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64章 .上去啃一口
    064.上去啃一口

    “大人。”身旁的男人难得地主动开口,他问:“大人接下去准备如何?”

    “准备如何?你指什么?”阎西顾和应该是黑无常的男人坐在彼岸川面前,守着那大片大片永远开不败的变化,望着不断往下流淌而去的忘川河,发着呆,阎西顾在这里一趟就是几天的时间,只偶尔看看书,摸摸身//下的石床。

    “自然是阳间之事,和这地方之事。”黑无常道。

    曾经在人界的过往,都恍若隔世一般。

    现在的阎西顾每天在这地府里守着个凉亭不是发呆就是睡觉,每天都平平淡淡地过着,没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一呆就是许长时间,黑无常觉得,面前的鬼越来越像个无所事事的浪荡子。

    许多年前,黑无常就已经清楚面前的男人就是这个性子,现在在看到倒也不惊讶,只是觉得怀恋。

    回到地方,恢复阎王的身份之后,阎西顾身上那致命的食欲便随着他的肉身消失无踪。

    不再是人身的阎西顾,自然也不再受到肉身的控制,也因此,他再没回过人界。

    “地府的事情,先放着吧,反正没有了阎王判官,一时半会儿也乱不了。”阎西顾漫不经心的解释道:“至于阳界的事情,过几天等那几个老头子过来了之后再说吧,我还有事情找他们。”

    阎西顾口中的老头子,指的自然是那四大神兽。

    当年他入人道前,曾经叮嘱过那四人照顾黑无常剩下的,不完整的那一小半魂魄,几人也确实是照做了,只可惜阎西顾考虑不周,根本没考虑到四人根本不会照顾人,才弄出了小道士那种半吊子……

    而且后面四人还联合了上一任阎王玩弄他,这笔账,阎西顾不可能不好好算清楚。

    “大人……师……师傅他们不会来了。”黑无常道。

    “什么?!”阎西顾抬头。

    黑无常雯雯一笑,道:“师傅几人,早在白无常与判官离开的时候,就已经一起走了,不再鬼界,也不在人界,段时间之内,大概不会回来,大人不用在等。”

    “什么!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阎西顾微怒,他喊了几声,身旁的男人只是装作听不清楚,阎西顾看了好笑,说:“大人,地府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而且人界间……还有您的母亲。”

    阎西顾收起笑容,说:“时间也不多了。”

    黑无常不解,“大人指的是?”

    “阳寿不长了。”阎西顾道,他换了个姿势仰面躺在地上,望着地府昏暗的天空。

    听了这话,黑无常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女人是人,自然是有生老病死,而生老病死都是由阎王定的。若要改,只是阎西顾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但是她终究是人,就算是长寿也不过是百年的事情,终究有阳寿用尽的时候……

    而且对一个寡妇来说,长寿,未必是好事。

    黑无常沉默着,思索着改怎么开口,却始终不得法。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时间,他终究是忍不住了,只好把心中想法说了出来,“人界间,送走已故人,也是件大事。”

    鬼怪与人类不同,虽然终有烟消云散时,可因为太过长久的时间,让一切都变得淡然。

    “我知道了。”阎西顾道。

    “既然如此,那下官立刻就去处理地府堆积的事物,如此一来,我们明天就能出发。”黑无常像个害怕先生的学子般乖乖站着,双臂自然垂下,毕恭毕敬。说完,他偷偷瞥了眼躺在亭子中的阎西顾,有点紧张。

    他是无常,地府最早之时就在的无常,虽然常伴阎王左右,可这种陪伴与之前人界那一遭是不同的。

    作为无常,他的陪伴只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但是作为一个人,他能陪在阎西顾身边,却是……

    恢复了现在的模样之后,他也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作为无常的事情,作为小道士轮回的事情,作为伴随在小白身边黑无常的事情,全部都想了起来。

    因为想起来了,所以他才更加紧张不安。

    若是阎西顾拒绝,他又当如何……

    建议阎西顾会人界,说这么多,他是存了私心的。

    喜欢这种东西就算是存在千万年了,都忘了最开始心动的时间和原因了,也不会被抹消。

    若是作为鬼两人之间相差甚远,身份也是他无法逾越的砍,那至少作为人类,他还可以更加靠近这个人些。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他便可以暂时忘掉那些繁文缛节,忘掉他不过是个无常,终究有烟消云散那天,忘掉面前的男人与他不同。忘掉就算是逆天而行化身人胎他也能轻而易举做到,他却是拼尽全力坏了魂魄花了生生世世都没找到那人之间的差距……

    如此便好。

    “好好好,你快去。”闻言阎西顾捏了把汗,脸色有点不自在。

    上一任阎王溜号之后,这些事情就一直积在哪儿无人处理,他一想起堆积在他房间的那些文档,就头痛。

    要不是因为那些文档,他又怎么会有房间不回又才床不躺,非要呆在这儿?

    黑无常摸不着阎西顾的心思,此时对他还在为接下的旅途心跳不已。

    得到阎西顾的首肯,他立刻向着阎王殿走去,脚步轻盈快捷,有些迫不及待。

    对于拥有无限时间的阎王来说,几天时间不过九牛一毛,但是对他来说,却尤其珍贵。

    黑无常离开,阎西顾也从凉亭中坐了起来。

    五道山不在,小道士不在,人界间剩下的,也就他娘亲一个人在,确实是孤独。

    不过他临走之前有拜托阎西栖照顾她,以阎西栖之前的做法来看,他应该不会丢下他娘亲一人不管。

    而且这次他走之前,没有交代阎西栖太多。

    虽说已经有了上次的事情的预防针,但这次阎西栖大概还是会兴师动众到处找人。

    想到这儿,阎西顾有些迫不及待。

    他心动,身形便消失在凉亭,下一瞬,他出现在了阎王殿,还没等在阎王殿准备处理文档的黑无常反应过来,就一把把人揉进怀中,然后带着黑无常破了鬼界与人界间的界,出现在了人界。

    “阎西顾……”黑无常被阎西顾的动作吓了一跳,惊叫出声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再直呼对方名字,因此快速捂住了嘴。

    等他在反应过来时,已经物换星移,不在之前的地方。

    在他面前,那男人安静地站着,只比他高了些许。换了装,不再是地府的模样,而是穿着普通衣物,手脚修长,脸色一如既往的惨白,仿佛病中,但那人的双眼却不像寻常人浑浑噩噩的,与之相反,他的双眼十分明亮。

    看着做了掩饰的阎西顾,黑无常有些发愣。

    早就见过他这幅模样,可是在看,还是移不开眼。

    依旧是哪个阎西顾喜欢常常光顾的墓地,只是这次阎西顾他们回来的时候,是烈日当头的中午。

    寒冷已经散去,夏日到来,烈日当空,地府永远不会有的热气扑鼻而来。

    一段时间不见,墓地的死气倒是没凝聚起来多少。

    阎西顾随眼看了眼周围,确认没人之后就放下了黑无常,往镇子的方向走去。

    “敛去身上死气,我们回镇上。”阎西顾道,“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不然会让人怀疑。至于地方那些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说吧。”

    早几千年的时候,那些东西最多的时候可是堆满过半个阎王殿。

    黑无常收起脸上瞬间的动摇,他温柔一笑,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跟在阎西顾身后往镇子走去。

    “大人,这次回去之后,该如何交代行踪?”路上,黑无常问道。

    “就说被官府抓了。”阎西顾道,想了想,他问道:“瘟疫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到地府之后,阎西顾就没再关注过人界,大小事情都是黑无常在代为处理。

    “已经处理,瘟疫改为鼠疫,已被压制。”黑无常道。

    阎西顾看了一会,漫不经心道:“之前那些因为瘟疫而逝去的人,记一功德吧,来世投个好胎,毕竟是因我才枉死。”

    黑无常突然忆起那段时间,阎西顾看谁都像是好像上去啃一口的眼神,就忍不住发笑。

    也亏得他忍住了,不然恐怕那些亡魂早就消失。

    “是。”黑无常浅笑道,他眼中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从回到人界就一直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许多。

    回到镇上,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和来来往往的人群,黑无常恍惚之间有种回到以前的错觉。

    只是看着走在他一步前的阎西顾的背影,他心中清楚,人界那场游戏已经结束。

    他也该是时候收敛心思,把那多余的感情抛弃。这样一来,他还是那个黑无常,而阎西顾,还能是他主子。

    镇上许多人都是认识阎西顾的,因此见到阎西顾回来,纷纷指指点点。

    阎西顾也不介意,对那些人笑了笑,径直带着人回了自己家。

    在他身后都黑无常现在用的也是小道士那副模样,小道士本来也是他。

    到了家门前,黑无常倒是比阎西顾更为激动,阎西顾停下脚,他走了上去,深吸一口气之后,敲响了门,“阎伯母?”

    稍等了一会儿,感官早已经不是常人范围内的阎西顾和黑无常,清楚的感觉到屋内的阎母出来开门。

    门从里面被打开,阎母披着衣服,看到小道士的瞬间她立刻朝小道士后面看去,见到阎西顾之后立刻笑了起来,“顾儿!你可算是回来了。”

    阎母十分高兴,走上前之后就不断打量着阎西顾,眼中尽是欣慰。

    阎西顾不解,他娘亲这次为何对他的不辞而别毫不惊讶,也不责备,心中疑惑不解但他面上却面色不变地唤了声,“娘。”

    黑无常在这时候挤过来,道:“伯母。”

    见阎西顾和小道士到家门前,那些人心思各异地散了。

    进了门,阎母立刻忙着去烧水煮点心给两天人吃。

    “伯母,我去吧!”黑无常主动请缨。

    阎母许久不见阎西顾,此刻也是好多话要问,因此迟疑了一下之后便点了点头,“那就辛苦你了,本来来者是客,我不该让你下厨,不该你跟了顾儿做事,也不算外人了,就麻烦你了。”

    黑无常微愣,不甚明白阎母的话,嘴上却的笑道:“那是自然,你们聊,我去忙。”

    黑无常离开,阎西顾被阎母领到了客厅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