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26章 .扑上去抢食
    026.扑上去抢食

    阎西顾没在店里等多久的时间,因为阎西栖很快就跑了过来,来的时候他脸颊微红,还喘着气,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进了门,见到阎西顾,阎西栖反而放松了下来,他深吸一口气之后这才走近阎西顾身边,“西顾,你来了,早上我去你家找你二娘说你不在家,你去什么地方了?”

    阎西顾闻言皱眉,阎西栖这话让他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

    阎西栖却理解错了阎西顾的意思,他误以为阎西顾是因为他询问了他的事情所以才表现出不高兴来。

    他连忙陪笑着道歉:“对不起,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担心你,二娘说你没回家,你最近脸色又不大好……对不起,我不该多事的。”

    平素严词厉色的阎西栖完全变了人似的在对阎西顾道歉,店里的账房先生和长工低着头,都不敢看。

    家务事难管,阎西栖的家务事,更是没人敢管。

    作为阎家的家主,现在掌控制整个阎家的人,阎西栖的的事情除了他亲娘还真的没人敢去管他。

    当然,阎西顾绝对是个例外,因为阎西栖在他亲娘的面前都没像是在阎西顾面前这般卑微。

    “我昨天有些事情,和人出去了。”阎西顾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没通知你们一声,是我的不对,很抱歉。如果有什么惩罚骂我也认下。”

    阎西顾本来想说要是不能继续过来做事情就可以安心处理接下去的事情,但是阎西栖的态度,让他无法不知趣。

    他自己都不明白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其实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之前只是简单交代了让你过来做事情,却并没有安排好你公休的事情。不然我看这样,以后你每个月都休息几天吧,有什么事情也好去处理。”阎西栖见阎西顾面色放柔和,也不由地发自内心的跟着笑了起来。

    “……我接下去几天时间,可能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阎西顾沉默很久之后说道。

    “是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阎西栖抓住重点的方式没用对,“之前的钱还够用吗?要是不够,你可以直接向账房提。”

    阎西栖看向在门口站着的账户先生,对方立刻跑了进来,他低声对阎西栖说道:“东家,阎西顾、小少爷他上个月没向店里支取过钱,就结算了上两个月的工钱,这个月的工钱都还没结算……”

    阎西顾皱眉,眼神犀利起来,“这个月不是前天就已经完了吗?为什么到现在都么结算!”

    阎西栖瞪着那直冒虚汗的账房先生,那账单先生试图解释,“这是因为我们都是月初才结算的,他昨天又没来,所以我来不及……”

    “饭桶!”阎西栖怒喝,“以后不许拖欠他的工钱,若是再让我发现你办事不利,你就直接收拾东西滚吧!”

    “是、是、是……”账房先生点头哈腰,阎西栖还准备说些什么,阎西顾却在这时候开了口,他道:“你有空吗,我还没吃饭,要不要一起去。”

    阎西顾还有事情和阎西栖说,他不想继续留在这人多嘴杂的地方。

    本来还一脸怒气的阎西栖却瞬间喜笑颜开,他连连点头,嘴角都笑歪了,“好,正好我也还没吃饱,不如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吃些?”

    阎西顾点了点头,“走吧。”

    阎西栖笑着带路,两人离开了布料店往街道上走去。

    阎西栖走在阎西顾身边,偶尔会侧头看看身边的阎西顾,然后心情大好的傻笑,他一路走走看看,走到目的地之后才惊觉已经盯着阎西顾看了很久。

    那掌柜的看到阎西栖立刻迎了出来,然后一番寒暄之后把两人带到了楼上的一处雅间。

    这里与之阎西栖带他他去的不同,比那里更加雅致,也更加安静。

    屋内还点了熏香,味道不重,却让人心旷神怡。

    屋里就一个小二候着,桌上则是早在他们进门之前就已经煮了上好茶,茶味飘香。

    阎西顾照例让阎西顾先坐下,然后这才自己找了地方坐下,他打量着阎西顾那张脸与他很是相视的脸,比起上次阎西顾确实是瘦了很多,眼眶都已经有些向内凹陷去。

    他的精神也不是很好,眼下的淤青不知道是不是阎西栖的错觉,似乎也重了很多。

    阎西栖试探着问道:“我听二娘说你最近身体很差,没什么食欲,人瘦了很多,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没什么,我接下去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出门不回来,如果可以,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娘亲。”阎西顾道。

    他本来不想和阎西栖牵扯太多,但是这个身体到底还是‘阎西顾’的,是那个女人的儿子的身体,接下去他要去地府,到时候能不能回来都是还是个问题,如果回不来,那那女人就只能独自一人生活。

    这个年代一个女人独自生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阎西栖能帮忙照看着点,她大概会轻松些。

    “你……”阎西栖很是,敏锐,他很快就发现了阎西顾话里有话。

    “其余的事情不用你管。”阎西顾拒绝听他废话。

    这件事情,他势必要弄清楚。

    阎西栖沉默了很久,作为阎家家主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呼来喝去过?虽然阎西顾是他弟弟没错,是他想要关心,心怀歉疚的人没错,但是,这并不代表阎西栖在阎西顾的面前会真的毫无原则,甘愿俯首。

    只是最终,阎西栖还是僵硬的转移了话题,他道:“我这次出去,路上寻到了有趣的东西,想着你也许会有兴趣,就给你带了回来。”

    说着,阎西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盒子,那盒子是檀木雕刻而成,隐约间有股檀木的香气。阎西顾自然是嗅不着那檀木的香气,但是檀木香气之下那死气的香味阎西顾却立刻就嗅到了。

    阎西栖把东西地到了阎西顾面前,阎西顾面色沉重的接过打开来,里面果然是他猜测到的东西——一颗拇指大小的死气珠子。

    乳白色的珠子暗无光泽,珠子表面还散发着薄薄一层黑色气息。

    珠子已经有些年头了,外面这一层的死气淡了许多。

    阎西顾面色一沉,看向阎西栖,“这东西……你从那里来的?”

    那珠子虽然有些时间了但是死气却很纯,光是嗅着、看着他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虽然他努力抑制了自己的食欲,却有些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它不断往拿东西上瞟去。

    见阎西顾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阎西栖也放柔和了表情,他走到阎西顾身边弯腰拿起那珠子看了看,边看边说:“这东西是我在外面的时候遇到的一个老道给我的,说是有辟邪的作用,我本来是不想理他,但是看着东西似乎确实有些意思,就想着带回来给你看看。”

    死气珠子都死气凝聚而成的,珠子就是死气本身,所以这珠子在普通人的严重就是一颗无论什么似乎都泛凉的珠子,也算是很稀有的宝贝了。

    只是这珠子并不是那道士说的是什么辟邪保人的东西,与之相反,这东西若是活人接触到的,时间长了,十之□□会阴气附体最终死于非命。

    阎西顾看了看那珠子,从阎西栖的手中夺了过来,他把珠子收进怀中,然后把盒子换给了阎西栖,“这东西带在身边没有好处,倒是这个盒子你可以留着,对你没坏处。”

    那盒子阎西顾看过,有设置一层结界,正是那层结界让阎西顾都没发觉到那盒子里居然有一颗死气珠。

    这种檀木做的结界,虽然没有太多作用,但是隔绝死气却还是有些用处的,留在身边,对那些死气多少有些防御的作用。

    收走阎西栖的死气珠子,阎西顾起身准备离开,阎西栖的声音却从身后传了过来,“你等下,其实……”

    阎西栖欲言又止,他走到阎西顾的面前,从怀中竟又掏出了一个同样的盒子来。这个盒子也明显是加工过的,阎西顾从外面完全感觉不到里面的死气。

    阎西栖把东西递给阎西顾之后,又把手伸进怀中,竟接二连三的掏出了足足四个盒子来。

    且每个盒子里都装有死气珠子,虽然大小不一,可是却都是货真价实的死气珠。

    若是半个月之前看到阎西栖身上有这么多的死气珠子,阎西顾肯定会二话不说就扑上去抢过来大快朵顾,但是现在却是阎西顾半饱的情况下,所以他还有理智去思考这件事情。

    “你从什么地方来的?”阎西顾问道。

    这么大量的死气珠子绝对不是什么单纯的事件,且不说对方把这么大量的死气珠送给他到底是什么寓意,单是珠子的来历就很可疑了。

    死气珠,是由死气凝聚而来。

    而能凝聚死气珠的人,定然是知晓、看得到并且有能力凝聚死气的存在,最为诡异的是,死气珠这种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对于道士或者是类是人物来说,这东西基本可以说是毫无用处,这样的东西,除了以这种东西为的食阎西顾谁会没事凝聚这么多?

    就算是准备以物以稀为贵来骗人钱财,也不会有多少人会上当,毕竟这东西是死气凝聚而成的,拿在手里带在身上都会给人一种阴森森且很不祥的感觉。

    “你喜欢这种东西吗?”阎西栖问道,“若是喜欢,我下次派人再送些过来。”

    阎西顾猛然抬头看着阎西栖,这家伙,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在看着面前若有所指的阎西栖,阎西顾眼中已经有了□□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