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月圆之夜,紫禁之巅,战!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月圆之夜,紫禁之巅,战!

    海棠朵朵的疑问,让周辰情不自禁的笑了,不过他也并不觉得奇怪。
    毕竟武功秘籍是十分珍贵的,尤其还是周辰这种大宗师级别的人修炼的真气心法,那更是无比珍贵。
    就像是他师父的天一道心法,真正得到全部传承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谁不当做至宝藏着,哪会随便传给第一次见面的人。
    “你觉得我会动手脚吗?”
    “不确定。”
    海棠朵朵表示自己不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有些时候,得来的太简单了,就更让人怀疑。
    周辰淡然道:“这是我自创的功法,是为我自己量身定制的,就算我把它送给你,你也不一定会练,就算练,也不一定能练成,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做手脚呢。”
    海棠朵朵想了想,觉得有道理:“那倒也是,多谢了。”
    她本就是一个爽快洒脱之人,对于周辰这位年轻大宗师的武功秘籍,她还是非常好奇的,毕竟是大宗师自创的心法,就算不修炼,只是借鉴,也肯定会有启发。
    战豆豆最后说道:“周公子,既然如此,那我们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就等着你的到来,你放心,到时候绝对不会有人打扰到你们的大宗师之战。”
    周辰轻声道:“那就多谢陛下了。”
    战豆豆和海棠朵朵从来了庄府,到离开,都没有提及过大公主战翩翩一句,显然是默认了战翩翩继续留下。
    在她们离开后,周辰则是微微一笑。
    这位女帝倒是有气魄,能屈能伸,这要是换做庆帝,那肯定不会愿意让他们在庆国皇宫之巅对战,真要去了,可能就会提前发生‘大东山之战"那样的大场面了。
    不过即便战豆豆答应了,但他依旧不会放松,他可是知道,那苦荷也是个老银币,他没跟大宗师交手过,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原著中,天下四大宗师,除了叶流云是靠着自己的悟性成就的大宗师,其余的三人都是通过神庙的秘籍成为的大宗师。
    论战力的话,叶流云比起那三位应该是稍稍逊色,毕竟神庙的秘籍是超智能的ai经过无数年研究出来的,叶流云靠着自己,即便悟性再高,也难以跟神庙的智能相比。
    他突破大宗师,也不是通过神庙的秘籍,靠的是自己和系统,他觉得自己的这种突破方式就算是神庙也创造不出来,自己的战力比起修炼神庙秘籍的大宗师,应该也不会差。
    他穿越过数个武侠世界,对武学的理解和眼界是要超过这个世界的。
    当然,孰强孰弱,还是要打过之后才知道,这也是他为什么先找苦荷,没先找四顾剑的原因。
    真要跟四顾剑那样的剑痴先交手的话,不确定性太大了,还是先跟苦荷这样的乌龟壳交手,更合适些。
    好在系统的支线任务,也只是让他跟四大宗师交手,并没说要分出胜负,决出生死。
    战豆豆和海棠朵朵乘坐一驾马车回宫。
    车内,海棠朵朵好奇的对战豆豆问:“他究竟给了你什么,让你这么简单就把皇宫交出去了?”
    “盐。”
    “盐?什么意思?”
    战豆豆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精盐制作的方法,如果按照他所写的,将会为大齐创造无数的财富。”
    “可你怎么确定他给的是真的?”
    “你刚刚不是问了同样的问题吗,那样的大宗师,应该不至于用欺骗这种手段,更何况距离八月十五还有半个月,足够我们按照上面的方法研究了,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从跟周辰的交谈中,她能感觉出周辰是个非常自信和自负的人,这种人是极为骄傲的,所以她觉得骗()
    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见海棠朵朵正在翻看周辰给她的如意劲心法,于是好奇的问:“他给你的这个如意劲,跟天一道心法比起来如何?”
    海棠朵朵神情凝重,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好一会,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很特殊的心法,跟师父的天一道心法截然不同,甚至跟正常的真气秘籍的运用方法也不一样,这如意劲对真气的控制,是我见过的最精妙的功法。”
    “这么厉害?”
    “不好说,我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会,但这心法确实让我大开眼界,他跟我差不多大,竟然能自创出这样精妙的武学功法,并且还成为了大宗师,这样的人,真的是天下绝无仅有的武学天才。”
    想到师父说她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但现在跟周辰比起来,她真是差太远了。
    说着,她很快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向死而生,于生死大恐怖超脱!"
    没有任何说明的突破方法,只有短短的一句话,让她陷入了沉思。
    战豆豆忽然说:“如果这真是他的功法,那如果把它给皇叔祖看,了解了他的功法,皇叔祖是不是胜率会大些了?”
    海棠朵朵神情一变,有所意动,但很快就又摇了摇头。
    “估计不行,他既然把功法给了我,就说明他根本不怕被师父研究。”
    “也对,不知该说他自大,还是太自信。”
    战豆豆也明白这个道理,不管是站在哪个角度,她都是希望自己的皇叔祖能赢。
    “陛下,刚刚你怎么也不去见公主?”海棠朵朵忽然问道。
    战豆豆表情变得复杂,缓缓的说道:“见到了那个人,我多少有些明白,皇姐为什么会自愿跟他出宫了,皇姐从小待在宫中,一直都向往外界,既然她想,那就满足她这个心愿吧。”
    “你就不怕他把公主给拐走了?”
    “哈哈,若真是这样,朕非但不会阻止,反而会全力成全他们。”
    海棠朵朵明白战豆豆的意思,那可是大宗师啊,若是能以大公主拴住一位大宗师,那真的是天大的喜事。
    战豆豆忽然托着下巴沉吟:“小师姑,你说那周辰去了皇宫,什么都没做,就带走了皇姐,应该是看上了皇姐吧?对,我刚刚没想明白,他为什么把自己的功法送给了第一次见面的小师姑你,现在想想,他是不是对小师姑你有意思?”
    “咳咳,咳咳……”
    海棠朵朵被噎住了,不停地咳嗽,脸都涨红了。
    “怎么可能?”
    战豆豆却煞有其事的分析:“很有可能,他虽然是大宗师,但也是还没有加冠的男人,文武全才,他以往肯定是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练武和读书上,所以没有体会过女人的奇妙,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看到美丽动人的姑娘,难免会动心思。”
    “对,一定是这样,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大宗师也是人。”
    越说,她眼睛越亮,若是能把周辰拴在齐国的话,那他们大齐就又能多一位大宗师了。
    看着已经陷入了自我想象的战豆豆,海棠朵朵叹了口气。
    皇帝是真不好当啊,看看,人都魔怔了,人家是来找茬的,结果你反而还惦记上了人家。
    大宗师会被美色所惑?
    想到周辰那年轻英俊的模样,突然,她有点不确定了。
    战豆豆她们刚走,庄墨韩就来了,没有其他问题,就是来找周辰探讨学问的。
    对于庄墨韩来说,周辰是庆人也好,是大宗师也罢,都跟他无关,他在意的只是周辰的才学。
    周辰也同样对庄墨()
    韩很敬重,各行各业都有人才,而庄墨韩就是最突出的那一类人,值得人尊敬。
    虽然半个月后将会与苦荷一战,但他并没有临时抱佛脚的意思,到了大宗师境界,已经是另一种层次,不是修炼时间越长就越强,更遑论这区区的半个月。
    周辰在庄墨韩的府邸安心的住了下来,白天他会陪着战翩翩一起去城里游玩,有时候还会去城外踏青郊游,回府之后,就跟庄墨韩探讨学问,日子过得非常轻松惬意。
    反而是北齐方面,压力非常大,周辰约战苦荷的事情,小皇帝和太后都没有宣扬,沈重作为北齐权臣,自然也不想这种有可能危害大齐声威的事情传播开。
    所以即便是上京城内,真正了解这件事的人,也不足双手之数。
    皇宫的守卫比以往森严了数倍,即便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大臣,渐渐地也意识到了不寻常,这也导致了上京城内的氛围导向发生了变化,有一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感觉。
    潜藏在上京城的各国暗探,这段时间也都是不敢再有动静,藏的比谁都深。
    转瞬之间,距离八月十五就没几天了。
    八月十三,皇宫内。
    战豆豆看着从南庆传递回来的情报,表情十分凝重,看完之后,递给了海棠朵朵。
    “小师姑,你也看看,是不是他?”
    信上的情报是藏于南庆的暗探舍命传回来的,为了这些情报,他们北齐在南庆的暗探,损失惨重。
    海棠朵朵接过看了几眼,然后就看到了被战豆豆圈起来的一人。
    “周辰,南庆安远伯爵府嫡子,安远伯爵唯一继承人,年十九,深居简出,无画像……”
    “查出南庆登记在户,名字叫周辰的人,一共有十九人,但名字,年龄,各方面特征都非常符合的,这个安远伯爵府嫡子,排在第一位,朕有预感,应该就是他。”
    自从跟周辰见了面,知道了周辰的身份来历之后,她和太后就立即动用人员展开了调查,用了无数的手段,牺牲了很多暗探,才得到了这份情报。
    “确实很有可能,只是这样一位足不出户,南庆京都的边缘人物,居然能成为大宗师,太让人吃惊了。”
    “是啊,据朕估计,南庆估计没人知道他的实力,否则不可能无动于衷。”
    “陛下,那你准备怎么做?”
    战豆豆双手背负身后,目视前方,幽幽的说道:“一切都要等八月十五过去再说。”
    是啊,任何决定都要在大宗师之战之后再决定。
    八月十五,晴!
    今日的饭桌气氛有些不对,除了周辰在认真吃,庄墨韩和战翩翩几乎就没有动过筷子。
    周辰放下了筷子,看向满脸担忧的战翩翩和庄墨韩,微微一笑。
    “不用为我担心,只是约战,又不是生死之战。”
    话虽如此,可二人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大宗师之战啊。
    寻常的高手交锋,都是刀光剑影,危险重重,大宗师之战,又将是何等的凶险?
    周辰艺高人胆大,无畏无惧,可他们就不一样了。
    庄墨韩把周辰当成了知己,不希望周辰出事。
    战翩翩的心情就更复杂了,她从未跟一个男人相处过那么久,相处的那么开心,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把周辰装进去了,她想一直让周辰带她到处游山玩水,所以她同样不希望周辰出事。
    她想要劝说,可最终没有勇气说出口,她知道周辰不可能被她说服的,这一战,不可避免。
    “月圆将至,我也要做些准备了,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周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调息打()
    坐,为晚上的战斗做准备。
    宫内来了车架,战翩翩虽然很不舍,但也不得不跟着车架回皇宫,临走之际,她没有去打扰周辰,只是看着院子的方向许久,最后才换上了衣服,离开了庄府。
    天色渐渐变黑,打坐的周辰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天上的月色,表情肃穆,拔地而起。
    “时间到了。”
    在走出院子的时候,周辰看到了庄墨韩,两人都是没有说话,最终周辰冲着他笑了笑,行了一礼,腾空而去,朝着皇宫的方向急速而去。
    庄墨韩幽幽一叹,他有他的追求,周辰也同样有周辰的追求,谁也没资格阻止别人。
    皇宫大内,苦荷静静的等待着,而在他周围,则是站着几个人,除了战豆豆和太后几人之外,都是他的弟子。
    “已经月圆了。”
    不知是谁先开口了,这句话就像是开关一样,坐在那里的苦荷猛地睁开了双眼,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
    “来了!”
    下一刻,他身影迅速的冲出了宫殿,随后就来到了大殿屋顶之上。
    海棠朵朵和狼桃等人也都是迅速的冲出大殿,战豆豆和太后速度稍慢,但也是在沈重的护送下,来到了外面。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屋顶之上,站着两道身影,一人一边,对立而战。
    “后学末进,领教前辈高招!”周辰率先开口。
    苦荷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但看起来并不苍老,气质风轻云淡,宛若一位得道高僧。
    “周辰,第一次听说你的名字,你来自南庆,师从何人?”
    “我确是来自庆国,至于师承,暂时没有。”
    “没有师承,就能创出如意劲那样的功法,当真是英雄出少年,令人惊艳。”
    苦荷看着年轻的周辰,眼中闪烁着光芒,周辰的确是跟他一样的大宗师,可就是这样,他才震惊。
    天下四大宗师,唯有叶流云学的不是神庙秘籍,现在又多了一个周辰,而且还是十九岁,自创功法的大宗师,又是受文坛大宗师庄墨韩盛赞的才学过人。
    如此天赋,惊才绝艳,在他的人生中,唯有一人,风姿可与周辰相比。
    对于苦荷说起如意劲,周辰丝毫不觉的意外,既然给了海棠朵朵,他就不怕被苦荷看到。
    苦荷纵然是大宗师,可毕竟已经自成一脉,如意劲对他最大的作用,就是了解自己的真气心法。
    但已经晋升为大宗师的他,早就已经脱离了如意劲的范畴,达到了更高的层次。
    两人都没再说话,月光照耀下,身影拉长。
    虽还未动手,但下方观战的人却都已经屏住了呼吸。