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大梁暴君:权臣造反?赏九族消消乐! > 第四十三章自己上门送人头
    “这个世上不可能有人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在书法上脱胎换骨,除非,以前他是扮猪吃老虎。”
    “不错!自从先帝仙鹤,时局就动荡不已,也许陛下只是为了卧薪尝胆,才故意假装自己不行,如今时机已到,便拿出了真正的实力。”
    旁的全都解释不通,唯有这个说法最为才子佳人所接受。
    那么,威胁陛下的人是谁?
    不用问……
    赵世国自己就得滚出来背锅!
    民间慢慢的悄然流传开一种说法,丞相早就和突厥人勾结,意图谋反叛乱!
    陛下看出突厥人的狼子野心,假装荒淫无度,引他们上钩,最后一举歼灭!
    这种说法充满了bug。
    但百姓们不管。
    真相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爽就完了。
    编纂好的书法册子,则全部被唐景崇带回了礼部。
    现如今唐景崇已经彻底变成了叶凌的迷弟,叶凌亲自写下的无价之宝,他怎么舍得流落民间?
    必须放在礼部,好好保护,以供他日夜观摩欣赏。
    不过他在拿走之后,还是大方的允许才子佳人们抄写临摹了一番,这才带走。
    一时间,这篇《兰亭集序》在市井之间、才子之间传得沸沸扬扬!
    另一边,叶凌直接带着阮筠回了养心殿。
    阮筠第一次进宫,难免处处都感到新鲜,尤其是看到干净整洁的养心殿后,心中大为震撼。
    因为民间盛传的故事里,尤其是赵世国所卖的书里,可是把养心殿描绘得如同酒肉地狱一般。
    酒池肉林、各种酷刑、美人戏子……应有尽有。
    但她亲眼所见,又和外面所传全然不同!
    “小邓子,你带阮筠到处走走,教给她养心殿的规矩。”
    进屋把阮筠交给小邓子后,叶凌便直奔里间。
    里面房间,采薇正躺在床上养伤。
    腹部的伤口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再加上古代药物匮乏,她好得很慢,至今都不能坐起。
    叶凌坐到床边,微笑道:“采薇,今日书法大会,你没能去太可惜了。”
    采薇道:“陛下可丢人了?”
    “说的什么话?”
    他手伸进被子,捏了捏她僵硬的腿。
    “朕今日大出风头。”
    采薇抿了抿嘴角:“那采薇未能看到,确实是憾事一桩。”
    叶凌笑了笑:“迟些朕再写一份,专门给你看。”
    大手上下来回按摩,很快就按得采薇浑然软麻,脸色潮红,开始晃动双腿躲避他的手指。
    “别动,这么整日躺着,腿脚都躺麻了,我给你按一按。”
    采薇悄悄把脸别到一旁,不敢和叶凌对视,这才任他上下其手。
    自从受伤以来,叶凌只要一有空就会来给她按摩,每次都是一本正经,从未流露出过任何不妥的神色。
    反而采薇自己,每次都心乱如麻,浑身酥软。
    按完后,叶凌把手拿出来,捏了捏她的脸颊:“怎么样,舒服点没有?”
    采薇轻轻道:“奴婢没事,不劳陛下挂心。”
    叶凌好笑:“不挂心你挂心谁?”
    说实在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就属和采薇相处的时间最长,自然,采薇在他的心中分量也是最重的。
    “你什么都不用想,好好休息就成,想要什么吃的喝的就跟她们说,让她们去给你做。”
    “多谢陛下。”
    采薇眼眶微微泛红,但还是及时提醒。
    “陛下,只剩下几天了,千万不要前功尽弃。”
    叶凌一梗:“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不提这些扫兴的事,知道朕过不几天就好了,那你就赶紧把伤养好,不然,你难道希望朕的第一个女人是别人?”
    采薇脸色迅速涨红,连忙又转过了头。
    “好了,不闹你了,你休息吧。”
    留下两个宫女陪着她说话后,叶凌便来到了外面。
    阮筠学会了宫中的规矩,一看到叶凌,立即行礼。
    叶凌笑了笑:“你学的倒快,行了,这些礼数是应付有人来的时候,没人的时候,你自在些。”
    “过来研磨,朕要再写一份序词。”
    阮筠乖乖走到桌前,好奇看向了桌上的摆设。
    本以为九五之尊用的东西,必然雍容奢华,没想到看着竟十分的古朴。
    叶凌提笔便写。
    除了要给采薇看之外,他还想叫人拿到外面去卖些银子,充实国库。
    这也算另一种意义上的劫富济贫了。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哭喊声。
    “你们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叶凌眉头一皱:“何人在外吵扰?”
    福贵满脸尴尬走上前:“陛下,是淑妃。”
    “是她啊。”
    叶凌了然一笑。
    昨日赵秉冲在朝堂之上撞柱而死,他已经命孟邵前去抄家,男为奴女为婢,彻底解决这个毒瘤。
    倒是忘了,宫里头还有一个余孽。
    他的女儿,淑妃。
    “让她进来吧。”
    按照《梁律》,她是应该直接被打入冷宫的。
    但叶凌近来事多繁杂,给抛到了脑后,没想到她自己先坐不住了。
    得以放行后,淑妃很快就冲进宫中,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陛下!我父亲即便做错了一些事情,他也以死谢罪了,为什么不能饶恕其他人?我母亲体弱多病,在听到父亲的消息后就昏了过去,至今没有醒来!”
    “我还有个三岁的弟弟和五岁的妹妹,他们又该怎么办?还请陛下开恩,让他们回老家做回普通百姓吧!”
    叶凌听着她哭求的声音,简直无动于衷。
    直等到她哭喊完,才淡淡开口:“淑妃,你身为后宫妃子,消息可真够灵通的,昨日早晨,赵秉冲才刚刚撞柱而亡,今天你就得到消息了?”
    淑妃一怔,没想到陛下会注意到这件事,顿时惊慌不已。
    后宫妃嫔,是严禁打听朝堂之事的!
    这个规矩她知道,但这几年她们早已徇私枉法惯了,哪里还记得这是严令禁止的事?
    “臣妾……”
    “你想救你的家人,朕可以理解,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年来被赵秉冲所坑害的贤臣百姓,他们的家人又当如何?”
    叶凌停笔,冷冷瞪向淑妃。
    “何况,你父亲还勾结突厥人,侵犯我大梁江山,害得边关百姓将士惨死无数,他们的家人,又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