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 273.第273章 直接吓傻!神奇的迷阵效果!
    第273章 直接吓傻!神奇的迷阵效果!
    那突然出现的迷雾让马义4人全都愣了。
    “怎么起雾了,手电照不出去!”
    “山上起雾不奇怪,清风山上不上一直有雾气吗?”
    “是啊,几步路,快点跑过去摘槐角!”
    “……”
    4人说着加油朝前跑,没一会就出了迷雾范围,重新看到了槐树林,可距离似乎和刚才第一次见到时一样啊。
    4人这一下真惊了。
    “马义哥,这似乎还是和刚才那么远。”
    “好像是,可我们一直往前跑了啊。”
    “开什么玩笑?”
    “……”
    马义也觉的这是在开玩笑,急忙带人继续朝前跑。
    刚才或许是错觉吧?
    大晚上的,有可能。
    一阵迷雾又再次朝他们覆盖了过来。
    当他们再次穿过迷雾,重新看到眼前的槐树林时,彻底傻了。
    因为他们距离槐树林的距离还是那么远。
    这……
    4人只感觉背脊冒出了一层冷汗。
    好像遇到鬼打墙了。
    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主角遇到鬼打墙,就会像他们现在这样?
    他们不信邪,急忙又跑了几次,每一次都会看到槐树林,距离依然都是那么一段,就跟呆在原地没动过一般。
    可他们一直朝前跑啊。
    “马义哥,我们好像碰到脏东西了。”小廖焦急的道。
    “怎么办?好像跑不回去了。”小海也是非常焦急,他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尿,电影中碰到脏东西,用童子尿就行。”
    “快,快拉尿!”小蔡也急忙喊。
    一时间,小廖、小海、小蔡马上就要解裤子。
    马义无语的看着三人:“都30多岁的人了,是不是处男自己还不知道吗?”
    三人愣了。
    别看他们单身很久了,可他们高中就不是处男了。
    高中真好的,女朋友好骗。
    出了社会,没钱狗都不理你。
    这也让他们脸色更难看了。
    没童子尿怎么办?
    马义急忙提醒道:“这里是道观的地方,不可能有鬼,有也可能是网上说的那山神!”
    小廖听到这话急了:“如果是这样,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是神的话,得罪了也和鬼一样可怕啊。”
    这话让其他三人也更慌了。
    是啊,不管是鬼还是神,对他们凡人来说,都是不能得罪的存在。
    “我们快走吧!”小海急忙就从来时的路朝外跑。
    小廖和小蔡急忙跟上。
    马义见此也只能跟上。
    晚上遇到的事太诡异了,他一个人不敢留。
    可4人慌张的朝外面跑,跑着跑着就发现了非常不对劲,半天时间都没有见到山道。
    不应该啊。
    他们是原路返回的。
    马义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就吓的惊呼出声:“怎么还在这?”
    小廖三人也急忙看去,果然见到了眼前的槐树林,距离还是那么远。
    可他们已经朝外跑了一段时间了啊。
    4人脸上彻底没有了血色,漆黑的林间都能听到自己加速的心跳声了。
    “啊,我错了,山神娘娘饶了我们!”小廖下意识的就跪了。
    其他几人也不敢犹豫,哀嚎的求饶了起来。
    清风观。
    袇室中。
    郭霖手持符笔,在那特殊的硬木上刻画下来最后一道符纹。
    硬木是从7贤古树之一的榆钱上截取下来的。
    榆钱有大功德,还被游戏系统改造过,它的木材就是制作一些法器的最好材料,还能刻印符纹制作一些符箓牌子。
    所以,制作这清风观的身份牌用这个最好。
    将身份牌上的符纹封环,就可以看到那牌子上符纹被触发,亮起了灵光,最后仿佛融入了那硬木之中。
    这样的话,身份牌就制作成功了,只要滴入一滴血,那穿过迷阵,人和牌血气相同,就不会受到迷阵影响。
    也就在这时,郭霖突然看向了门派驻地迷阵虚影阵图的信息,突然图示有人被困在迷阵之中了。
    而且,位置还正是槐树林那边。
    他还真没想到,这小偷果然变本加厉又来了。
    很好。
    晚上就就在里面好好呆着吧!
    反正这种天气死不了人,山里还更凉快。
    这一夜,那槐树林山顶,慌张和恐惧的哀嚎声就没断过。
    “为什么会这样?”马义慌张且纳闷:“我之前也来偷了,那个时候为什么没事?”
    “马义哥,或许是钓鱼执法!”小廖。
    “是,我们是团伙,一网打尽!”小海。
    “怎么神仙也搞钓鱼执法!”小蔡。
    …
    时间流逝,第二天很快到来。
    玄云天蒙蒙亮就起来,前往了药田。
    现在清风观各有各的分工,厨房不用他操心了,他就安心管理药田还有医堂的事。
    比如收夜明砂,送槐角,还有去药田采一些药制作清风观专有鼻鼽散送医堂,都是他该做的事。
    夜明砂都是下午去收的,送医堂的槐角让在槐树林负责的林泽安和王样送下来就行了。
    至于药材自然一早采集来最好,特别是有两味药带着露珠直接制药,效果更好。这是自古中医传承下来的说法,总是有道理的。
    玄云打开药田的门走了进去,可才入门就愣了,眼前出现的是滚滚的迷雾,瞬间将他笼罩了进去。
    “怎么回事?今天雾气这么浓?”玄云皱眉,不过这路他每天都走,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朝前几步就是药田了。
    可很快,他彻底愣住了,因为走了良久,他都没有发现药田出现,也没有进入特殊园林,这怎么回事?
    他明明是直走的。
    如果此时有人从上空能见到这一幕的话,一定能看到玄云并不是在直走,而是在绕着墙壁走了一圈又一圈。
    郭霖起来的时候,一大早就给胡辰这个警官打了个电话。
    那小偷虽然被困了一个晚上,但是做错事了就应该有相信的惩罚。
    可挂了电话,他就愕然的看向脑海光幕的提示。
    怎么药田那边也困了人。
    他赶忙出了袇室,朝药田走去,这被困的不会时玄云吧?
    同时,他也将药田的迷阵撤去。
    昨天制作身份牌,忘记把药田这片区域的迷阵撤去了。
    药田里。
    玄云几乎就要崩溃了,一直小心翼翼的朝前走。
    他觉得太不对劲了。
    正想着的时候,他就发现眼前迷雾彻底没了,而他自己正靠着围墙平行的走呢,根本不是向药田里走。
    这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玄云急忙出门,看到郭霖来了,急急上前:“师兄,我好像遇到鬼打墙了,不对,道观不会有鬼,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道观里供奉的神仙惩罚我?”
    郭霖笑了笑说:“别多想,那就是一个护派迷阵,昨天晚了,就没和你们说。”
    “护派迷阵?”玄云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不可思议道:“师兄,这是你弄出来的?”
    “再走进去看看!”郭霖笑了笑,说着的同时,他也再启动了这药田区域的迷阵,设定成了驱赶功能。
    玄云对自己师兄的话没有怀疑,急忙朝门内直接走了进去,可十几秒之后,就见他一下又从门内走了出来。
    这让他惊呆了。
    他明明从门进去,一直朝前走,怎么会从门内又走了出来?
    或许是知道了这东西是自己师兄出来,没了心理负担,他又马上朝门内跑了进去,十几秒后,他又从门内走了出来。
    连续几次,他的嘴就长的了可以吞下一颗鸭蛋了。
    他几次进入门内之后,就分别是从不同的方向走,最后竟然都是同一个结果,冲着门里出来。
    “厉害吧?”郭霖笑着问。
    “师兄,简直不可思议。”玄云满脸不可思议的回答。
    这如果他用这护派迷阵来一个封山,那直接就会轰动啊。
    他们清风观果然是修仙的,仙人手段越来越多了。
    “师兄,那我们误入阵法怎么办?”玄云马上就询问,这师兄在道观里还好,万一师兄不知道,被困在阵里,那还不欲哭无泪?
    郭霖笑了笑吩咐:“去把其他人叫来吧,我们自己人自然是要避免的。”
    玄云点头,马上就前往道观,不久便将谢清杨和其他人全都带来了。
    谢清杨这些人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显然是玄云把事情都和他们说了。
    他们恭恭敬敬的到郭霖面前行了道礼后,一个个就围在了那药田的门前。
    林泽安和王样两人马上就好奇的钻入了门内,然后片刻后,就见两人接连从门内又走了出来。
    两人满脸懵圈。
    “真的,又原位出来了。”
    “我和他走的反方向,却从这原位出来了。”
    宗斌也是好奇的走了进去,可就2秒,他就从门内走了出来。
    林泽安疑惑的问:“宗斌师兄,伱这么快就出来?”
    宗斌懵圈道:“你们走哪个方向都从原位出来,应该没有试过身后的方向吧?我就反其道而行,谁知道直接出来了,这智能操控的吧?”
    “……”林泽安。
    可以说,这迷阵让所有人都满脸不可思议,包括谢清杨。
    可也同样让他们兴奋,似乎感受到了仙家道门该有的气派。郭霖这时也拿出了昨晚制作的身份牌,朝众人道:“一人一块身份牌,将自己的血滴上去,就可以不受迷阵影响了。”
    玄云听到这话,第一时间拿过了身份牌,然后给自己扎了一下,将一滴血滴在了身份牌上。
    上面的符纹立马被触发了,然后就见到了神奇的一幕,他滴在上面的血就快速被吸收,融入了那符纹之中,根本看不出那身份牌上有一丝血迹。
    这让谢清杨和其他人有样学样,都往手中的身份牌滴血,之后,他们便神奇的发现,自己似乎和手中的牌子有了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
    玄云这时已经重新朝药田门内走去了。
    谢清杨和其他人见此也急忙跟上。
    可这一次,哪有什么迷雾?
    他们直接畅通无阻的进入了那特殊林园之中。
    “还真是没有影响了。”
    “看来这迷阵真是智能操控的!”
    “是啊,这身份牌就像身份证一样,一刷就过了。”
    莫名的,谢清杨和玄云这些人再看着手中的身份牌就感觉有莫大的满足感,握着牌子的手都珍重的紧了紧。
    仿佛这是他们仙家道门之人的身份证明。
    片刻后,谢清杨和玄云就带人再次到了外面,齐齐的朝郭霖行了崇敬的叩礼:
    “多谢师兄赐牌!”
    “多谢师伯赐牌!”
    “多谢道长赐牌!”
    郭霖回了一个道礼,也朝谢清杨吩咐:“玄杨,我已经给山下的胡警官打过电话了,等下他人到了就带他去槐树林,那边的迷阵困了几个小偷,把人交给对方。”
    “好的,师兄!”谢清杨马上应答。
    心理更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倒霉蛋在师兄刚弄出迷阵的时候,就朝里面钻。
    一个个才回到道观做完晨香,胡辰就到了。
    他接到电话也是不敢怠慢,带着4个新人就到了。
    一大早的,也只有这新人都单身,没有家庭,能随叫随到。
    关键这也是对他们好,小县城没那么多人可以抓,想找个给他们练手的都难。
    他也很快见到了谢清杨,询问:“玄杨道长,小偷呢?”
    “在另外一座山顶,胡队长跟我来。”谢清杨解释了一句,就带路朝那座山顶走去。
    了些时间,在胡辰那些人都有些气喘了,才到了那处山顶。
    胡辰询问:“玄杨道长,这小偷在这上面,有道长看着吗?”
    “那倒是没有!”谢清杨摇了摇头,他们也是从师兄那听了才知道的,而且,要做晨香,还没来得及上来看情况。
    这话让胡辰和4个新人都呆了一下。
    没人看着?
    那从他们接到电话,赶到清风观上来,再走来这座山山,这么长时间,就算有小偷也跑了。
    胡辰还好,毕竟知道清风观的一些神奇。
    那4个新人则是面面相觑。
    这么长时间,那小偷难不成还会一直留在原地?
    总不能有电影中那种非常囧的傻小偷吧?
    也就在这时,一行人就听到了一道道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林间传了出来:
    “救命啊,我错了!”
    “我也错了,再也不偷东西了。”
    “放过我们吧,救命啊!”
    “……”
    一下子,4个新人就愕然了。
    这小偷真是傻子不成?
    想着,4人也没有犹豫,急忙朝声音之处冲去,谢清杨见此要提醒都来不及。
    年轻人还真是有冲劲啊。
    那4个新人警员冲入林间之后,就看到了20米不到的距离,有4个灰头土脸在地上哀嚎的男子。
    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马义4人冲了过去,
    可片刻之后,4人全都傻眼了。
    他们只感觉自己穿过了一道迷雾,然后再看到了那4个灰头土脸的男子,可还是距离他们20米不到的距离。
    开什么玩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