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今夜宜贪欢 > 第236章 冥冥中注定
    沈初只觉得周围呼吸都有些稀缺起来,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
    手中资料从她掌心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
    半天后,沈初才愣愣的看向谢泊霆。
    “你确定这资料没错吗?怎么可能!”
    她语气中带着些颤抖,明明自己之前还是一个旁观者,此刻却已经搅和进去。
    要是这一切是真的,那她又该如何面对?
    等等。
    这些事情又有谁知道呢?
    沈初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咽了咽口水再次询问谢泊霆。
    “这些东西有谁知道?”
    谢泊霆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缓缓吐出一句话。
    “需要调查一下。”
    沈初大脑飞速运转,她此刻没有比这时候更加清醒的了。
    最近针对自己的人,只有闻溪和温家二婶。
    既然自己的身份被顶替,那就说明闻溪知道真相。
    闻溪知道的话,那温家二婶也一定知道。
    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对自己动手。
    脑海中一切的疑惑顿时联系了起来。
    她捡起地上的资料,神情分外,冷静的看一下谢泊霆。
    “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谢泊霆缓步逼近,眼神中带着些危险光芒。
    “替你保密,难道不需要报酬吗?”
    沈初撇了谢泊霆一眼,没好气的开口。
    “那你去说,我无所谓,到时候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我就一个人,无牵无挂的。”
    她这话一出,谢泊霆反而笑出了声。
    “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干嘛这么激动。”
    沈初在心中腹诽这话莫名其妙总觉得耳熟,难道对方不是在pua她吗?
    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拿着资料目光陡然幽深起来。
    如果这一切是温家二婶谋划的话,那当年父亲的事又跟她有没有关系呢?
    沈初觉得当年的事情一定十分复杂,而且还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在背后清理线索。
    不然的话,自己怎么连一点消息都查不到?
    正在她陷入沉思之际,谢泊霆忽然开口提醒。
    “你不如去参加闻溪的生日宴会,那天一定会有人迫不及待动手。”
    “只要他们动手就可以试探出原因。”
    不得不说,谢泊霆这话说的很对,沈初也有些心动。
    想要得知真相,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
    原本她就打算去参加宴会的,现在已经得知一部分真相,那就不会处于被动。
    沈初将资料收好,拿出邀请函,仔细确认了时间就是明天。
    谢泊霆的声音传入耳畔。
    “参加宴会,你需不需要男伴?我陪你一起去?”
    沈初果断拒绝。
    “不好,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谢泊霆目光陡然深了几分,“噢,那我可以知道究竟是谁吗?”
    沈初摇了摇头。
    “不可以。”
    丢下一句话,她嘴角扬起一丝丝笑意,抬脚直接回了房间。
    其实沈初压根就没有人陪她去,她就是不想跟谢泊霆一起罢了。
    要是跟谢泊霆出现,恐怕会徒生风波。
    很快就到了宴会遮天,沈初穿上一袭简单的黑色礼服,没有任何装点。
    她只是画了一个素净的妆容,再把秀发挽起盘在脑后。
    干干净净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即使身上的礼服并不是什么名牌,可此刻穿她身上却透出一丝丝贵气。
    阳光明媚而灿烂,温家庭院门口停着不少的豪车。
    红毯铺地,不少黑衣保镖维持着秩序。
    悠扬的音乐声在耳畔响起,光鲜亮丽的客人缓步踏入。
    草地之上,他们三三两两成群,正在讨论着今日的宴会。
    “听说今天打算介绍一下温家找回来的外孙女。”
    “流落在外那么多年,可算是找回来了,估计受尽宠爱,就像温大小姐一样。”
    “说起温大小姐,当初可真是风华绝代,可惜了,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她。”
    沈初穿着银丝高跟鞋缓步踏入红毯,身姿窈窕,又透着些清冷。
    刚才说话的宾客目光落在她身上,不由愣了一下。
    “这个人就是温家认回来的孙女吗?跟温大小姐真的好像。”
    “应该不是,我见过,不长这样,可能只是长得像。”
    听说不是温家外孙女,众人的目光纷纷挪开,只剩下一些男子不怀好意的目光。
    沈初丝毫不畏惧,直接对上他们的目光。
    因为她的毫不畏惧,所以那些人反而收掉了目光,假装跟别人攀谈去了。
    沈初纤细的手指搭在手臂之上,抬脚朝另外一个方向缓缓而去。
    刚一站定,一只手拍了下她的肩膀。
    回头望去就看见温馨穿着一件粉色羽毛装,风一吹便摇曳生姿,其中还有细碎的银丝。
    不得不说,这很符合她的风格。
    “你怎么在这站着走,我们去楼上,姑姑在楼上找了你几天了。”
    沈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温馨直接拉到了二楼的房间。
    房间里温时霜正坐在那里玩着气球,任由下人给她化着妆。
    今天她同样穿着一袭黑色礼服,只是身上镶嵌着一些钻石,显得更加沉稳贵气。
    沈初注视着温时霜,眼圈泛起丝丝的红晕。
    难怪她第一眼看见对方时,就会觉得眼熟。
    原来这一切早在冥冥之中注定。
    温时霜在看见沈初出现时,直接推开下人,起身欢快走了过来。
    “你去哪里了?我这些天都在找你,宝宝。”
    她语气中带着些稚嫩,可一双眼眸亮晶晶的,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
    下人在一旁无奈,一笑劝慰。
    “小姐,你今天要参加宴会还是先化妆吧。”
    温时霜直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不要,我要跟宝宝在一起。”
    最后下人怎么劝,她都不愿意再化妆,可脸上只打了个粉底,并没有画完。
    沈初见状,搀扶住温时霜,声音温柔的劝慰。
    “要不我给你化?”
    温时霜一听这话,乖乖的点头坐在那里,任凭沈初给她化妆。
    好不容易画完后,她指着桌面上的一样东西,眼神期待。
    “我想贴这个可以吗?”
    沈初扫了一眼,略显无奈,因为眼前的是一个粉色的小猪佩奇贴纸。
    要是贴上去,等一下出席宴会的话,会有些奇怪。
    虽然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温时霜的情况,但沈初觉得还是不要表现太多为好。
    她余光一扫,落在旁边的珍珠贴纸上。
    “要不我们贴这个?”
    她纤细的手指拿起贴纸给温时霜推荐。
    温时霜看了看贴纸,又看看沈初,直接取下一颗,贴在沈初的眼尾。
    “宝宝贴更好看,你贴我也贴。”
    最后沈初和温时霜还有温馨都没逃掉,脸上沾上了珍珠贴纸。
    下人来提醒宴会快开始了,沈初便牵着温时霜沿着旋转楼梯拾级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