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 117.第117章 这真的假的?死道友就好!
    第117章 这真的假的?死道友就好!
    御剑术,那是男人的浪漫!
    哪个男人没有御剑凌空,飞翔遨游天地的幻想?
    看着游戏系统提示,郭霖直接忘记了喊系统爸爸的事情,赶忙回到袇室房间关上门,激动的进入游戏。
    新手住处的桌子上,一枚技能玉牌异常夺目的立在那里。
    他当即上前将技能玉牌抓在手中,顷刻看到了备注信息:
    【这是蜀山派一门绝学《御剑术》中最基础的一式,使用之后可以获得详细的施展方法!】
    郭霖果断选择使用,顷刻间技能玉牌化作点点星光,钻入了他的脑袋。
    一股信息流也随之出现,都是关于这一式基础御剑术的信息。
    得到信息的同时,他也是有些小失望的,这一式基础御剑术和他想的不一样。
    真的只是一式基础御剑术。
    凌空御剑是御剑术中的一种,还是非常高深的,而且,可御之物没有限制,哪怕是一只葫芦,一座宫殿,一座飞船都行。
    当然一般剑修,都是以御剑为主。
    他得到这一式真的只是最基础的御剑之术。
    只能让学习之人初步御剑,就是可以让手中之剑脱离手掌,漂浮周身,并且人不动,剑已飞出攻击敌人。
    这一式基础御剑术的进阶,就是小李子鼎鼎大名的万剑诀了。
    可哪怕是这简单的一式基础御剑术,那也是修仙之法。
    要知道在世俗江湖,哪怕是顶级高手也不能武器离手,控制攻击,能做到这一步的几乎也是绝顶高手了。
    可在修仙世界,这只是基础手段而已。
    片刻功夫,郭霖便全部接收了这一式基础御剑术的全部信息。
    接着,他马上跃跃欲试,一个念头退出了游戏,然后将自己之前从游戏里获得的木剑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他马上调动能量,按照那一式御剑术的发决催动,将自身的意念锁定住了那柄木剑。
    随着他催动,可以看到桌子上的木剑瞬间跳动了一下。
    这让他脸色一喜,下一刻,就见那柄木剑猛然飞起,漂浮在了半空中。
    同时,郭霖体内的能量也是快速消耗,他也马上想控制木剑飞行,下一刻,却见木剑一颤,啪嗒掉落回了桌面上。
    这是因为并不熟练,而且,他的实力有限,这一式御剑术还没有办法做到得心应手。
    毕竟他才是凡人境,实力还是凡人之流。
    江湖顶尖高手都难以做到剑离身攻击,他就算有御剑术,也不可能马上得心应手。
    郭霖马上再次催动这一式御剑术,片刻,木剑再次漂浮起,可一样的,他要控制木剑飞动,那木剑便是一阵颤抖,又啪嗒一下掉落到了桌子上。
    如此几次之后,郭霖也发现自己体内的能量快耗尽了。
    就算是想要多熟练熟练,也快没有能量支持了。
    这就有些蛋疼了。
    郭霖接着看向了桌面上的一支笔,再次调动能量,催动那一式御剑术。
    顷刻,那笔动了,直接飞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这一次消耗的能量显然比刚才木剑少了不知道多少。
    郭霖将笔放下,走到一旁,拿出了一盒牙签,从中取出了一根。
    任何技能想要将之使用的得心应手,都可以从细微之处熟练。
    再次催动御剑术,就见那根牙签从他手中漂浮起,随着的他控制,牙签直接绕着他的手腕飞了一圈,回到了他的手掌上。
    这一次,控制的就轻松多了,消耗的能量也非常少。
    如此这般倒是可以起到熟练的作用,慢慢的可以得心应手。
    想着,他就施展御剑术,让牙签立在手掌之上,脱离手掌漂浮。
    “郭道长,外面有个厂子送香烛来了,谢老道让我来喊你,他在招待验货呢,对方要等你签字。”
    林泽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对谢清杨的称呼显然也变了。
    郭霖听到吩咐也走出袇室。
    林泽安见他出来,急忙行了个道礼,却突然被他手中的牙签吸引了。
    道长手上立着一根牙签做什么?
    他正疑惑时,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那根牙签好像是漂浮在道长手掌之上的,并没有和道长的手掌接触。
    “我艹……”林泽安反应过来,忍不住震惊的爆了句粗口:“道长,这…牙签?”
    “一个小手段而已。”郭霖笑了笑,手掌一挥,就见牙签飞出,扎入了旁边的院墙。
    郭霖也抬步朝香铺走去。
    林泽安却是傻眼了,急忙两步朝那院墙跑去,就见那牙签竟然刺入了院墙一小截,卡在了上面。
    林泽安顿时惊了。
    这是牙签能办到的事?
    那如果换场金属,打中人的话会怎么样?
    “东方不败吧这是?”林泽安下意识的想到了一部电影。
    接着,他就想到了一件事。
    郭道长貌似现在还是单身,可他们清风观修的这一派好像不禁止结婚生子,可以找女朋友的。
    貌似那三位赵施主身材、颜值都可以呢,就没见郭道长有过什么心思的。
    那这郭道长不是修道修的高深了,就另外有原因了。
    看着那牙签,林泽安莫名的胡思乱想起来。
    郭霖已经走到香铺,看到了正在验着香烛的谢清扬,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素衣的中年男子,以及几个工人。
    对方应该就是香烛厂的老板了。
    生产这类产品,穿着素衣,要么礼佛、要么敬道。
    并非一定要他出家,或者信仰,诚心的礼敬却是必须的。
    “郭道长。”那工厂老板倒是认出了郭霖,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在尤城只要是稍微有关注佛道的人,现在应该都知道这位郭道长,最近清风观也是在尤城火了起来。
    郭霖也朝对方回了一道礼。
    香烛厂老板道:“郭道长,我们厂先给你送上差不多来半个月的香烛量,具体数量等半个月后我们再看消耗进行补充!”
    “伱也放心,每半个月我都会送来最好,制作最精细的香烛,如果有什么问题,你拿我是问。”
    郭霖对这个倒是不怕,人家楚蹇供养香烛,肯定也是和对方签署了合同的。
    对方如果搞出什么幺蛾子,楚蹇那边就会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师兄,香烛都没有问题。”谢清杨验完货之后也道。
    郭霖点头,之后也给对方进行签收。
    …
    尤城。
    县医院。
    陈紫珣已经被护士重新推进了病房。
    她此时有些欲哭无泪,只不过是吃个鱼丸而已,怎么就要气管被开一刀?
    现在暂时连话都不能讲了。
    她现在终于有些怕了。
    这该不会真如助手说的,是因为冒犯了清风观?
    要知道,她以前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这一次的连续倒霉就跟戏剧性一样,绝对不正常。
    旁边的助手皱眉道:“陈姐,以后我们是不是该注意一点?”
    陈紫珣这一次听到这话,倒是下意识的点头了。
    这一次就让她这样了,万一还发生什么,那还不要了她的命?
    助手又道:“陈姐,现在我怕就怕如果是真的,这事情会不会还没结束?”
    这话瞬间让陈紫珣脸色苍白,表情凝滞了。
    仿佛为了验证助手的话一般,她莫名的感觉自己气管部位有些疼痛,
    该死,怎么会这样?
    陈紫珣急忙指着自己的脖子,焦急的朝助手挥舞手势。
    助手就算再傻,也知道不对劲,急忙跑去叫护士了,同行一来的还有手术的医生,
    他马上对陈紫珣进行检查、询问,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
    这顷刻不对劲。
    或者不应该会这样才对,他做这种手术也不知道多少次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东西留在病人气管里了,麻药慢慢过去,问题就出来了。
    那个位置哪怕是微微一根头发,或者纤维也可能引起并发症。
    而且,这最后一部他是交给实习医生的。
    他就知道这家伙不靠谱,平日里吊儿郎当的。
    “快推手术室。”医生马上吩咐护士。
    陈紫珣直接眼神空洞了。
    真的没完了么?
    这要折磨死她么?
    “……”助手下意识的都咽了口唾沫,庆幸自己没有跟着去清风观,不然这是不是一样要倒霉?
    谁能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玄奇的力量。
    打死也不信陈姐这样连续的倒霉是正常的情况。
    不久之后,陈紫珣便被推回到了病房里,那个医生,还有科室正副主任,全都跑来了病房。
    没办法,出了这种低级的手术事故,他们担心事情闹大,必须道歉。
    特别是对方助手隐晦的表明了病人短视频账号有一些粉丝的时候。
    他们更紧张了。
    “陈女士,真的非常抱歉,都是我们医院一个实习生因为失恋魂不守舍,造成了你的困扰。”
    “我们医院已经把那个实习生开除了,您的治疗费用我们也会承担的。”
    “……”
    陈紫珣看着眼前这些人的道歉,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他们,直接让助手拿来纸笔,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字:你们医院送我上清风观。
    她马上又加了一句威胁;爆不爆你们医院,等我事情处理完了再说。
    她现在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的倒霉和清风观有关。
    她必须马上上清风观,求那位郭道长。
    这万一再给自己发生什么,她根本承受不住啊。
    谁能想到,这世界上真有这种力量存在?
    以前没有遇到让她在那些道观里面肆无忌惮打卡,蹭流量,博取利益。
    现在真遇到了,她彻底怕了,这样下去真的可以要了她的命啊。
    到时候警察调查死因,怕都会是一个意外,只是她倒霉而已。
    想到这里,她更加害怕了,再次在纸上写字,催促这些医院的人。
    医院这些人哪里敢犹豫?
    马上就开始安排起来,现在只要对方不曝光他们,什么事也配合啊。
    一旦被曝光,那他们科室这未来一年就辛苦了,甚至医院都要面临一些麻烦和检查。
    片刻后,科室主任赶忙带着医院的人把陈紫珣带上了救护车,朝清风山的方向开去。
    当救护车在清风山停下时,那主任带人把陈紫珣抬下车后,看着四周的情景却傻眼了。
    只见清风山脚多了一些小贩,还有买东西的游客,此时,这些人全都惊讶的看向了他们,充满好奇。
    医院的人从山上救护抬人下来好理解,现在这医院的人要抬人上山的架势就让人奇怪了。
    那主任不想被围观,赶忙让人抬着陈紫珣上山,可身后传来的讨论却让他差点脚下一个踉跄!
    “这是要抬人上山找清风观救治?”
    “可能是吧?应该是医院救不了,把人抬过来了。”
    “是啊,听人说清风观很灵的,不然医院的人为什么这么做!”
    主任听到这话,欲哭无泪。。
    这些人怎么联想这么丰富,哪里有的事?
    他赶忙催促赶紧上山。。
    丢人啊。
    陈紫珣上了清风山也微微松了口气,马上就要到上面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抬担架的医护人员哎呦了一声,突然崴到脚了,整个人一摔,担架也是一斜,让陈紫珣整个人翻滚在了地上。
    “……”陈紫珣滚在地上,直接哭了。
    为什么啊!
    那主任吓的赶紧去扶,他就纳闷了,怎么感觉他们医院倒霉运了一般啊。
    这再把人摔了,之后人家又多一个理由找他们医院麻烦了。
    陈紫珣这一次直接甩开了主任的手,挣扎的自己起来。
    她感觉这是清风观的神秘存在给她的教训,不让她这么舒服的上山。
    她彻底怕了。
    医院的人见此,只能担心的跟着,这出问题,他们彻底麻烦了。
    那主任更是对着那崴脚的工作人员一阵痛批。
    陈紫珣了良久时间,终于到了清风观,可她也是一瘸一拐了,上来又倒霉的崴了脚,脸上也都是粉尘和污渍,看起来脏兮兮的。
    看到清风观,她急匆匆一瘸一拐的进入里面,看到在里面那位在逗着乌鸦郭道长,她急匆匆的过去,直接跪了下去。
    郭霖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这哪来的女人,搞成这样?穿的病服脏兮兮的不说,脸上也都是汗水污渍。
    上来一趟清风观需要这样?
    陈紫珣比划着手势,企图表明什么,可郭霖显然听不懂。
    见助理跟进来了,她赶忙找助理拿纸笔。
    助理进来是有些心惊胆战的。
    毕竟知道陈姐的倒霉和这道观有关系。
    万一自己也跟陈姐那样就麻烦了,所以,把纸笔给陈姐之后,就一直低着脑袋,不想被关注。
    陈紫珣拿过纸笔,急忙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字:郭道长,我错了,我不该侮辱道观,求你饶了我,我会录制视频和所有我去过的道观道歉的。
    郭霖看到这一行字,惊讶的反应过来了,眼前这女人是那个道媛紫珣?
    这还真认不出来,哪里还有之前的一点优雅和姿态?
    看来霉运符效果卓著啊。
    也就在这时,游戏系统却突然出现了提示:
    【恭喜你,惩治一位道媛,让对方恐惧,真心悔改,奖励20点愿力!】
    郭霖惊讶了,这也能获得愿力???
    还是这些道媛太让道门恨了,游戏系统都看不下去了?
    陈紫珣马上又在纸上写:“道长,我真知道错了,我还有事汇报,最近清风观火了,有很多人盯上了清风观,我认识的就有一些打算组团来清风观!”
    郭霖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网上道媛可是有很多的,特别是有很多组团拼装的道媛!
    意思就是一群道媛,同一台机器、同一个文案一起使用,一个站上去念完文案,马上换下一刻,节省时间、成本。
    住酒店之类的也能团购,有的更是一起布置一个佛堂、道室,一样轮番的拍视频。
    没想到他清风观还引起这些道媛的关注了。
    不过,如果可以得到愿力的话,门派驻地可是快达到升级的愿力条件了。
    想到这里,他便朝陈紫珣问:“看来你是知道错了,让你的霉运结束也不是不行,你应该还认识不少想来清风观的同行吧?”
    “???”陳紫珣一愣,一下没反应过来这位的意思!
    接着,她意会了,马上就写:“道长,我深刻觉的我们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她们应该接受道长的教导,和我一样认识到错误,改邪归正!”
    死道友不死自己,她马上打开自己的微信,马上拉了一个群,将一个个人拉了进去,其中就包括她的亲妹妹。
    正是她妹妹带她入这一行的。
    她这也是为妹妹好!
    早点改邪归正,免得到了一定时候追悔莫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