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 395.第395章 如此封山的吗?这一家子绝对进
    第395章 如此封山的吗?这一家子绝对进不去!
    褚先生看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雪状,赶忙把手机对准了其他地方,手机视频马上恢复了正常。
    可再次将手机屏幕对准山脚那一圈迷雾,又是变成了雪状。
    哪怕是他把手机对准了山腰位置,依然可以拍摄出视频,只有那一圈迷雾是那样的。
    “褚先生,怎么了?”程建新看出褚先生脸色有些不对,好奇的询问。
    “你拿手机拍摄一下四周。”褚先生提醒了一句。
    程建新点头,拿出手机对着清风山拍摄了起来,仅仅片刻,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这山脚的一圈迷雾不同寻常,应该就是之前刀锋和灰雀遭遇的吧?”
    褚先生点头。
    之前刀锋和灰雀就因为进入那一座山中,在山边缘就被迷雾困住了,甚至根本没有办法出来。
    “原来清风观说封山是这样的封的。”程建新满脸惊讶。
    褚先生听到这话倒是一愣。
    是啊,这是清风观的封山手段。
    还真是惊人。
    两人也没有多做什么,而是带着程建新朝前走。
    眼前这种情况,那么多游客和信徒,肯定会有人进行尝试的,他们看着就好了。
    四周果然也是有惊叹声响起:
    “那一圈迷雾绝对不正常。”
    “是的,手机根本拍摄不出来画面!”
    “我的也是一片雪状。”
    “难不成这是清风观的道长施展来封山的?”
    “用雾气封山?这么点雾气能封的了?”
    “要不我们试一试?”
    “…”
    有人交谈着,就试着朝那迷雾的位置走去。
    这世上总会有人特立独行,总是有人想着挑战别人的规则。
    这一幕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看向了这几人。
    就当着所有人的面,那几个人直接朝山里走了进去。
    所有人都齐齐看去,想知道这几人会怎么样。
    褚先生和程建新对视了一眼。
    这几个人胆子是有些大了,或者说是托大了。
    毕竟连刀锋和灰雀都没有办法进去。
    那几人胆子的确是很大。
    谁都知道这四周的雾气肯定不正常,可他们就是敢尝试,冲入雾气之后,他们就感觉四周已经完全被雾气覆盖了。
    好在他们能够看到四周的情景,虽然范围不大,但是路显示的很清晰,所以,他们也顺着朝山上走。
    被覆盖的那一层雾气距离并没有多远,他们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穿过去的。
    可走着走着,他们发现了不对劲,眼前突然出现了亮光,明显是出口,可眼前的却是一个个盯着他们的人。
    这…还是清风山山脚。
    他们这是跑回出来了?
    几人懵了。
    他们明明是一直朝山上走的,感觉不会骗人的吧?
    可事实摆在眼前。
    “怎么会这样?”一人不信邪,重新转身就朝里冲。
    这一次他全程盯着自己的脚下,的确是朝山上走的,没理由跑回到山脚吧?
    想到这,他加速朝前冲,只要是直线,一定可以冲过那雾气的。
    终于,他冲了出去,可眼前的情景依然是山脚,那些游客和信徒似乎都满脸懵逼的看着他。
    “兄弟,你跑进去跑出来做什么?”一个信徒疑惑的询问,总觉的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那人满脸懵逼的道:“你以为我想这样?我就是一直往前跑,可结果就是莫名的跑回出来的,而且,我是一直朝山上跑的。”
    这话让四周的人都一楞。
    他们就怀疑这迷雾有问题,看来果然如此。
    “我也试一试。”又有一人说了一声,朝那雾里跑了进去。
    “等等我,一起!”还有人喊道。
    顷刻,又有好几个人朝那雾里跑了进去。
    有聪明的人下意识的就拿出手机对准几人拍摄,倒时候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素材。
    可拿起手机他们才想起拍摄不了啊。
    照相机一对准那一片雾,视频上就完全是一片雪状了。
    这……
    不少人都想起了一件事,网上不是流传着很多关于清风观的玄奇传说?
    只是那些人述说的事情一直没有留下什么视频、照片证据。
    所以,之前《走进科学》来怼清风观,大部分网友也是觉的根本没有视频、照片之类的证据,所以,无法证明,都说清风观是骗人的。
    现在他们算是清楚了,根本不是没有证据,而是根本的留不下证据。
    特别是看到冲入雾气里面,又冲回出来的那几个人。
    看看眼前的情景,这谁能留的下证据?
    根本没有办法?
    所以,他们这一次在网上说清风观这么神奇的雾气,恐怕网上不信的人也很多吧?
    哪怕清风观已经在外面展现过诸多神奇。
    片刻功夫,那几个人果然又懵逼的从那雾气之中跑了出来。
    几人满脸不可思议:
    “果然是如此。”
    “我明明往上跑的。”
    “……”
    这一下,更多人想要尝试了,纷纷进入那雾气,他们一样是朝上走,而且,不会看错,也不会感觉错的,可在一段距离后,他们就是重新从里面出来了。
    只能说太神奇了,完全让他们对自己的视觉、感觉全部产生了错误。
    原本他们以为封山还是派出一队队道徒巡逻,不让其他人进去,谁知道清风观现在是这样封山?
    褚先生和程建新也好奇的朝那雾气走去,总是要亲自感受一下这雾气的神奇才行。
    灰雀和刀锋就跟在他们的身后,对这雾气,他们是深有体会,不过,这一次和他们上一次明显不一样。
    上一次他们一进去就被困住了,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这一次好像是怎么走都会回到外面。
    两人跟着前面的两位领导进入,一路朝前走,路的确是朝上的,重力的不同,消耗的不同……,他们能感受的出来。
    可从那些人的话里,似乎这就是一个错觉。
    刀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片小刀片。
    对他来说,这样的小刀片也能做很多事。
    现在他却是要让自己刺痛一下。
    靠着刺痛的感觉,哪怕是幻觉,也能清醒过来。
    刺痛是刺痛了。
    血也流了。
    只是他还是感觉朝上走。
    这感觉不会错的话,就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位置。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跟着褚先生两人踏出了迷雾,在他的眼前赫然是清风山山脚的情景。
    那些信徒和游客,还是都好奇的看着里面,越来越多人尝试。
    “淦……”刀锋暗暗骂了一句。
    还是无可奈何。
    “走吧,去山门那里看看!”褚先生说了一句,带人朝山门那里走去。
    山门入口这里并没有迷雾,留下了一条道,在这条道将近10米的地方才重新拥有迷雾。
    显然,这是一条留下来可以上山的路,而要上山,就必须要穿过10米外的那些雾气,然后才能从容进入山里。
    而清风观那山门,则像是镶嵌在那雾气之中一样,场景非常壮观。
    褚先生和程建新到了这里,四周已经围着很多信徒和游客了。
    这些人也是都盯着入口。
    本以为这一次清风观也会派很多人来守着入口,谁知道竟然只派了几人,根本没有阻拦人进去的意思。
    很多人也反应过来了,没有办法穿过那雾气,貌似也进不去,有没有人看守也无所谓。
    有信徒忍不住朝看守的宗斌询问:“道长,我们要怎么才能进山?”
    宗斌没有回到,而是指着之前立好的牌子。
    牌子上明确的写着,清风观封山,只有足够虔诚的信徒才能进山。
    也就是说,进不去的人就没有虔诚。
    “我就是最虔诚的信徒。”
    “我也是。”
    就有两个穿着不伦不类道袍的人朝里面走。
    宗斌看着这两人摇了摇头,还虔诚信徒,连道门道袍的忌讳都不知道。
    果然,这两人从山门之处进入了,片刻之后,却是直接从山门两边的雾气之中走了出来。
    和之前又不一样了,而这样,似乎就不会造成山门入口的地方拥挤了。
    “哈哈,还虔诚信徒!”
    “看他们穿的道袍就知道他们不知道道门忌讳,派别都没搞清楚。”
    “……”
    四周响起了好几道调侃声,让那两人满脸尴尬,赶紧挤入人群。
    秦洪和陆风早就忍不住了,等了半天,他们也上前,朝宗斌行了一个道礼之后,就朝山门内走了进去。
    四周的人看着两人进入,马上看向了山门两边的雾气,可半天时间,那两人并没有出来。
    两人不仅是虔诚度高,还有专属虔诚度,自然顺利的上山了。
    这让其他人也开始跃跃欲试了。
    马上又有好几个信徒朝里面走去,都顺利的进入了山中,显然都是虔诚足够的信徒。
    这让更多人朝山门内走了进去。
    可显然,有的能够进入其中,顺利上山,因为这些人达到了郭霖设置的达到了3的虔诚。
    有些则是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哪怕对方的确是道门信徒。
    因为他们的虔诚度根本没有达到3的程度。
    一个瘦弱的男子,住着一串八卦手串朝山门内走了进去。
    这显然是道门信徒,他也很自信自己能够进去,因为他尝尝上香,绝对是虔诚信徒。
    瘦子走了进去,可片刻后,他就满脸尴尬的从旁边的雾里走了出来。
    也就是说,他的虔诚度不够?
    “我怎么会虔诚不够?我常常上香,到道观都会捐款。”瘦子满脸质疑:“这什么虔诚不虔诚的,绝对有问题。”
    “如果伱够虔诚,就不会说这种话。”一个白嫩的胖子调侃的说了一句。
    这胖子穿着一身八卦汉服,表明了自己信徒的身份。
    他也是自信的朝里走的,可片刻后,他也从瘦子的那位位置走了出来。
    “???”胖子顿时不相信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会虔诚度不够?我成为道门信徒5年了。”
    “刚才谁还说是信徒就不会质疑。”旁边的瘦子抓住机会,忍不住嘲讽了。
    也就在这时,所有人又都看向了入口之处。
    连褚先生和程建新也一样。
    因为入门那边走上前了一行人,老人、儿子、还有刚出生的孙子!明显是一家人吧?
    这一家人还想着上山不成?
    那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想想也不可能进山,还有那抱着孩子的女人,身上没有任何道门标志,也不是信徒。
    “我都进不去,他们怎么能进去?”胖子皱眉的说。
    “他们能进行,我把自己的鞋吃了!”瘦子也因为没进去,恶狠狠的说。
    他这样的虔诚信徒都进不去,何况是这一家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