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劳资地府有人 > 第013章 .预示开饭的钟声
    013.预示开饭的钟声

    马车渐行渐远,逐渐行至树林深处。

    从树冠上方朝下看,马车更是不见踪影。

    “你准备怎么办?”黑无常问道。

    身边的人已经半天没理他了,只是从阎西顾出门开始就一直跟在他身后,半步不落。

    马车顺着树林子中唯一一条大道不断往前,很快就走出了树林,开始顺着山崖盘旋着爬山。

    大道已经有些年头,很破旧,马夫驱车行走在道上都不敢太快,怕坠崖。

    黑无常看着马车慢悠悠的走过平地往山上爬去,忍不住开始神经紧绷,这种了无人烟的地方,实在是太适合杀人灭口!

    一回头,黑无常立刻就开始头皮发麻,他连忙上去制止小白,“你在做什么!”

    在他身边的小白高举这一块足足比小白自己都还大上一圈的石头,正瞄准阎西顾所在的马车。

    黑无常连忙飘到他面前用自己圆乎乎地身体挡住他的视线,两只手更是夸张的上下划动着做出屏障,“你想把他们四个人都杀了吗?”

    “我会瞄准的。”小白看了看马车,他有十足信心让大石头只砸在阎西顾脑袋上。

    “这不是瞄准不瞄准的问题,那么大一块石头落下去,要是让马车失去控制,四个人都会坠崖死掉的。”黑无常被小白认真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

    被黑无常这么一说,小白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又把举在头顶的大石放了下来。

    “阎西顾是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他身边的那个阎西栖和马夫都还有几十年的阳寿,把这两个人弄死了我们这个月的工钱会全部被判官扣掉的!”黑无常语重心长的劝导他。

    小白的固执、死板、认死理是地府出了名的,除此之外,他缺根筋也是同样出名的事情……

    连判官都为此头疼过。

    “而且他身边那个云朝飞,还有七、八十年的阳寿。”黑无常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簿子翻了翻,接着道:“生死簿上写着这家伙以后还是个大道士,死后有修成散仙的命格。这已经是归天庭管的魂了,动了他的命格,那就不是扣工钱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合上手里的簿子,黑无常回头看身边的小白,缺见身边的已经消失不见,他连忙操着阎西顾所在的马车看去,却见刚刚还在他身边的小白正拿着一根棍子往车轱辘之间递,试图让马车失去控制。

    黑无常吓得心惊肉跳,连忙冲上去……

    “你到底在做什么?我不是说了不能动他们了吗!”黑无常胆战心惊地夺走他手中的棍子。

    “我知道,我只是让他们去不了山里。”小白道。

    “为什么?”

    “那里有东西。”小白看着山中,这山里的空气隐隐有些发臭,一看就知道里面又不好的东西在。

    无常对里面的东西并不陌生,因为散布在空气中那微弱的死气的气味,对他们无常来说,是十分好辨认的东西。

    “若是让他得到死气,就会增强他的能耐,那样对我们不利。”小白道。

    刚刚还很惊讶的黑无常此刻闻言也不得不严肃起来,小白说的没错,虽然现在没确定阎西顾到底是什么,要怎么处置他,但若是让阎西顾变得强大确实是对他们不利。

    黑无常看着脚下的山道,道:“只是阻止他进山的话,把路堵起来不久好了。”

    说完,黑无常伸手从宽大的袍子之中抽出一把又黑又大的镰刀,他飘到阎西顾他们前面的路上,猛地挥动手中的镰刀,山道上便开始滚落碎石,不过片刻进山唯一的一条道就被彻底的堵住。

    路被堵住,再进山就难了。但是两人显然低估了饿疯了的阎西顾对食物的执着!

    看着面前突然坍塌的山路,阎西顾皱着眉毅然说道:“当然要进去了,都走到这里怎么可能再回去?就算是用走的,我也一定要走进去!”

    对于基本吃不饱的阎西顾来说,这山中隐隐约约传来的死气简直就是预示开饭的钟声,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雀跃不已?

    没有!

    对现在的阎西顾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得上!

    所以就算是用走的,他也要走进去!

    阎西顾一脸坚定,小道士无话反驳,阎西栖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完全忘了反驳。

    三人再加上做马夫的长工下了马车,把贵重的东西呆上之后,准备翻越面前突然滑坡的碎石。

    “这条道已经有好些年了,之前一直没出事,没想到这次居然滑坡,也亏得我们命大没被滑坡砸个正着。”马夫看着面前的滑坡情不自禁的感慨道。

    刚刚马车行至一半,路上突然颠簸起来,在他还来不及停下马车的时候前方不远处的道路就坍塌了,上方山坡上也滑落了不少碎石下来。

    “这种事情,已经发生多久了?”阎西栖突兀地问道。

    小道士立刻迎上去,迫不及待地开口说道:“你是阎西顾的哥哥吧?你一定要好好劝劝他,再这么下去,他真的会死的。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之前都还只是掉东西或者是摔跤,但是这次都山崩了,你得好好说说他……”

    “闭嘴。”阎西顾看着面前坍塌的土山跃跃欲试,完全不理会喋喋不休的小道士。

    “俺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要再把俺给你的符纸扔了,那都是俺费了好大心思才写好的。”一激动,小道士就满嘴‘俺’字。

    阎西顾根本没听他废话,而是开始挽起袖子爬‘山’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俺的话……”

    他腹中饥饿感变得浓烈,不断唱着空城计,让阎西顾忍不住捂了捂肚子。

    嗅着食物的香气,他已经按耐不住。

    阎西栖见状,也跟上了阎西顾的步伐,几人开始向着碎石那边攀爬。

    马车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剩下的路,四人用了许久才走完,等他们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村子就和阎西顾猜想的一般,不大,坐落在半山腰,背山环水。虽然是夜晚,但也能隐隐看出这里景致不错。村子里的人都是靠着养蚕织布生活的,所以村子里随处可见晾晒布料的架子和养蚕用的塞子。

    那漫山遍野的桑树,在夜色下也别有一番味道。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味,那香味很特殊,带有些药草的味道,应该是染布的药水。

    不过这一切对阎西顾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他嗅不到那香气,也没心情去看周围的景致。自从进了深山,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停留在了村子里。

    这村子不简单,死气重得连阎西顾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连在李家大院的时死气最重的时候,都不及这一半的程度。

    虽然阎西顾十分兴奋,可也开始警惕起来。这种程度的死气——附着在这附近的东西,一定是个大东西!拥有这种死气就算是阎西顾不小心一点也可能会吃大苦头,小道士那点儿程度,恐怕连给对方塞牙缝都不够。

    但村里的人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似乎也没出什么问题……

    阎西顾一边戒备着,一边查看周围的情况。

    夜很深,也十分安静,完全不像是这个季节山中该有的模样。

    站在山中,抬头是明亮的圆月,这种情况下山中明明应该很容易看到脚下的路,可空气中却像是又一层东西笼罩着般,让树林中一片雾霾……

    好在出发之前他们就已经送出了消息,几人借着月色进村的时候,村长还让人在村口等着。

    “道符你还是收着吧。”阎西栖进村子的时候,阎西栖突然递给他一个东西。

    打开一看,竟然是小道士做的符纸。

    黄色的符纸被叠成了三角形,三角形上方有一条红色的细线,足够他挂在脖子上。

    符纸不是普通的符纸,上面大概还特意抄写了辟邪的咒文,握在手中,隐隐能察觉到身体对符纸的厌恶情绪。

    这样的符纸小道士最近给了他不少,不过每次不是被他不小心丢了就是泡了水了,总之没有一个停留在他身边超过一个时辰的。

    看着手中的符纸,阎西顾想了想,还是扔在了村子口的大树下。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死气,带着这种东西死气对他避之不及,他还怎么饱腹?

    更何况,阎西顾现在的这具身体,本来就是尸体一具。

    ‘它’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是一个外表与人无异却也不会有任何生气的存在,躯体之内的心跳、血液都是静止的,就算是真的那天被人用刀子在心脏上捅上一刀,他也只会觉得有点儿透风,血都不会流多少,更别提疼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