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少女对不起,重生的我只爱大姐姐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要人前显圣啊
    尽管孙香香总是喜欢夸夸自己温柔又优雅,机智又勇敢,但是事实上她现在还欠缺那么一点点勇气。
    她有些羡慕廖怀玉,廖怀玉要做的事情,就是两个女人以前最期待的,放肆地穿着,尽情的打扮,像那些整天花枝招展的女人一样,去吸引无数人的眼球,让人看看她们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好身材。
    她也知道,廖怀玉是被逼的,才能突破心理障碍走到这一步,而孙香香现在并没有这样的压力,所以依然不敢踏出让她最安心的舒适区。
    孙香香还有些忐忑,廖怀玉会不会从此以后改变性子,甚至连兴趣爱好都变了,以后成为那种交游广阔,有着丰富社交生活的正常人,再也不会和孙香香一起躲在二楼的房间里玩孤芳自赏的换装游戏?
    甚至再也不会成为孙香香最好的闺蜜,她会交到更多的朋友,慢慢地和孙香香变得疏离?
    孙香香轻轻叹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而在人生的这条路上,走着走着就散了也很正常,顺其自然吧。
    她总不能为了留住廖怀玉这个朋友,就去阻止,然后让廖怀玉一直和自己像怯弱的小兽一样,在树洞的边沿探头探脑,闻着森林里清新的空气,感受着微风抚过,听着更多动物们的鸣叫,却始终不敢爬出那个洞口。
    孙香香看着刘北和廖怀玉离开,一只脚踏出了门槛,又缩了回去,轻轻掩上了自家的门。
    白果园巷的气息依然热烈。
    巷子里的居民几乎没有出门的,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
    2007年的时候,郡沙还不是网红旅游城市,也没有打卡一说,大部分来郡沙的都只是把它当成前往湘南其他景区,例如张家界、南岳衡山以及韶山的中转站,爬岳麓山的都不多。
    至于后来人满为患,需要提前预约的橘子洲头,刚刚把一千多居民迁走,正在进行公园改造,还要两三年才能再次开放。
    至于白果园巷旁边的步行街,曾经名列全国十大步行街中,现在也没几个人在走动,这地方不吸引游客,倒确实是本地市民会来走走的地方,尤其是学生党会在这里逛逛,只是现在暑假,大学生也基本离开了郡沙,而无所事事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和高中生,也没什么消费力。
    刘北和廖怀玉就显得有些引人注目了,街边店铺里打着哈欠,坚持上班的姑娘们,看到帅气的刘北,还有身材夸张的廖怀玉,都不由得精神一振。
    什么年代都一样,大家都喜欢看帅哥美女。
    “好多人看我。”廖怀玉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中,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让她想起了读书的时候,去讲台领取奖状的情景。
    领了奖状可以快速回到自己座位上,然后低着头看自己的奖状,同学们继续盯着她看几眼也就没事了,可是现在路上的目光似乎没完没了,总有带着各种各样意味的眼神在打量她。
    她习惯性地低了低头,又抬起来,甚至更加昂首挺胸,她旁边是刘北啊,这么帅气的一个男孩子,自己要是畏畏缩缩的,岂不是给他丢脸?
    可是有一个老伯伯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她胸口,还是让廖怀玉习惯性地抬手挡了挡,给了对方一个白眼,这些男人怎么无论什么年纪,都如此肤浅?
    刘北也是,只不过刘北没有那么让人讨厌……
    “看你,说明这个世界的审美还是正常的。”刘北想起了一个红色的著名女性用户占绝大多数的app,在那里各种各样身材管理欠缺的女性会得到无上的赞美“你们不知道她这种身材底子有多好”,“她怎么可以笑得这么自信”,而像廖怀玉这种天生尤物,就会被口诛笔伐。
    可是现在感慨这个,多少有点虚空索敌了,刘北轻咳一声,“你要尽快习惯。等会儿老同学见面,他们肯定更加热情地盯着你看,你要还是像现在这么兴奋,难免显得奇怪。”
    “我兴奋吗?”廖怀玉握紧了拳头,“我感觉只是紧张,还有些后悔……那天要是没有遇见章慧就好了。”
    “你现在看上去就像以前,只有在过年才有新衣服穿的小孩,换上了新衣服以后,恨不得在雪地里跑两圈,把街头巷尾的邻居家都串一遍门。”刘北笑着说道。
    这很正常,其实只要打破了心理障碍,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关注?她们天生就是这样的动物。
    “哪有?”刘北说得廖怀玉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轻咳一声,瞟了一眼旁边和往日区别明显的他,“那你呢?做这种事情……你好像轻车驾熟?”
    没错,刘北就是给人这样的感觉,廖怀玉百思不得其解,他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露出破绽,一点也不兴奋于混迹到社会青年男女之中把他们耍得团团转,一点也没有期待晚上会发生些什么?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能够保证两个人的行动安安稳稳,不会出现意外……那种强大的自信和掌控感,让廖怀玉安心之余,又有点无法理解。
    就像他的设计才华一样,都是与生俱来的吗?他时不时地展现出一些才能,随即惊艳他,而现在他的这种自信尽管不会直接让人产生惊艳感,却让人有更多的信任,甚至被折服?
    “不是轻车驾熟,而是对自己有信心,觉得即便出现什么意外也能够游刃有余地解决,自然就会是淡然的态度。”刘北双手插在兜里,眯了眯眼睛感受从高楼的间隔中泄露下来的阳光,“对了,时间还早,我们坐公交车过去吧。”
    “我觉得你是因为脸皮厚,被戳穿了你也毫不在乎。”廖怀玉其实很认可他的说法,可是不能惯着他,免得他更加为所欲为,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揶揄丝毫也不会动摇他的自信。
    至于一起坐公交车过去,廖怀玉倒也没有意见……最主要的是她根本就没有“人前显圣”的经验,只觉得自己改头换面出现在同学面前,惹人注目就已经够让她紧张和兴奋的了,没有去想要让老同学认为她现在多么的成功,多么的有钱之类的。
    本来就没有成功,也没有什么钱,廖怀玉和绝大多数女人一样,都有点虚荣,但是这点虚荣并没有到惹人生厌的程度,而是在“可爱”的范畴。
    很多男人都会觉得女人有一点点虚荣心是很可爱的,尤其是有一定能力的男人,当他们满足了她们那点虚荣心,看着她们迫不及待地去炫耀,得意扬扬的样子,也会很有成就感。
    毕竟男人生来就是一种喜欢在各个方面满足女人的生物,尤其是有些时候,他们甚至把能够让女人得到满足,看得比自己满足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