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57章 .每天每天都要填饱肚子
    057.每天每天都要填饱肚子

    阎西栖与一人相聚,两人有说有笑的谈了一会儿之后阎西栖才和那人进屋。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穿着道服,看样子像是那个道观里的道士。黑无常远远地看着那人,确认那人并不是什么地府的人之后才小心的靠近那房间。

    屋内,阎西栖有些激动地看向那中年道士,“你尽快,无论是多少代价我都会照付……”

    “少爷不知,这并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前些天五道山那边实在是怪异得紧啊,小道实在不敢轻举妄动。那五道山明明瘟疫横行、死伤无数,如今我却偏偏寻不到半点死气,这种情况下小道只能以为是那边的人动了手脚。”那中年道士一改之前的态度苦着脸走到阎西栖的身边。

    “那边的你?”阎西栖一脸不喜。

    “自然是那里的人。”道士用手指了指脚下大地,道:“有些人不是你我能影响到的,和他们为敌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也没人有那个能耐。”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么说的。

    “那你觉得要怎么办?”阎西栖常年混迹与商场之中识人眼力已经炼至极限。他看了那道士一眼,自然是一眼就看透了他话里之话,他仿佛看透了那道士般。

    被阎西栖看透,那道士也有些讪讪然,他脸都青了,暗暗咬牙,他继续说道:“五道山周围是死气荡然无存,但是五道山之外的地方却不一定没有死气可取,只要稍稍走远些,就还是有希望的。”

    阎西栖眼睛一亮。这可是阎西顾第一次主动找他要东西,他不能不给也不能不给。

    “只是这……”那中年道士低着头转动手中的茶杯,一副欲言又止的为难表情。

    “道长有什么话大可直说。”阎西栖举起酒杯喝杯中之水,眼神却看着那道士,动作轻佻而缓慢,似乎有意为难那道士。

    那倒道士早已经注意到阎西栖冰冷的小动作,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他硬着头皮说道:“只是要花费一些时间,而且……”

    “道长还请放心,路资我会派人给你送过来。”阎西栖道。

    那道士点了点头,笑开,“一定不负少爷之恩。”

    “如此甚好,我再找几个人和道长一起去吧,此行事情紧要,可不能耽误。而且uoshi单独出行,我害怕道长出事。”阎西栖道,他嘴上虽然说是担心那道长,但是事实上却是派人跟着这道士,预防他怠慢了这件事情。

    道士自然也是明白这点,他有些别扭的转过头去不看阎西栖,嘴上一个劲的说着‘不负所望’。

    那之后,阎西栖又和那道士在屋子里客套了许久才离去。

    阎西栖离去,黑无常却并未立刻离开。他跟着那道士许久,看着他在阎西栖走后破口大骂阎西栖抠门,然后从床下掏出一瓶酒在床上喝了起来,直到那道士都喝得醉醺醺的了这才离开。

    那道士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唯一让人有些意外的就是跟在那道士身边的小东西。

    黑无常不动声色的回到阎西顾所在的房间,他无声地靠近床边,小心的隔着被子打量着阎西顾腹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睡着了的阎西顾就开了口,“打探到了吗?”

    “打探到了,没什么特别,就是个歪门邪‘道’,养了只小鬼然后装疯买傻。”黑无常讪讪地说道,他就知道阎西顾不会这么散漫,以至于让他近了身都没发现。

    “那他怎么会有那么多死气珠?”阎西顾问道。

    “看样子是一千装神弄鬼的时候凝聚起来的,他利用死气珠祸害人家,让人因为死气的原因而阳气亏损,病魔缠身,到处求医无效再去除妖除魔赚取银钱。”黑无常道。

    阎西顾略微有些惊讶地看着黑无常,没想到那个世界都有这种人。

    他以前也曾与这种人有过接触,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也就是见过几次而已。

    黑无常神情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不在我管理范围之内,这属于天上那群家伙的工作范围。”

    “那他身上还有死气珠吗?”阎西顾有些无奈,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他身上还留有死气珠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不大清楚,不过我倒是知道什么地方能让你吃上一顿。”黑无常憋足了气一口说出口。

    阎西顾闻言再次感到惊讶,黑无常说让他‘吃一顿’?一直以来黑无常和小白都很不喜欢也不能接受阎西顾吃死气,所以多方阻挠。没想到现在黑无常居然自己说出这种话来。

    黑无常无声的挑挑眉,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有些死气虽然不在我们无常的管理范围之内,但是也不代表我们地府的人会视若无睹。”小道士狠狠地说道,“只是便宜你了而已。”

    “说说看。”

    “那道士身上带着这么多的死气珠子,大概也坑蒙拐骗得了不少钱了。”黑无常道:“那他身边跟着的那小鬼再留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留在他身边也是祸害。”

    阎西顾点了点头,确实。

    若是不管,那道士在阎西栖这边捞够了,定然还会出去旧计重施坑蒙拐骗。

    而且被邪道养着的小鬼,通常都是些未成年便冤死、惨死的小孩,这种小孩怨气大,再加上被养小鬼之后虐待压迫,导致怨气冲天。

    留得长久了,要么因为怨气成长长大而反噬主人,要么就是被这些道士先下手为强从世间之上消失。无论如何,这些小鬼都不可能被放掉,一旦放掉无异于放虎归山,小鬼报复且不说,单是走漏消息在地府那边被记上一笔就足够他下一世无法投胎做人了。

    “你准备怎么办?”一直以来都沉默着的阎西顾突然开口,声音有些诡异。

    “那小鬼已经怨气冲天,隔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子臭味。”黑无常笑道。

    对黑无常口中吐出的‘臭气熏天’阎西顾若有所思,他看了眼黑无常,在对方僵硬的表情下收回视线。

    “既然如此,那我就搭个顺风车了。”阎西顾道。

    黑无常看着阎西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稍作犹豫,黑无常飘出了屋子。

    阎西顾安然躺下,细心等待。

    阎西顾的目的只在每天每天填饱肚子,至于那小鬼和那道士结果怎么样,那是黑无常的事情。

    这一等就等到半夜,阎西顾在阎西栖的照顾下晚饭吃了之后,院子那边才传来动静。

    起初只是小动静,似乎是有什么嘈杂。但是越来越嘈杂越来越大声,约莫半夜之后阎西顾总算是听到了消息。

    阎西栖亲自带着一群人把阎西顾叫了起来,说是院子里有人闹事,闹得不小,所以阎西栖让阎西顾换个地方休息。

    出了门,阎西顾立刻被院子那边的火光吸引了注意力。院子另一边似乎着了火,烧了大半个院子。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阎西顾问道,空气中早已经死气弥漫,闻着那死气,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阎西栖闻言看向阎西顾,脸色有些扭曲,半响之后他才开了口,道:“之前暂住在院子里的一个人,试图窃取府里的钱财结果被人撞见,他恼羞成怒所以动手点着了府里的屋子,院子里的人已经在抓人了,很快就会好,不过这里暂时不能呆了,火势蔓延过来了。”

    “不然我先回家休息。”阎西顾道,“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暂且回家,看看我娘亲也好。”

    阎西顾稍有迟疑,随后点头,“那我派人送你回去。”

    “没关系,你去吧,我自己回去就好。”阎西顾道。反正他暂时是不可能回去了,让人跟着才麻烦。

    阎西栖还在犹豫,德拉斯府里火势烧得大,很快就蔓延到他们这边来了。

    阎西栖走不开,也只能让阎西顾先回去。

    阎西顾离开,出了门之后他就又从围墙外翻了回来。

    溜到死气最浓郁的地方,阎西顾远远地看到了在空中忙得手慌脚乱的黑无常。黑无常脚下,一个中年道士模样的人在手舞足蹈的跳着,不知道在做些什么,那浓郁的死气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黑无常在空中努力的利用法术抑制火势,但是火势太大,再加上还有个被小鬼俯身了道士在下面胡闹,所以把自己弄得手慌脚乱了。

    “你在干嘛?”阎西顾站在屋顶问道。

    悬空的黑无常闻言立刻跳了下,他怒道:“你还有空说闲话,还不快来帮忙!”

    阎西顾看向脚下那不断在地上又跑又笑的道士,脚下一用力,直接跳了下去落在那倒是面前。

    道士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伸手,直接将人拦住。

    那道士明显被小鬼附身了,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大概和黑无常有很大关系。

    制住那道士,阎西顾直接捏决凝聚死气,硬是把那道士身上的死气和空气中的死气尽数汲取了出来。死气还算浓郁,凝聚成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死气珠。

    死气被汲取完了,阎西顾放了手,那道士浑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两眼发慌。

    阎西顾仰头,直接迫不及待地把死气珠咽进了肚子里。

    阎西顾把死气珠咽下,地上的道士却一蹶不振,一直没能站起来。他一直在地上抽搐打滚。

    黑无常抑制火势,另一边阎西栖那边也在紧赶着救火,眼看着火势被控制,黑无常也累得脱虚般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落地,黑无常用手中镰刀戳了戳地上的道士,“喂,差不多就出来跟我走吧!”

    阎西顾倒退一步,在黑无常的话语之下,一个全身黑色的孩子从那道士身上站了出来,站在黑无常面前。

    “我帮了你了。”黑无常走向他,“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那小孩摇了摇头,不说话。

    黑无常松了口气,他早就已经看习惯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所以对他凄惨的遭遇也没什么太多感慨,只是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凄凉就是了。

    把小鬼魂魄收入怀中,黑无常阎西顾避开那些阎府的下人出了阎府。

    悄无声息的溜到离家不远的街道上之后,两人脚下才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