓住他后,再查他身后的主谋!”
    虽然,不用查他都能猜得到,必然是赵佳丽。
    但她毕竟是丞相的女儿,要抓她,还是得人赃并获才行。
    “等除掉这两人,你就好好整顿太医院,把那些你不信任的人,全部赶走!若是缺人手,你想办法从宫外调,或者找你信任的人进宫,朕会给你撑腰。”
    有陛下撑腰,院使自然底气十足,当即领命而去。
    叶凌眯了眯眼睛。
    赵世国,赵佳丽,你们三番四次谋害采薇,到底,她是惹到了你们什么!
    丞相府。
    袁明善和闻公明等心腹大臣瑟瑟缩缩站在赵世国面前,慢慢把书法大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还不忘补充:“大人,谁都没想到陛下藏了一手,他的字,任谁看了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我等,着实没有办法。”
    砰!
    话音刚落,赵世国已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狗皇帝那手字,本相又不是没见过!你们拿这种话搪塞本相,是当本相跟那个狗皇帝一样蠢吗!”
    群臣苦不堪言。
    这事儿丞相不亲眼看到,实在是很难相信。
    他们想解释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一群废物!”赵世国狠狠瞪向他们,咬牙切齿,“这点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群臣闻言,只能叹着气低下头去,一声都不敢吭。
    这时袁明善大着胆子开口道:“丞相,书法大会已经过去了,多说无益,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那五百万两银子的事,陛下接连赚钱,又抄家赵秉冲,多了一笔收入,万一真的让他筹到,咱们可就失去最好的机会了。”
    闻公明这才也跟着道:“是啊丞相,现在人心惶惶,很多人都萌发出倒戈陛下的意思了,再不做点什么,咱们原本的优势,可就要慢慢倾斜了。”
    “哼,急什么。”
    闻言,赵世国却是一点不慌。
    “孟邵他敢公然和本相作对,本相就杀一儆百,好好给他点颜色看看!顺便也让那些大臣们看看,跟本相作对的下场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