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41章 .今天晚上有几道菜?
    041.今天晚上有几道菜?

    阎西顾早已经察觉到了五道山的异常,但是没想到走近之后反应却更加强烈了,五道山山上有什么东西在,而且那东西很强大,因为他散发着很强烈地食物的香气!

    他咽了咽口水,强忍着把放在鼻下轻嗅的死气珠放进嘴里咀嚼的冲动把死气珠收进了怀中。这些死气珠子他还有用处。

    好在很快就有东西放他分了心,没那个时间去注意那行死气珠。因为越靠近五道山山顶上的五道山道观,在他身体内部的那镰刀就越发不安地躁动起来。

    阎西顾心思都凝聚在了那镰刀上,走在前面的小道士却猛地踩下刹车,他哭丧着脸回头阎西顾,哭丧着脸说道:“阎西顾你待会儿一定要听我的话,可千万别被我师傅发现你的异常,我师傅他们、他们有些不大喜欢你这样……”

    阎西顾不是人,这种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得了的。

    五道山山上的几个老道士更加接受不了,大概最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他们的宝贝徒弟居然和这样一个人扯上了关系。

    小道士担心的还不止是阎西顾,比起担心阎西顾,小道士反而更加担心他的几个师傅。

    毕竟见识过阎西顾的强度之后,小道士真的完全没有理由不担心他的几个师傅啊!看过阎西顾汲取死气,看过他把地府都啃了个窟窿之后,小道士有理由担心也完全有理由担心这件事情啊!

    他能不担心么?

    小道士担忧地看了眼阎西顾,虽然阎西顾从来不吃活人,可是如果活人把他惹恼了阎西顾大概也不会‘口’下留情的。

    “怎么?”阎西顾问道,小道士盯着他看的眼神让人有些不舒服。

    “阎西顾我师傅其实都是很好的人,真的,他们只是有些、有些固执,其实他们不是坏人。”小道士还在试图拐弯抹角的劝阻阎西顾。

    阎西顾看出小道士的意图,他冷哼一声,嘲讽道:“你放心,我不会吃了他们的,我对几个糟老头没兴趣。”他是对糟老头没兴趣,但是一旦成为鬼魂,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美味。

    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但他就是止不住嘴。

    小道士吓了一跳,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口无遮拦,居然对阎西顾说出这种话来。

    虽然从未听阎西顾亲口说过,但是与阎西顾相处这么久之后小道士也看出来了,阎西顾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并不满意。他并不那种会任由食欲占据理智的人。

    懊恼与后悔在小道士心中滋生,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对阎西顾说这种话,他明明相信着阎西顾,他明明知道阎西顾并不是那种人,却说出那种话……

    小道士的心乱了,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他不想看阎西顾的眼睛,因为他害怕看到阎西顾眼中的怒火,“对不起,阎西顾,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相信你,我……”

    阎西顾无心听身边小道士的话,只是心不在焉的敷衍道,“快到了。”

    看着阎西顾往前走去的背影,小道士暗暗咒骂,他这个白痴……

    小道士狠狠咒骂了自己一番,举步跟了上去。

    看着阎西顾地背影,小道士欲言又止。

    很快,两人来到了五道山道观门外。

    在树林中的情况在五道山周围更为明显了,以五道山道观为圆心,道观周围的花草树木凡是有生机的的生物,全部枯萎。

    来时阎西顾已经注意到,那些枯萎的树中,有些树已经腐烂,倒在地上。

    从痕迹来看,都很新,应该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而且那些书树都是从大树根//部开始腐烂的,所以腐烂的根//部无法承受树干与树桩的重量,轰然倒地。

    这地方有问题,死气与瘴气是从道观脚下扩散开的,而且豁口就在五道山道观正下方,所以道观才成为了问题最严重的地方。而五道山山脚下的镇子,则是因为里地气太近,所以才瘴气中毒,感染了瘟疫。

    小道士见走到了道观门外,也振奋了精神。他首先冲向了道观,嘴上还不断大喊着他几个师傅的名字,“大师父,二师父,我回来了。”

    小道士冲进道观大门,伸长了脖子左右张望寻人,寻了半晌没看到人,小道士立刻开始不安地大声嚷嚷起来,“师父?”

    “嚷什么?”一道略带沙哑地声音从道观深处传来。小道士慌乱的脸色立刻转为兴奋,他快步走进门内,嘴上还念叨着,“师父你在做什么我叫你这么久了你怎么才回答我?”

    “我在里面整理东西,你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似的动不动就大吵大闹,让人看笑话。”从屋内走出来的是个中年道士,时间并未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再加上道袍合身,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十分俊气。只是最近树林中瘴气太重,让他整个人显得有些精神萎缩。

    双眼之下,大大的黑眼圈让他看上去有些虚弱。

    “你这家伙最近去什么地方,我和你师傅到处找人都没找到?”看了眼阎西顾,那道士继续皱着眉质问小道士。

    “我就是去山那边看了看,没去那儿。”小道士不擅长撒谎,一说话谎话眼珠子就控制不住地到处乱瞟。

    “山那边?”那道士眉头皱得越来越深,显然是不相信小道士蹩脚的谎话。

    “师父这个等下再说,大师傅和二师父他们呢?我带朋友回来了,我介绍给你们认识。”小道士跑到阎西顾身边,然后指着阎西顾说道:“我在上下认识的朋友,他叫阎西顾。”然后他又指着那道士兴奋的对阎西顾说道:“这是我三师父,他叫强梁,是我们道观道术最厉害的人!也是教我道术的师傅。”

    那姓强梁的道士,分明就是之前阎西顾见过一次的梁道士……

    “在下阎西顾,时常听起小道、云朝飞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气度非凡。”阎西顾上前打招呼。没想对方看了他一眼,竟然仿佛没看到他一般回头对小道士说了句‘你其他师傅在后院’就转身离开了。

    小道士有些尴尬地看着若有所思地阎西顾,解释道:“我三师傅他脾气有些奇怪,你别介意。我先带你进去休息吧!”

    东华离开之后院子里又是一阵静谧,阎西顾并没有动静,只是看着东华离开的背影思考着什么。

    强梁?

    阎西顾记得他只在古籍上读过这个名字,强梁又叫疆良,是虎首人身、四蹄长肘能衔蛇操蛇的“大傩”中的十二兽中凶神之一。

    关于强梁的资料十分的少,阎西顾也只是知道对方是十二凶兽之一而已。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对方居然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见阎西顾发呆,小道士轻轻地开口道,“阎西顾?”

    “没事,走吧!”阎西顾摇了摇头,道,“道观一共几个道士?”阎西顾询问小道士这话的时候,那眼神就像是在问今天晚上有几道菜。

    “加上我,一共有五个人。除了我之外,其余几个都是我师父。”小道士扒拉着凌乱的发傻兮兮地哈笑,他的脸色显得有些红润,“他们就像我父母一样,如果不是他们,我早就被饿死在上山了。”

    小道士是被他师父从山里捡回去的,这件事情阎西顾曾经听小道士说过,不过小道士并没有细说。

    说到师父,小道士有些担忧,“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这次一走就是半年时间,以前我从来没离开过他们这么长时间。”

    “那我先去客厅喝点茶,你先去看看你师傅他们吧!”阎西顾说道。

    小道士在院子里站了会儿,终是没忍住对他几个师傅的担心跑到后院去了。

    小道士离开,阎西顾也立刻有了动作,他捏决,手中从小道士哪儿拿来的符纸立刻幻化成了他的模样,阎西顾自己则是捏了个他隐身决消失在客厅内。

    这道观一切都不对劲,从踏进道观范围内开始阎西顾就察觉到了这点。这道观里根本就没有生气!

    外人可能不清楚这代表着什么,但是阎西顾却清楚的明白——这道观里,根本就没有活人!

    小道士的师父,根本就不是人。

    隐身之后的阎西顾跟着小道士往后院走去,看着小道士兴冲冲的步伐心中有些压抑,他并不知道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师父,和他并不是一样的存在。阎西顾长吁一声,看来小道士身上也藏着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小道士兴冲冲地跑到了后院,他到时院中已经有四个人在,之前那个叫做强梁的三师父也在其中。

    几人正围在一起说话,见小道士进门,四人都停下动作看向他。

    看到了他们看过来,小道士兴冲冲地冲了过去叫道:“师父!”

    其中一人站了出来走到小道士身边,他打量了小道士一遍之后开口问道:“最近跑什么地方去野了,怎么都不通知我们一声?”

    小道士极力保持着镇定,他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对那道士说道:“大师父这个等下再说,你们怎么样了?山下瘟疫已经蔓延开,你们都没事吧?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小道士紧张得抓住那年纪最大的道士扯手扯脚查看他,发现他除了气色差了些之后松了口气,接着又开始查看下一个,直到把四个人都看了一遍之后才松了口气,“我担心死了,还怕你们也会出事。”

    被小道士这么一闹,几个人语气也松了些,大师傅道:“没事就好,没事就赶紧回去休息,我和你几个师傅还有点事情要做,有事等下再说。”

    众人再次开始商量什么,小道士围着几人转了几个圈,失落的转身离开了后院往阎西顾那边走去。

    小道士一离开,在场的几个人就停下了话语。沉默许久之后,强梁开口道:“他把那人一起带回来了。”

    隐藏在暗处的小道士和阎西顾两人心跳均是猛地一顿。

    小道士离开院子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给自己下了道隐身咒,留在了院子中。

    他在担心,担心阎西顾的事情被他几个师傅发现。

    没想到他师傅果然还是在说阎西顾的事情,而且似乎有些什么地方与他害怕的不同。

    强梁说完,年纪最大的那道士叹了口气,望着天上那一层厚重的云层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不过,避不开,只是没想到都几千年了,还是没能避开……”

    见到那年长的道士如此说,其余两个道士也开始长吁短叹起来。

    倒是强梁脸色一僵,道:“雄伯、伯奇,你们两个接下去继续封印那东西,剩下的交给我和鬼虎就好。不能在这么下去了,若是那东西出世,就真的要灭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