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 414.第414章 遇到不得了的事情了!
    第414章 遇到不得了的事情了!
    “天狱?”神元化身听到钟馗的话,下意识的看向了对方:“这就是传说中天庭的天牢?”
    郭霖只感觉不可能。
    道门传说中,天牢是天庭关押邪灵妖魔和犯错神灵的地方。
    那处三星堆遗迹的大罗天景象是天牢?然后还被现实的人模仿建造出来了?
    想想都觉的不应该才对。
    钟馗又愕然的问:“尊者,谁说天狱只有一处?”
    “不是吗?”郭霖一愣,在道门传说中是如此啊。
    钟馗反问道:“现实里牢狱只有一处吗?应该各地都有牢狱吧?”
    郭霖听到这话明白了。
    看来道门传说也不能完全拿来判断大罗天的事。
    按照钟馗的说法,大罗天中的天狱不仅一处,应该是分区域有不少处,如果有天庭的话,道门传说中天庭的那一座应该是中心处。
    现在那看到的那一座就是某个区域中的一处天狱。
    至于那一处三星堆遗迹应该就是当时哪位神牌让信徒仿照那一座天狱建造的监狱。
    显然,这一座监狱是没有天狱的功能,所以,随着时间推移变成了废墟遗迹。
    不过,郭霖有一点想不通。
    那就是按照专家的说法,三星堆遗迹是上古蜀国部落遗迹。
    这上古蜀国部落就牵扯到了两位传说人物:蚕丛和鱼凫!
    李白不就有句诗:‘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就是这位两位。
    传说中,这两位有记载的都活了几百岁,没记载的不知道多少年。
    自然,这也都是被当做传说,是古代人将之神话了。
    如果没有看到这一座天狱,郭霖或许也觉的如此,可现在看到这天狱,他有些不确定了。
    那这座监狱可能就是这两位让人建造的,毕竟在他们的国都里。
    难道这蚕丛和鱼凫曾经也是神牌,甚至还掌握了一处天狱?
    可道门传说中,真没有这两位的神位传说。
    这一点他现在也不明白,毕竟没有任何资料可以提供他佐证。
    可如果那是天狱的话,那他或许明白那两个化作邪灵的光头一系神牌会和那位倒霉神牌在一起的缘故了。
    他们不是在泡茶,而是那两个邪灵曾经应该被关在天狱之中。
    那拿着枷锁的倒霉神牌或许是某位掌管刑狱的神牌,就是传说中看守天狱的天兵天将之类,也就是相当于现实里的牢头或者狱卒。
    三星堆遗迹之中。
    郭霖身上散发的灵光消失了,看着画板上的画,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
    三星堆遗迹自出土开始就被那些个专家研究了又研究,各种说法都有,应该没人会想到这一处其实是一座监狱吧?
    还是仿照大罗天一处天狱建筑的监狱。
    只是具体而详细的状况,时间太过久远,怕是永远没人能彻底清楚。
    见半天没有动静,褚先生也带人走了过来,询问:“郭道长,现在没事了?”
    “嗯。”郭霖点了点头。
    褚先生这时也靠近那画板,看着上面的画像惊讶的道:“郭道长,你这画的是?”
    郭霖也没有隐瞒,解释道:“就是这处遗迹原来的一部分样子,监狱的内部一处!”
    “???”褚先生顿时惊讶的看向了那张画?
    这三星堆遗迹原本是这样子的?
    不对!
    郭道长是怎么知道是这样的?还画出来了?
    难道郭道长刚才施法,透过了时光长河,看到了遥远的古时场景?
    这……
    郭霖在褚先生惊讶的时候,也吩咐了对方一句,让对方派人去南江那边查看是不是有那两个逃出天狱的神牌消息。
    如果那两个已经化作邪灵的神牌真有特殊办法存活下来,一定会在南江那边闹出动静的。
    就比如之前的那些神牌一样。
    一个自我封闭封印无数年的神牌,突然复苏,力量却枯竭了,外界又没有灵气补充,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恢复一些力量。
    不然一丝力量都没有,就算能感应大罗天也没有办法进入大罗天。
    封印解除了,没办法回到大罗天补充本源,最终就会真灵消亡。
    所以,他们必须搞事增加力量,不是靠信徒信仰就是靠莫名的邪灵能力,就如旗檀那影响老太把全村用老鼠药送进医院,或者像绊锁判官在闽市搞出来的状态。
    半天时间,褚先生才反应过来,按照吩咐安排了起来,离开三星堆遗迹之后,他马上拿着那张画找到了程建新。
    程建新也来了南江,只是之前开错口被小惩大诫,暂时不敢出现在那位郭道长面前。
    经过治疗之后,哪怕现在身上带着十多种病症,气色也是好了很多。
    “领导,三星堆遗迹那边的情况了解清楚了?”程建新见面后也是关心的问。
    “嗯。”褚先生点头,拿出了那张画递给了程建新:“看看这个。”
    程建新惊讶的道:“这画的是什么?这画工似乎很好,画画的人画技很好,而且,这上面两个符号是什么?”
    褚先生马上解释道:“这是郭道长画的画,他说这是那处三星堆遗迹原本的样子,是一个巨大监狱的内部,所以,那两个符号应该是‘监狱’两个字。”
    “怎么可能?”程建新完全呆了。
    要知道那三星堆遗迹,推测能追溯公元前1100-3000多年时间。
    这是几千年的时间距离啊。
    郭道长厉害是真的,可这位道长真的能跨越时间长河看到这种情景?
    “是不可思议。”褚先生也是惊叹的吩咐道:“所以,我需要你带人去继续挖掘,按照这图的位置,看看能不能证明这画的真实性。”
    “领导,我知道了。”程建新没有犹豫,以最快的速度再次组织人到了那一出三星堆遗迹。
    这一次,他打算泡在这里一段时间,怎么都要挖掘出一个所以然。
    可有的时候,人越是要做好长期奋斗的准备时,往往要奋斗的事情就不经意完成了。
    碰!~
    才挖掘2天时间,一道轰然的倒塌声便顷刻响起。
    这样的遗迹挖掘,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事,所以,很多考古学家挖掘的时候都非常小心翼翼。
    可程建新不同,他是为了挖掘真相,不是为了考古。
    程建新第一时间赶上前,坍塌的那一处已经粉尘飘荡,随着那粉尘慢慢消散,两块残破的栏杆状东西露出了土面。
    见到这一幕,程建新微微瞪大双眼。
    “这里有大发现,上面有两个字符!”一道惊呼声突然响起。
    程建新听到这,急匆匆走过去,就见一个挖掘的人指着一块石壁,当他看向那块石壁上的两个字符时,下意识的打开了画像。
    真是如此,一模一样。
    可他又感觉不对劲,经过这么时间,几千年,这石块上的字符怎么会还如此清晰?
    这不合常理。
    可说常理,郭道长和清风观有一点合常理的地方?
    程建新只感觉脑袋要炸。
    想着,他也马上拨打了一个电话给褚先生。
    南江。
    褚先生正在一个招待所里等待着消息,不是程建新挖掘三星堆遗迹的消息,而是那些派在南江的人调查的信息。
    郭道长说那三星堆遗迹里还有另外两个神离开了,可能就在南江,他必须快点打探清楚,趁着郭道长还没回去,让郭道长顺便处理了。
    毕竟他找不到第二个能够可驱神的道门天师了。
    可惜,2天时间了,没有一点消息。
    见程建新电话打进来,他也马上接听:“怎么了?是挖掘遇到困难了?有什么问题我帮你调度。”
    程建新带着惊叹的声音传来:“领导,不是遇到困难了,是挖掘遇到坍塌,已经有结论了,我发照片给伱,你别惊讶!”
    褚先生挂了电话,马上收到了程建新传来的照片,当看到那石碑上的两个字符,他张了张嘴。
    郭道长真的看到了几千年前那三星堆遗迹的情景,还将之画了下来?
    他这又见识了郭道长的一种神奇能力!!!
    …
    南江。
    一处庄园内,吴长飞和赵婉从里面开着一辆车出来了。
    这庄园正是赵康这个南江商会会长的家。
    一个是闽*商会吴会长的儿子,一个是南江商会会长的女儿,两人联姻可谓是让商业圈子非常轰动的。
    在双方家长一起前往了清风山一趟之后,两人就正式在一起了。
    吴长飞没有继承家里产业的打算,就喜欢画画,赵婉却是进入了赵家集团工作了,所以,热恋期,吴长飞就来南江那边赔她。
    两人的车子开入了一家国际超五星级酒店停车场。
    这种级别的酒店在国内没有多少,绝对不是普通人赶来消费的。
    有这么一家酒店也代表了南江的繁荣。
    进入酒店,赵婉带着吴长飞坐上直通顶层包厢的电梯:“这酒店顶层有一个特殊的派对包厢,价格昂贵,更不是谁都能订的到的,今天是我那个闺蜜小洁举办的派对,也都是我们圈子里的一群人。”
    “都是二代?”吴长飞显然明白,在闽市那边,这样的派对不少,只是他并不喜欢,他觉的那一群二代没有追求。
    赵婉见他这样,也笑着说:“放心好了,我这一圈子里的都是有追求的,并不是那些胡搞的。”
    话才说话,一阵派对重金属dj音乐就传来了。
    电梯门打开,直接就是包厢里的情景,可两人看到里面的情景,直接就傻眼了。
    只见大小衣服满地飞,还有各种羞耻的声音此起彼伏。
    还有那一对对车灯!
    “????”吴长飞甚至看到了赵婉那个闺蜜小结,在她的前后竟然都有一个上火的男子。
    这是正常的派对?
    明明就是**派对。
    关键是这些人还这么会玩?
    最主要的是赵婉竟然带他来参加这种派对?
    她这是什么意思?
    赵婉看到里面的情景,都脸色苍白的看着吴长飞:“我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信吗?”
    也就在她话落时候,突然感觉胸口有些烫,那是她带着的安神符,是从清风苑功德殿兑换来的。
    吴长飞也一样如此,就感觉胸口带着的安神符不对劲。
    两人急忙将那安神符拿出来查看,就发现符箓上刻画的符纹竟然在快速变淡,镇长符纸也在快速变成飞灰。
    两人脸色瞬间变了。
    都去过清风观,见识过玄奇的事,两人知道自己这肯定是遇到不得了的事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