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44章 .一只护食的炸了毛的小仓鼠
    044.护食的小仓鼠

    “你把它引出来,然后我解决它。”阎西顾动作温柔地在脖子前在做了个‘咔嚓’的动作。

    小道士仓惶中抬起头看了眼阎西顾,神情越加复杂起来。

    他心中明白阎西顾说得没错,若是阎西顾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烂在他的肚子里。可是这也不是一定的,若是中间出了差错阎西顾被那封印里的东西伤了,若是他师傅他们在阎西顾对付完了那东西之后对阎西顾出手怎么办?

    有太多未知,而小道士也对自己几个师傅的性格十分了解,也清楚他师傅的实力,他们对鬼怪异常这一类的东西恨之入骨,绝对不会容忍那些魑魅魍魉存在于世上!

    一旦阎西顾的异常身份被发现,他们绝对不会束手旁观。

    “怎么?”冰冷的声音从阎西顾嘴角吐露,阎西顾向来不喜欢拖延的人,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

    小道士还在思考阎西顾的话的可行性,阎西顾已经向着门口走去,“你做不了决定,我替你做这个决定。”

    小道士闻言猛地回头,他的心都在那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却见阎西顾在这时候大摇大摆的朝着他师傅那边的后院走去。

    那瞬间小道士慌了,他咆哮一声,径直冲向了阎西顾。

    扑倒阎西顾身上,小道士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硬是把阎西顾给连拖带拽的拉扯回了客厅。

    “不行。”小道士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浓浓的坚定,“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阎西顾想了几种可能,但是最有可能的却不是这个答案。

    小道士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炙热到烫伤他食道的程度,他紧紧地拽着阎西顾低声喝道:“我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的,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让地府的那些鬼怪放过你和我,但是我师傅他们不是鬼怪,他们不会吃那一套,而且我师傅他们很厉害,我也了解他们的性格,就算是你真的帮了忙最后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就算是那些人都因为你这个决定而——”

    没做任何停顿,小道士打断阎西顾的话语坚定地说道:“就算那些人死掉,也不行!”

    小道士是坚定的,至少在这一刻是无比坚定的。

    看着阎西顾带着揶揄、带着笑意的眼睛,小道士眼神无比坚定。

    而阎西顾看着如此模样的小道士,心中却一片空白。在他心中原本的愚弄消失不见,转而是惊讶充满了他的心口,

    “让你涉险,我做不到。”小道士冷静下来,有些苦涩地看着阎西顾背后的大片树林,“而且说不定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么严重的地步,说不定只封印了地下的东西之后瘟疫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

    “你觉得可能吗?”阎西顾面无表情地问他。

    小道士眼中一阵苦涩,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道:“就算不可能,我也要搏一搏。”

    阎西顾闻言微微一愣,冷声道:“我知道了。”

    阎西顾并未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毕竟他本身就没准备真的舍身救人,他只是想试一试或者说是逗一逗这家伙,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但这一切对于阎西顾来说,并没有丝毫改变。

    看着小道士笃定的眼神,阎西顾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把心中的想法说出了口,“我接下去要去找小白和黑无常他们问问情况。”

    “黑无常?你找他们做什么?”小道士不解地问道。

    “他们两个就在山下,大概这件事情也是他们负责的,而且看样子你师父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他们两个来了。”阎西顾笑弯了眉眼,每次遇到黑无常就都有好事发生,不是美食就是各种有趣的东西。

    但小道士眼中却都是忐忑,“你还没回答我你找他们做什么?”看着阎西顾眼底闪烁的精芒,小道士不禁反射性地向后退了一步后问道:“难道你想让黑无常帮我们查查瘟疫的事情?”

    阎西顾也发现自己方才的笑容显然有些过于灿烂了,他连忙收起笑容说道:“你师父好像不想让黑无常他们发现山上的事情……人类没有办法的事情,说不定黑无常他们有什么办法也不一定。”

    小道士有些惊讶地看了眼后院的方向又看了看阎西顾,稍发呆之后恍然大悟过来,“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你刚刚偷听我师傅和我说话?”

    阎西顾挑眉看着小道士,换来小道士憋红了脖子的窘态。

    阎西顾既然偷听了他师傅们的谈话,自然也知道他偷偷贴了隐身符偷听还被他师傅抓了个正着的事情了。

    “我也去。”小道士僵硬地转移话题。

    “随你。”阎西顾并未在意。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之后门从外面被打开,小道士的三师父强梁冷着脸站在门口,他并未看阎西顾而是只看着小道士说道:“这里不安全,封印再次泄露了,朝飞你带着你朋友先下山去吧,尽早离开这里。”

    “三师父?”小道士担忧地看着强梁,“出什么事情了?”

    强梁侧头看着阎西顾,眼中什么都没有,似乎只是看着他而已。

    “师傅?”小道士心脏猛地一跳,他连忙上前一步站到了阎西顾面前,挡住了强梁落在阎西顾身上的视线。

    “封印在刚刚被完全冲开了,那东西已经不是我们能抑制得了的了。”强梁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要对小道士笑笑,可是小道士此刻对阎西顾的庇护让他根本就笑不出来。

    “那怎么办?”小道士再次紧张起来,封印里是什么东西他不清楚,但是就凭他能耐现在他都忍不住因为周围的瘴气颤抖起来这一点他就清楚,事情麻烦大了。

    而且小道士还要一边担忧他三师父会不会对阎西顾的事情有所察觉……

    强梁只是淡淡地看着阎西顾,没多久后他额上冷汗已渗出皮肤。

    小道士太紧张,并未察觉,阎西顾却全部收进了眼中,就算是站在一旁被小道士挡在身前,阎西顾也能够感觉到小道士的紧张。

    说实在的小道士护起人还有趣的,有些像是一只护食的炸了毛的小仓鼠,毫无威慑力却鼓足了劲儿瞪眼。

    “我们会想办法的,你们暂且离开这里,留在这里碍事……”强梁道,说完他转身就走,没给小道士任何回话的机会。

    直到强梁走远,小道士才想着要追上去,阎西顾却拽着他不让他离开,“你跟我下山,我有点事情要你帮忙。”

    小道士低垂着头沉声答道:“我送你离开。”

    “我要去找黑无常,问他这山上的事情,你不去?”阎西顾问道。

    “我……”小道士纠结了,一边是他师父,一边是事情的真相,让他二选一时他真的有些无措。

    认真纠结着这个问题,小道士居然开始用手指互相摩擦起来。看到小道士这个小动作阎西顾愣了下,这个动作是黑无常常做的动作。

    “我一个人去的话,黑无常大概不会见我。”阎西顾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说实在的小道士刚刚的举动让阎西顾很疑惑,小道士什么时候开始和黑无常两个人如此相似了?

    在从地府回来过后的这不到两天的时间里,他已经不止一次恍惚间误以为站在他面前的是黑无常而不是小道士了。

    小道士一脸疑惑,“为什么?”

    “你觉得呢?”

    从遇到他开始黑无常就总是在受伤,总是各种倒霉催,这一点不光是黑无常就连阎西顾都察觉到了。

    最后一次见面时,阎西顾还顺手牵羊的摸走了他的妖器,黑无常愿意再见到他才有鬼。

    小道士又沉默一会儿,似乎在迟疑到底要不要和阎西顾一起再去诓黑无常一次。对于诓黑无常这种事情,阎西顾做起来始终还是不如阎西顾心怀坦荡。

    “他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我去!”小道士跟上阎西顾的步伐。

    两人没来得及收拾东西,一前一后地就下了山,到了山腰之后阎西顾直接拽着小道士用道术下了山,回了镇子。

    镇子上已经听不到哀嚎的声音,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走在街道上,仿佛走进了一座荒芜的古镇。街道,房屋,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

    树木早已经枯死,花草早已经因为干渴而连根拔起,明明是潮湿多雨的冬季,地上、墙壁上却有着因为干枯而裂开的裂纹。

    小道士跟着阎西顾走过街道,一路往没人的地方走去,直到走到了街道的尽头,阎西顾才停下脚步。

    “我回避下,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小道士点了点头,脸上都是认真与严肃。

    看着阎西顾走到一座屋子前进了门,敛去气息后小道士也有了动作,他已经看过阎西顾招魂太多次,虽然他自己是第一次招魂但是倒也没出错,就是费了些时间。

    画好符咒,小道士以自己的血为祭品开始招魂,召唤无常和鬼兵已经属于高级道术,小道士现在做起来已经不会太吃力。

    符咒在小道士的输出道力下渐渐从地底浮起,逐渐成型,灰暗的道符慢慢变大,被作为祭品的血液被阵法吸食,消失不见……

    小道士最终念念有词,呼唤着黑无常,同时在脑海中想象着他的模样。

    招魂最为重要的就是对自己要招的魂魄的了解程度,越是熟悉的人召唤起来就越是容易成功。

    小道士与黑无常已经相识相熟,召唤起来自然也是十分容易。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法阵中有了动静,一个熟悉的球形物体出现在法阵中央。

    那球形转动身体,最终把不知道是脸还是屁股的一面面对着小道士,“果然是你,找我干吗?”

    黑无常飘飘晃晃地从法阵中出来,来到小道士面前绕着圈,“几天不见你这家伙怎么沾染了一身的瘴气,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