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 109.第109章 见过师伯!安神符治疗失眠没毛
    第109章 见过师伯!安神符治疗失眠没毛病!
    当所有游客都从静室中出来时,脸上已经都是容光焕发,浑身轻松、心情愉悦了,整个人也都处于了一种最佳状态之中。
    那种感觉无法言喻,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经过这种经历、体验,哪怕是出了清风观,一个个也是忍不住回头看向清风观里,表情不仅虔诚,更是敬畏。
    李娜和周彤也是如此,出了清风观打算回去了,嘴里依然津津乐道刚才的遭遇。
    周彤感慨道:“娜娜,我觉的以后有空应该时常来这清风观。”
    “嗯嗯,我觉的也是,清风观的静室太奇妙了。”李娜连连点头,还不忘拿出手机,在外面对着清风观拍了一个视频发布朋友圈。
    《今天有幸来清风观一趟,有了如此神奇的遭遇,这般享受真的意犹未尽!》
    李娜朋友圈倒是有不少人,她这视频一发,马上就有不少人评论了。
    “李娜,你是不是被人忽悠了?什么社会了,还信这些?”
    “娜娜,小心钱财,别被骗了,让捐钱千万别捐!”
    “小妮子,你是不是被洗脑了?产生了什么心理作用?”
    “嘻嘻,意犹未尽的享受,道观的道长是不是持久力很强?”
    李娜看到朋友圈的评论有些无奈,可她来清风观之前,不也是和这些人一样的心态。
    一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才会相信。
    至于那什么道长是不是持久力很强的评论,她只能表示无语,现在社会真的煞笔到处都有。
    哪怕是你朋友圈里,这种煞笔也不少。
    关键是有些煞笔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没办法删除,对方还不知道自己就是个煞笔,时不时出来秀存在感。
    …
    清风观里。
    随着谢清杨的入门仪式结束,郭霖也开始收拾起主殿。
    主要是将老道士和祖师们的灵位请回到旁边的供奉偏殿。
    他才回到主殿,就看谢冲拿着手机看着新闻,嘴里还小声调侃着:“反抗不够激烈,又多了一个网络热词,还真有意思。”
    郭霖听这话倒是有些好奇,拿出手机查了一下什么是‘反抗不够激烈’。
    看到跳出的新闻,他也有些懵。
    还能这样?
    这件事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说明了这社会的确存在一些问题。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如果不是真的,那这新闻媒体没有证据就争相报道,也一样是一件可怕的事。
    当一件事不管事实如何都很可怕时,那就很糟糕的事。
    没过多久,就见谢清杨带着秦洪他们又回来了,是这些人已经都完成了静室的洗礼。
    谢清杨还专门的带着刘芳和林泽安再进行了一次上香祈福。
    在他脑补中,两人多享受了一次静室的洗礼馈赠,现在他是带着两人还以虔诚于神明。
    【恭喜伱获得了3点愿力!】
    【恭喜你获得了1点愿力!】
    【恭喜你获得了1点愿力!】
    当三人进行完祈福之后,郭霖也又得到了4点愿力。
    现在除了谢清杨还可以祈福2次之外,这一次所有人能提供的愿力,也是一点都没落下。
    谢清杨那剩下的2点,等他对夜明砂祈福之后,自然也是要刷的干干净净。
    “玄杨,现在你就正式是清风观的一员了!”郭霖收起清风观名册时,也是朝谢清杨郑重的说了一句。
    这也算是仪式的一种。
    “拜见师兄。”谢清杨也是认真、恭敬的行了个道礼。
    倒是谢冲这时笑吟吟的上前,也朝郭霖行了一礼。
    “见过师伯,祝师伯福寿安康,万事如意,心情顺畅,福如东海……十全十美,福星高照,百年好合,啊呸,这个不算!总之,师伯好!”
    谢冲嘴里如激光枪一般的说了一通,让秦洪这些信徒都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他们可是知道这位是个富豪,按理说人设不应该如此。
    怎么一点富豪风范都没有?
    刘芳倒是小声说:“道家后辈拜见前辈,好像可以授长辈拂顶祝福之礼或者被授予一些礼物。”
    果然,随着刘芳的话,他们就看到郭道长取出了一枚符箓递给了谢冲。
    这让他们不由的露出了羡慕之色。
    原来如此!
    道长给的符箓肯定也不简单吧?
    可他们也只能羡慕,毕竟他们又没有长辈在清风观出家。
    郭霖递给谢冲的自然是安神符,之前制作了4枚,依然都在呢,放入功德扫码,现在也没人有这个福缘,能获得安神符。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安神符的概率着实调的太低了。
    按道观身份算,谢冲哪怕年纪比他大非常多,那也的确算是他的后辈。
    按道家礼仪,他这种情况也的确该有所表示。
    何况谢清杨入清风观,谢家捐一所功德殿和一栋七星塔,给谢冲一枚安神符,其实是聊表心意了。
    谢冲因为父亲的原因,也多少了解过一些事情,刚才自然也是知道有礼物可以拿。
    这位师伯给的礼物肯定不简单吧?
    可当他接过安神符的时候,依然是感觉不可思议,被震惊到了。
    那种神奇的感觉!
    接过这安神符的瞬间,他的心神和精神都突然宁静和平静了一般。
    这种感觉他不知道怎么描述,可又能清晰的感觉到。
    这师伯送的东西果然不简单。
    所以,他父亲寻道半生都不曾在哪个道观有出家的念头,一来这清风观就彻底走出这一步,也没什么奇怪了。
    谢冲赶忙郑重的将那安神符收起来。
    这是真正的符箓,不是其他地方那种假把式。
    中午时分,郭霖也留下秦洪这些信徒,自然,没有供应祈福米,而是供应普通的米饭。
    祈福米非常难得的观念已经在这些信徒之中打出去,自然不能轻授,格调和档次还是要保持一下的。
    不过,哪怕是普通米饭,配上灵泉水浇灌出来的蔬菜也是让所有人都吃的津津有味。
    那纯天然的种美味和口感绝对是外面那些大饭店做不出来的。
    一顿膳食之后,秦洪这些信徒也纷纷告辞了,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事情要做。
    郭霖也回袇室运转《九天玄经基础炼气法》吸收灵气精米的灵气,然后又朝那灵天护箓上输入能量。
    可惜能量耗尽,积累的能量依然没有激发上面的护灵。
    他也只能叹口气,拿起手机玩了一下《休闲蜀山》,连续一个小时没有任何收获,才放下手机休息,出了袇室。
    一到主殿,谢清杨正引导着5个年轻人进来主殿上香。
    那5个年轻人也看到了郭霖。
    陈学东和几个同事自然认出了这位,对方就是清风观的郭道长。
    所以,他也不由侧目了一番。
    因为他看过这位的视频。
    特别是对方戏耍那位王庆,然后又一掌拍碎青石的视频。
    这位是有真功夫的,而且,智商是碾压那位王庆的。
    同样是年轻人,他倒是很羡慕对方一身传武,哪像他996福报的社畜,一身亚健康,还要注意各种职场规则,不仅身累,心也累。
    陈学东跟着那位老道长上完香之后,就和同事拿出手机前往了功德箱子。
    他虽然不大信这些,但是有去这类地方游玩,也都会捐一些钱,权当弥补一下心理上的作用。
    何况,这清风观扫码好像可以中祈福米,有人1万5收一份。
    不过,对这种事他也没有期待。
    毕竟,幸运儿总是少数的,他从来不是这样的幸运儿。
    陈学冬等同事扫完之后,最后扫码。
    输入了100,确定支付。
    下一刻,除了支付成功之外,手机屏幕突然跳出了一个提示:
    “恭喜您获得一份珍贵的安神符……”
    “我这好像是中奖了?”陈学东不可思议的说。
    他是真没期待过这事啊,突然就跳出来了。
    “是祈福米吗?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早知道让你先扫,我最后扫。”旁边一个同事顿时就带着羡慕的说。
    陈学冬摇了摇头说:“不是祈福米,是一枚安神符。”
    刚才那个同事马上就笑了:“还以为是祈福米呢,那东西才值钱,这安神符没听说过,哈哈。”
    这同事的态度让陈学冬微微皱眉。
    另外一个同事马上说:“李毅,幸灾乐祸没意思了,陈学东这怎么也是一份收获,还有道观这种地方,注意一点。”
    陈学东也没有再理会这个李毅,拿着手机询问了那位老道长:“道长,我这要怎么领取安神符?”
    谢清杨惊讶的看着对方,有人获得这安神符福缘了?
    他确认了一下信息,也去找郭霖了。
    郭霖得到汇报出来也有些惊讶,有些东西还真不经念叨,他早上给谢冲安神符的时候,还想没有游客得到安神符,觉的是不是概率太低了。
    下午这就有一位得到了。
    既然有人获得,他也去取出了一枚安神符出来。
    陈学东好奇的问:“郭道长,这安神符有什么作用?”
    郭霖也介绍道:“安神符有让人心神宁静、睡眠质量、精神平静的效果,如果施主有失眠问题,那这安神符肯定会有奇效。”
    旁边的李毅听不由的嗤笑:“郭道长,你这忽悠太过了,一张纸张画些乱七八糟的图案,就可以助睡眠了?那医院关门算了。”
    “我承认你是有真功夫,可看你年纪应该也和我们差不多,大家都是年轻人,把一些东西太过神话了就不好了,那只会让人反感。。”
    郭霖皱眉的看了对方一眼,却没有理会,将安神符交给那位福缘的游客后,直接转身离开。
    这显然又是一个习惯造口业的人。
    这类人要么呆在自己的一个小地方、小家小村里惹所有人厌烦,要么再外接触也迟早会因为自己的口业付出代价的。
    所以,对于这类人,要同情他,而不是和对方计较。
    陈学东原本也是不信这安神符有什么效果,可既然在道观运气得到了,那也打着带回去多少给自己一点心里安慰。
    可当他接过那枚安神符之后,整个人却愣了。
    他就突然有一种神奇的感觉,好像顿时神清气爽,心神也是非常宁静放松。
    这种状态真的非常不可思议。
    他看了看手中的安神符,是这东西的效果?
    陈学东惊的忍不住张了张嘴,
    这不可能吧?
    可这种感觉没有其他的解释。
    他试着将安神符放到了一旁的供桌上。
    也就在那瞬间,那种感觉没有了。
    他再将安神符拿起。
    那种感觉再出现了。
    陈学东这下是真的确定了,心里已经翻江倒海。
    他承认自己以前是自己有些无知了,这安神符竟然真有着这么不可思议的效果。
    几个同事见他这样,都有些疑惑。
    李毅更是忍不住调侃道:“陈学东,你不是吧?该不会相信了这安神符有效果吧?想想也知道,这些符箓真有效果,那董事长还常年失眠呢,他那种人物还要去医院那么多钱?直接去寺庙里求一张符来就好了。”
    “你闭嘴吧!”陈学东终于有些忍受不了这家伙了。
    如果这安神符没效果对方说说就算了,无所谓。
    可这安神符的确是有效果,对方这么逼逼赖赖就是让他不爽。
    不过,对方倒是给他提了个醒。
    董事长常年失眠,那是因为董事长以前受过伤造成的。
    现在这安神符真有奇效,拿着就能感受出来,这安神符应该对董事长有很大的好处吧?
    想到这里,陈学东也不想理会李毅这个煞笔,直接出了清风观。
    另外三个同事见此,皱眉的朝李毅摇了摇头,也跟了出来。
    早知道就不该同意让这人跟来,好不容易一起休个年假,就这么糟心呢?
    这世界上总是少不了这样的人。
    明明和对方没有关系的事情,总是要评头论足。
    就好比他们首付买车,齐刷刷就有个共同的状况,身边都有个认识的人评头论足,说这车不型,外观不好看,烧油,换对方去买肯定不会买这种车。
    可对方根本没明白,这车不是对方买的,他们买了车肯定思虑过的,换个有脑子有情商的人,肯定也会夸赞一句车不错,恭喜之类。
    所以,三人也不想理会这个李毅,径直跟了陈学东出了清风观。
    真的,大家都出社会,厌恶一个人,没有必要强装着,除非对方有那个身份、地位让你再厌恶也要装着很开心的样子去附和对方。
    可惜,这李毅没有这样的地位和身份,这种人再把不准自己几斤几两,就是让人厌恶。
    李毅似乎感觉到了这些人在排挤自己,心里也不爽,更是暗暗想着,公司职位有空缺,等他回去完成了手中项目,一定要想办法升职,到时候就看这些人怎么巴结他。
    陈学东一行很快就坐上了动车,到了傍晚才回到闽省。
    下了动车,他便和其他人说:“你们先去找地方,我去下公司。”
    一个同事疑惑的问:“去公司干什么?”
    “找董事长。”陈学东根本没掩饰的说。
    旁边的李毅心里早一路不爽,这时就调侃道:“该不会是想将安神符送给董事长吧?能不能别想这种歪门邪道?想升职加薪想疯了吧你。”
    “老子就是要把这符送给董事长,关你屁事。”陈学东冷哼了一声,直接栏了一辆车子离开了。
    这却让其他三个同事都目瞪口呆。
    不是吧?
    来真的?
    不怕惹董事长生气,直接丢了工作?
    李毅更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直接发了个朋友圈开启嘲讽模式:“真特么有煞笔在清风观得到了一枚安神符被忽悠的相信有效果,还要送给董事长,搞得董事长很傻一样,哈哈哈!”
    片刻,就看到有很多公司的同事评论了:
    “谁啊?这么沙雕?”
    “我去,我们公司还有这种人才?”
    “我艹,我知道董事长常年失眠,可真没想到有人竟然想靠这种方式上位。”
    “天呐,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清风观是网上那个吗?他们这么会忽悠?”
    “是谁,哪个部门的?”人事经理柯姐。
    李毅看到这条评论,马上不嫌事大的@对方:“柯姐,是我们部门的陈学东,我真怕他惹董事长生气。”
    发完消息,他更是有些幸灾乐祸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