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香江:王者崛起 > 0923【千金买马骨】
    程一峰今年三十七岁,脸皮白净,身材高大,长相俊美,与上一世《赌神》扮演者周润发差不多帅气,额头和眼角连一丝皱纹都没有,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他是二十来岁小伙子。
    作为纵横赌坛大佬,程一峰赌术精湛,从未有过败绩。
    今天他也是喝多了点酒,与他喝酒的是澳门的一些地下大佬,有开赌场的,有搞帮派的,还有一些所谓的“企业家”。
    酒过三巡,这些人就怂恿他来新世界赌场玩玩,意思很简单,澳门那么多赌场都禁止你进入,偏偏这家对外宣布,谁都可以进去赌,你要是不进去的话,岂不是对不起你这身赌术?
    还有的直接用激将法说,新世界赌场之所以敢这样大言不惭,就是料定你不敢进去赌,为什么?因为这家赌场背后有个大靠山,是个不敢招惹存在,比澳门何赌王还要犀利。
    程一峰当人知道他们所指这个“恐怖存在”是谁,毕竟杜永孝可是在澳门枪杀过数人,这些人又都是澳门黑白两道最凶最狠人物。
    放到平时,凭借程一峰惊人定力,一定不会被这些话左右,奈何他今晚喝了酒,脑袋有些发癫,被人一激将就顶不住,敲桌子站起来道:“不过就是一区区杜永孝,我怕他呀?他咬我呀?你们就等着瞧,看我把新世界赌场掀翻再说!”
    程一峰也是说到做到之人,发下誓言之后就直接来到新世界赌场。
    那些黑白两道大佬见他这样,就吆喝着跟着过来看热闹。
    还别说,新世界赌场还真是来者不拒,作为澳门被禁止入内的程一峰竟然真的可以进入赌场。
    程一峰借着酒劲儿开始在赌场内大杀四方。
    新世界赌场的那些经理,主管,还有荷官都是白牡丹高薪聘请的,尤其那些荷官,几乎以一敌三,都是赌术高手,奈何程一峰是谁?大名鼎鼎“鬼手”,就算在他们面前出千,他们也抓不到把柄。
    一时间,程一峰犹如狂风扫落叶,席卷整个新世界赌场,仅仅用一百块筹码,就赢取了三百万港币。
    赌场热闹非常。
    那些黑白两道大佬们看着程一峰这么厉害,一個个兴奋异常。
    他们一方面对程一峰的赌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愧是鬼手,简直杀得这边荷官片甲不留。
    另一方面,他们早对新世界虎视眈眈,对这家赌场的利润垂涎欲滴,今天借助程一峰给这家赌场来一个下马威,看看那个叫白牡丹的女强人以后还敢不敢端着架子。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今晚杜永孝竟然也突然出现,出现在新世界赌场内。
    杜永孝是谁?
    人的名,树的影。
    凡是知道杜永孝的人,就都知道他“血手人屠”和“净街虎”绰号,就算不太清楚这些血腥内幕的,最起码也知道杜永孝是香港第一华人警务处长,是香港商界大亨。
    所以杜永孝的出现立马引起轩然大波。
    “天啊,真的是杜永孝!”
    “我在电视上见到过他!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实在太激动。”
    那些观众看到杜永孝,一个个激动地不能自己,就像看到电影大明星一样。
    黑白两道那些大佬却有些畏惧地缩了头,生怕杜永孝看到他们模样。
    对于他们来讲,他们在别人面前各个都是猛虎豺狼,唯独在杜永孝面前,他们都是臭虫蝼蚁,杜永孝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捏爆他们。
    此时,甚至有几个大佬后悔怂恿程一峰过来捣乱,万一杜永孝追查下去,他们就脱不了关系。
    当然,也有一些头铁大佬,认为杜永孝再怎么厉害,也是个人,现在得罪他的是程一峰,又不是他们,他们怕什么?
    而作为当事人的“鬼手”程一峰,当听说杜永孝也出现在赌场,并且邀请他去贵宾厅要和他亲自赌一把时,程一峰的酒立马醒了七八分。
    程一峰为人虽然傲慢,自恃很高,但也知道自己只不过赌技厉害,轮到真正实力,给杜永孝这位超级大亨擦屁股都不够。
    所以当他听说杜永孝邀请自己赌一把时,第一反应是拒绝。
    毕竟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赢了的话,怕杜永孝恼羞成怒发火,到时候他连赌场大门都出不去,搞不好还会被人绑了石头沉入濠江喂王八。
    输了的话,今晚不但名气扫地,估计还要把赢来的钱全部吐出去。到时候他程一峰在澳门可就真的混不下去。
    所以说,无论是输是赢,他都不能和杜永孝赌。
    目前最好办法就是借故拒绝,然后拿了赢来的三百万直接滚蛋。
    可惜,程一峰心里是这样想的,那些怂恿他来的黑白大佬们却不愿意就此罢手,他们还想继续看好戏,想要看到杜永孝输给程一峰。
    原因很简单,杜永孝乃是商界天骄,传说纵横港澳从无败绩,如果这次能够见证他在赌桌上铩羽,那么他们死也无憾。
    一个人的运气,怎么可能一辈子都那么好?
    这是他们最不服气的。
    正在打退堂鼓的程一峰还在想着找什么措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些大佬已经开口说要帮他加筹码,又说要买他赢,有的甚至说给他筹码让他帮忙去赌-——
    程一峰一看这种架势就知道今天这是走不了了。
    丢你老母!这些大佬各个吃人不吐骨头,把他架在火上烤。
    白牡丹实际上也不愿意程一峰就这么离开,倒不是她心疼那三百万,对于她来说既然开赌场那么就要认赌服输,问题是今天难得看杜先生上场赌一把,以前可是没听说过他会赌术,这样机会怎能错过?
    在白牡丹还有那些大佬的“劝说”下,程一峰连婉拒的借口都没用说出,就被簇拥着进去贵宾厅。
    他们这帮人大张旗鼓,其他人却只能叹息不能跟着过去看热闹。
    没办法,他们只好守候在贵宾厅外面,等待里面传出消息,也好过一过好奇的瘾。
    杜永孝大战程一峰,想一想就很吊!
    到了里面,程一峰第一眼就看到正端坐在里面,姿态悠闲,举杯饮茶的杜永孝。
    他看着杜永孝,
    杜永孝也看着他。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
    作为一代“鬼手”,程一峰的气场很足,尤其在他和人对赌时候,从来都是从气势上碾压对方。
    再加上他本身长相俊美,身材高大,梳着大背头,模样很像上一世赌神周润发,因此很多女粉丝都对他痴迷的不要不要。
    那些黑白两道大佬们也对他青睐有加,认为他是个霸王级人物。
    可是此刻,当气场爆棚的程一峰出现在杜永孝面前,那种气场和气势的差距立马就显现出来。
    杜永孝只是那么简简单单坐着,一只手举着茶杯饮茶,轻轻瞥一眼进来的程一峰,程一峰立马就觉得压力山大,一股无形气场辐射而来,竟然逼退他后退一步。
    不但是他,簇拥着他们进来的那些大佬们也被杜永孝这无形气场推的向后退去。
    此刻的场面很有趣,他们仿佛千军万马而来,杜永孝却独独一人,一个眼神就把他们集体逼退。
    白牡丹和颜雄两人亲自看着这一幕,对于杜永孝不怒自威的一幕他们早已熟悉不过,感觉这很正常。
    可赌场经理和那几个荷官见状,却惊讶于杜永孝的气场强大。
    尤其那位经理脑海里寻思,眼前这个才二十多岁大佬,气场好像比他见过的赌王傅老榕还要犀利,甚至于之前的“澳门王”何东爵士有的一比。
    要知道“澳门王”何东在澳门可是神一样存在,能够让这位经理把杜永孝拿来和何东比较,说明杜永孝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
    可以说此刻不管是认识杜永孝或者不认识杜永孝的,都切身感受到杜永孝带给他们的强大气场。
    尤其程一峰,首当其冲。
    程一峰自诩纵横濠江,认识的大佬也有很多,何爵士,霍大佬,甚至连老赌王傅老榕他都曾经见过,可没有一个像杜永孝这样年轻,这样犀利,简简单单一个眼神就能让你感受到刀般的锋利。
    “鬼手程一峰么?请坐!”
    杜永孝朝程一峰做了一个手势。
    程一峰清醒过来,知道现在不能退缩,相反,还要变得更加强大,因为他面对的对手太强。
    “杜先生,你好!”程一峰按照江湖规矩朝杜永孝抱拳道。
    “不用拘谨。”杜永孝笑笑,看一眼众人,“大家也请坐。”
    杜永孝平易近人的语气,与他刚才无意中露出强大气场判若两人。
    程一峰坐下。
    白牡丹亲自为他们服务,给他们端上茶水。
    杜永孝开门见山,“我说过的,不要拘谨,我们玩一局。”
    “不知杜先生想要怎么玩?”此时程一峰也恢复冷静,那个面对任何场景都能保持情绪的“鬼手”又回来了。
    “我这人不怎么懂赌,那就玩点简单的。”杜永孝朝旁边示意一下。
    颜雄当即让人取出十副扑克牌放到桌子上。
    杜永孝指了指那些扑克牌,对程一峰道:“这十副扑克当中伱可以随便选一副,然后我们随便抽一张选大小。大的赢,大王最大,小王最小,如何?”
    程一峰一愣,这样赌也太简单,“好!”
    程一峰不愿意气势上输给杜永孝,当即选了中间那副扑克。
    这时候有荷官出现,先是捋起袖子,张开手给大家看看,意思是他没有出千和作弊,然后才拿起那副扑克当着众人面儿开始洗牌。
    哗啦啦!
    哗啦啦!
    须臾——
    啪!
    放回桌子,退后站立。
    杜永孝做了一个邀请手势,“来者是客,你先挑!”
    程一峰笑了笑,刚才荷官洗牌时候他注意的很清楚,对方的确没有出千,也就是说这次他和杜永孝比的是运气,而不是技术,因为这副牌没过他手,他本人也不能作弊。
    为了显示自己清白,程一峰指了指其中一张牌道:“我要这张!”
    杜永孝笑了笑,指着旁边道:“既然如此,我要这张!”
    啪!
    颜雄站出来,亲自动手把其它牌挪开,只剩下这两张牌在桌子上。
    “现在正式开始,”杜永孝笑着对程一峰说,“我们各自追加筹码,三千万封顶,不追的算作输,怎么样?”
    “好!”程一峰在赌桌上还从未怕过谁。即便面对的人是杜永孝这样大人物。
    何况三千万封顶,这样就不惧怕杜永孝无限加码,靠着庞大财力取胜。
    “你好像有三百万是吗,那么我就加上三百万,再添两百万,一共是五百万!”杜永孝笑着把筹码推上前。
    程一峰看一眼杜永孝:“你不看底牌?”
    “为何要看?”杜永孝道,“我有信心赢你就好。”
    程一峰皱起眉头,他道:“好,我追加两百万!”
    很快,桌子上筹码一千万。
    杜永孝继续道:“我再加两百万,你跟不跟?”
    程一峰一楞,“跟!”
    “我再加三百万。”
    “我还跟!”
    很快,赌桌上已经高达两千万。
    周围看热闹的人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干脆点,这次五百万!”杜永孝继续加码。
    程一峰有些扛不住杜永孝这种加码方式,看向身后那些支持他大佬。
    那些大佬捏着下巴,看着他。
    程一峰明白他们在想些什么,犹豫了一下终于主动取过自己那张牌,仔细翻看。
    程一峰算计的很完美,手中这张牌要是太小,他就施展鬼手把他变成大王,大王最大,不是吗?到时候杜永孝就输定。
    程一峰身后那些大佬也都是这样想法,所以当程一峰打开手中纸牌时候,他们看见了,那赫然就是大王!
    也就是说,程一峰运气爆棚,竟然选到最大一张牌。
    岂有不跟之理?
    当即那些大佬纷纷慷慨解囊。
    “程生,我资助你一百万!”
    “我资助你两百万!”
    “我也资助你两百万!”
    在他们看来,这次程一峰赢定,连不出千就能赢!
    程一峰也很高兴,这辈子他和很多人赌过,唯独这次最过瘾,竟然手气爆棚。
    “跟了!”
    程一峰豪气万丈,直接把五百万筹码推出去。
    此时赌桌上已经有三千万筹码。
    杜永孝笑了,耸耸肩道:“看起来你的牌面很好。”
    “还可以。”程一峰一脸得意,心说这次不出千也能赢你!还以为你杜先生有多厉害,不过如此!
    眼神流出一丝轻蔑。
    那些支持他的大佬也都有些看轻杜永孝了,认为之前那些传说未免有些夸大。
    “既然如此-——梭哈!”杜永孝把面前筹码全部推出去道。“一把定输赢!”
    杜永孝梭哈的筹码足足有一千五百万!也就是说,这次他拿出三千万和程一峰对赌。
    程一峰笑了,他感觉出来杜永孝这是在造势,想要靠梭哈筹码逼迫他认输。
    那些大佬也笑了,本来他们还嫌赢的不多,现在既然杜永孝梭哈,那么他们也不介意一口气赢下三千万!
    “大家怎么看?”程一峰悠闲地回头问那些大佬。
    “咳咳,既然杜先生这么想玩,我们就陪陪他!”
    “是啊,我资助你三百万!”
    “我五百万!”
    “我也来五百万!”
    那些大佬纷纷叫嚣,认为杜永孝这次输定。
    很快,程一峰也推三千万筹码出来。
    桌面上堆满筹码,总数高达六千万。
    看着这些如山筹码,杜永孝此时才算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赌。
    不说别的,就这种不出半点力就可以一夜暴富,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任谁也禁不住诱惑。
    紧张刺激的时刻终于到了。
    现场众人也禁不住骚动起来。
    尤其那些大佬们,此刻迫不及待想要见证杜永孝输给程一峰。
    程一峰也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掀牌,证明自己比杜永孝强,让杜永孝输的心服口服。
    可就在程一峰要动手掀牌时候,杜永孝却快他一步,啪嗒,把自己那张底牌掀开。
    轰!
    现场一阵哗然。
    再看那张牌,赫然也是一张大王!
    “怎么会这样?”
    程一峰一脸懵逼。
    那些大佬也一脸懵逼。
    杜永孝笑眯眯地望着程一峰道:“记得不错,一副牌应该只有一张大王才对!如果程生你的底牌也是大王的话,那么就只能有一个原因-——你作弊!”
    程一峰脸色阴沉,手在牌上不知该不该掀开。
    “当然,程生你号称鬼手,就算作弊,我们也是看不出来的,不是吗?”杜永孝翘起腿,悠闲地端起茶杯,目光凝视程一峰。
    程一峰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没把底牌掀开,直接道:“我输了!”
    “不是啊,为什么你开牌?”
    有位大佬忍不住道。
    程一峰扭头瞪他一眼。
    那位大佬看向虎视眈眈的颜雄等人,还有赌场那些打手,这才醒悟。
    不开牌只是输钱,
    开牌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毕竟在赌场作弊可是大忌。
    “认赌服输,好!程生果然痛快!”杜永孝起身赞道,“那么这次赌牌结束?”
    程一峰站起身道:“是的,我输了!杜先生犀利!”朝杜永孝竖起大拇指,眼神闪烁。
    “送客!”
    杜永孝招呼道。
    颜雄开始把其他人往外送走。
    热闹的贵宾厅很快没人。
    等到程一峰要离开时候,杜永孝道:“请留步!”
    程一峰扭头看向杜永孝:“杜先生,我已经认输,你还想怎么样?”他以为杜永孝还要找他茬儿。
    “程生你莫要误会,你不觉得现在你这样出去会很危险吗?”杜永孝迈步上前,走到程一峰面前,“刚才支持你的那些人,可都不是善男信女,你一口气输掉三千万,怎么还?”
    “我——”程一峰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他赌术精湛,但花钱向来大手大脚,全部积蓄也不是很多,三千万对他来说的确是个难题,最主要那些大佬有些是道上混的,不能招惹。
    杜永孝见程一峰沉吟不语,打个手指,白牡丹当即把三千万筹码端过来,递给程一峰。
    “杜先生您这是-——”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三千万买程先生以后驻扎本赌场如何?”杜永孝笑道。
    程一峰似乎在考虑什么,须臾道:“话我知,杜先生,你是不是作弊?”
    杜永孝笑了,“你应该早就看出来,你钟意出千,我却钟意设圈套……”
    程一峰苦笑:“所以说那十副扑克牌每一张全都是大王,只要你比我先开牌就稳赢!”
    杜永孝点点头,“这次你是受名声所累-——鬼手鬼手,不就是告诉别人你很会出千,很懂作弊吗?所以你只要在我之后亮出那张大王,在外人看来就一定是作弊!”
    程一峰无奈苦笑,“这就是格局呀,我懂的只是不入流的技术,杜先生你施展的却是心理战。”
    杜永孝笑了,“所以说,最高的赌术其实就是心理战术!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杜永孝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白牡丹和颜雄说的。
    白牡丹和颜雄不禁点头,此时他们对杜永孝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杜永孝不想再多讲,再次看向程一峰道:“现在如何?程生是否愿意加入?”
    程一峰看一眼那三千万筹码,没有这些钱,估计他过不了今晚。
    “我还有别的选择?”
    杜永孝摇摇头:“没有。”
    “那我跟你!”
    古有千金买马骨,现在杜永孝拿三千万买下他程一峰,也值了!
    就在杜永孝搞定程一峰,为白牡丹赌场罗致一枚顶级人才而暗自高兴时——
    叮铃铃!
    电话响了。
    颜雄走过去接听电话。
    须臾——
    神色古怪地走回来,俯身到杜永孝耳边道:“干爹,香港那边传来消息——连浩龙,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