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33章 .可再生食物归属权
    033.可再生食物归属权

    阎西顾上辈子做了几十年的驱邪人,什么命数、什么命运他都听得耳朵长茧了,但是他自己却从来不是很相信这些东西,毕竟命数命运这种东西到底还是人自己走出来的。

    所以阎王爷和他说他来这里是有道理的,阎西顾第一反应是铺之以鼻,而后才是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阎西顾也没有反驳阎王爷的话,既然对方已经说出这种话,应该也清楚他的来历。

    作为阎王爷,没对他这不人不鬼的东西做出反应,大概也已经默许他的存在。

    “若是事情结束,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阎王说道。

    “哦?我凭什么相信你?”阎西顾问道。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阎西顾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食物这件事情上面,至今为止他已经把这种日子习惯,心里也多少已经接受自己现在的情况,毕竟这样的身体他想过各种办法却没有任何办法结束。

    弄清楚他现在的情况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甚至为此不惜擅闯地府,现在阎王爷却告诉他,帮个忙他就告诉他一切……

    “你没有别的选择。”阎王爷说道,说完他又道:“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你身体的异常,也应该已经发现自己身处漩涡之中,这一切不是你轻易就能弄明白的,可是若是我愿意,可以让你少费很多事情。”

    阎西顾低着头,思考着阎王爷的话。

    阎西顾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最开始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摸索身体和寻在在食物上面,但他习惯这样的生活之后,阎西顾便开始渐渐察觉到周围的异常。

    不只是他,他周围的几个人也都有些不平常。

    小白黑无常暂且不说,两只鬼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显得寻常,单是小道士与他哥阎西栖身上散发出的诡异就足以让他侧目。

    据小道士自己所说,他是被他师傅在山中找到的婴儿,年幼时的事情已经记不得,所以就随着他师傅在山中学了道术。遇到阎西顾时正好是他第一次单独下山寻道的时候。

    但是从阎西顾遇到他开始,小道士的道术就是半桶水的程度,一开始小道士定身术失常的时候阎西顾以为是小道士本身能力的问题,后来在山中遇到封印在岩石上的鬼怪,阎西顾便立刻明白过来,小道士之所有不能正常施展道术,并非他能力有限,而是又东西抑制了他施展道力。

    所以他才一直不能正常施展他所拥有的实力,让他体内惊人的道力被荒置。

    小道士的情况阎西顾研究过,不过他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吃’上面,所以并未下心。

    具体情况,大概和小道士的体质有关联,小道士天生道力失衡。

    除了小道士,阎西顾的哥哥阎西栖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独自一人撑起整个阎家,让阎家从一个小商家变为一方地主。

    这还真是他的能力问题,最让阎西顾觉得阎西栖奇怪的,是阎西栖对他的态度。

    阎西顾之前曾经寻找过死气珠给他送来,虽然阎西顾没明说,但是阎西顾多少也已经明白,阎西栖大概已经看透他所隐瞒的东西。只是不清楚他到底看出多少而已。

    这两人说完,在看小白与黑无常,这两个本应该不理人间事事的无常,三番四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且不断与他扯上联系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这些是事情加起来,再看看现在,阎西顾不得不开始怀疑面前这阎王爷的动机。

    “这是我欠你的。”阎王爷见阎西顾一脸戒备,他长叹一声,说道。

    他目光越过阎西顾,看向远处,似乎是在怀念些什么。

    许久之后,他才开口说道:“‘阎王’这两个字,并非是自古传下来的称号,而是一个人的名字,万年之间都不曾变过,只是万年来人间鬼界都已经遗忘这件事情,所以我在几千年之前接手鬼王这个职位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接手了这个称号。”

    阎西顾没有出声打断,只是看着明显在怀恋什么的阎王。

    吃饱喝足的他难得有了站在食物堆里却听别人废话的闲情逸致。

    阎王笑了笑,眼中的怀恋化为笑意,“代号一千八百四十的黑无常,你认识吧?”

    阎西顾点了点头,那个每天都‘小白、小白’叫着的聒噪家伙,他怎么会忘记?

    “地府的代号大多都代表着鬼魂归入地府的先后顺序,一千以后的,都是近几百年来的事情了,但是那家伙却并不是近几百年才成为无常的。那家伙,当无常的时间都快超过我着阎王了。”说起这事儿,阎王眼中有些揶揄的成分。

    阎西顾挑眉,心中有些诧异。因为他清楚的记得黑无常曾经和他说过,他与小白差不多同时成为无常,更为具体的时间是他比小百货还要晚上几十年的时间。

    小白成为无常不过五百年不到,阎王这位置面前的老鬼可是已经做了几千年。

    而且鬼怪的时间虽然没有太多意义,可是一般能活上千年的鬼怪,绝对称得上一句厉鬼、大鬼,若是黑无常已经存在上万年,那他怎么会那么菜?

    之前几次动手,黑无常那次不是比小白还不如,被一只百年的小鬼弄得丢掉半条命也是他亲眼所见。

    阎西顾还在思考这些明显的矛盾,阎王爷却笑了笑,道:“剩下的,等事情结束之后我再告诉你。那边差不多也该有动静了。”

    被阎王这么一提醒,阎西顾这才想起他之前还与阎王爷约定过要帮忙抢东西,现在看来,接下去会被抢的人是黑无常这倒霉催的无疑了。

    被阎王说了这么多,阎西顾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兴致。

    还带说些什么,阎王却已经转身离开。

    离开时,阎王不忘对阎西顾说道:“事情结束之后再来找我,不要忘记了。”

    阎王离开,阎西顾就地坐下,没再走动。

    他在等待着阎王所说的动静。

    半个时辰之后,与阎王殿完全相反的方向不负所望的有了动静。

    灰暗的天边泛出一阵鱼肚白,这在人间时常能看到的一幕,在这整日整日昏天暗地的地府来吗,却是及其稀罕的。

    与鱼肚白一起传来的,还有一阵喧哗,在彼岸花海的那边,似乎有了什么斗争,都是吵嚷声。

    阎西顾想到与黑无常在一起的小道士,心中有几分了然。

    他起身,捏了个决,往那方向潜去。

    隔着很远,阎西顾就看到乱作一团的鬼兵。

    那没那些本应该凶神恶煞的鬼兵此时此刻都慌作一团,随着那些人看着的方向看去,几个人被围在中间,其中一个看上去很眼熟,深蓝色的道士长袍,及腰的长发……

    小道士正被一群鬼兵围在中间,而与他一起在中间的还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那身影阎西顾并不眼熟却隐约猜出了对方的身份——黑无常。

    曾经被他扔给小道士的黑无常,那只球形的倒霉蛋。

    那人背对着阎西顾与小道士所在地方向,此刻他已经幻化做人型,只是幻化的并不是很成功,所以他身形有些虚无缥缈,周围都是黑色的雾气,持久不散。

    黑色的长袍下,黑无常的身形显得有些消瘦,被他手中的黑色武器一对比,更显得瘦小。

    他手中拿着一把镰刀,但这镰刀并不是他以前常常拿在手中的镰刀,而是另一把完全不同也大得多、长得多的镰刀。

    镰刀横切面很宽大,上面不断散发着浓郁的、不详的死气,死气环绕在黑无常身旁,把那些鬼兵都逼开许远。

    小道士倒是凭借着自己的能耐在死气圈子里站稳了脚,可惜他现在的情况也仅仅只是站稳了而已,再没多余的空闲去管黑无常。

    黑无常满头大汗,狼狈的站在圈子之中,完全无暇分心去管其他,现在他握住镰刀的镰刀刀柄就已经很费尽全身的力气。

    一切都比他想象的更为费力,手中的东西完全不听使唤,不断的在挣扎、咆哮、嘶吼着想要挣脱他的手,想要侵占他的意识,撕碎他的魂魄!

    这东西太霸道,霸道到他连半点分心的可能都没有。

    紧握着手中的刀柄,黑无常光是做到这种程度就已经是满身冷汗,不得不任由死气顺着手臂侵入他的身体。

    黑无常咽了咽口水,他不相信他会连这东西都控制不了,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四百多年前,黑无常拥有意识的时候身边就带着这把镰刀,这把只属于无常的镰刀。

    那时候黑无常还不清楚那镰刀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自己拥有一把其他妖怪不能拥有的与生俱来的武器,是一件很特殊的事情。

    他拥有意识之后的几年后,黑无常被地府的鬼兵找到。

    他成为了无常。

    而那时候,给予他无常职位的判官告诉他,他的镰刀地府要代为保管,因为无常是不能用除了地府派发的镰刀之外的武器的。

    黑无常犹豫过,但是最终还是同意了。因为无常是个好差事,普通的魑魅魍魉想要有所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只能凭借互相吞噬而成长,但是只要他能为地府工作个几百年的时间,积满功德,是可以选择重新为人然后精力劫数,若是运气好,是可以位列仙班的。

    作为妖在人间晃荡了好久的黑无常,自然选择了后者。

    奉上镰刀,然后与小白一起做起了无常的工作。

    这几百年来,黑无常始终没有在碰过他的镰刀,但是这也并不影响他作为无常。

    直到之前,黑无常再次触碰那与生俱来的镰刀,才发现这镰刀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不但不受他控制,反而开始侵蚀他的理智……这是要反噬的节奏,黑无常清楚的明白这一点却无从改变!

    小道士看出黑无常的异常,他想要上前去帮忙,却被那浓郁的死气逼得不断后退,想要上前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见势不妙,鬼兵已经有人去通知其他的鬼兵。

    阎西顾看着乱作一团的众鬼,砸吧砸吧嘴巴,阎王爷说的东西大概就是黑无常手中那把镰刀了。

    只是那把镰刀在阎西顾看来,叶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就是了,不过就是把死气与戾气重了些的妖器罢了,要夺走他这种事情根本无需他出手,阎王爷何必如此多此一举?

    不过不管如何,拿东西阎西顾是势在必得的。

    因为阎西顾看上那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